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應完善教師註冊和監管機制

2020-12-07

彭智文 教育工作者

近兩年,香港教育界出現了大量失德和違規的教師,從煽動學生參與暴亂、或製作立場偏頗的教材,甚至在社交平台散播仇恨言論等等,凡此已非個別個案,給報道出來的為數已不少,隱而不報的可想而知。此中關鍵乃香港缺乏完善的教師註冊與監督制度。

首先,應整理並公開完整的教師名冊。不難發現,在香港註冊成為教師的條件過於寬鬆。當中所謂「准用教員」與「檢定教員」的分類十分落伍。舉例來說,任何人士如沒有接受師資培訓及未具備教學資格,只要受僱於學校,即可申請成為「准用教員」。而只要接受過師資培訓,不論受僱與否,就可註冊成為「檢定教員」。如此寬鬆的註冊機制,容許不少非現職教師註冊。曾經有媒體披露香港註冊教員達十多萬。當中,究竟多少是在職教師?多少已轉職或退休呢?教育局可有定時整理教師名冊?

再者,要是在校任教者,絕大部分教師其實在入職前已接受師資培訓,是否有必要保留「准用教員」一類呢?過去十多年,社會上不斷有意見要求全面公開教師名冊,惟教育局一直以法例為由拒絕。筆者認為,是否有必要修訂相關條例,用以公開教師名冊呢?再說,更應加入更多的註冊條件,例如必須宣誓擁護基本法、註冊者須為受聘教師,經若干年須續期並繳納註冊費用。這些條件能夠確保註冊者是「真正的」教師。

其次,設立完善的註冊與監管制度。目前,專業人士諸如醫生和律師等,名冊也是公開的,護士、社工、化驗師等的名冊也是公開的,公眾人士能在網上非常輕易地檢索他們的資歷。這不但是對僱主和市民的保障,從另一角度看,其實也能夠提升他們的專業地位。而上述的專業界別俱有法定的註冊和監管機構,如醫務化驗師管理委員會、香港護士管理局、社會工作者註冊局等,職責清晰,監管有序。但教師的註冊和紀律俱由教育局負責,缺乏明確的監管制度。由此看來,成立如上述專業界別的監管機構,可說是刻不容緩。

特區政府可賦權相關組織,釐定明確的教師行為守則,制訂違者的調查、聆訊、上訴機制,甚至停牌或吊銷教師執照的罰則。而機構更可負責提供有關教師行為和倫理的持續培訓,甚至規定教師須修畢若干行為實務課程方可獲得續牌。目前,香港有所謂「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但成員一直為教協控制,此組織可說是名存實亡。因此,確立職份分明的教師監管是有必要的。

筆者認為香港教育界須去蕪存菁,應嚴懲違規的教師,讓香港的教育重回正軌。而確立教師註冊與監管機構,可以說是目下當務之急。只有這樣,才可保證青年人獲得優質的教育和正確的價值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