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許智葝蝪k揭示司法保釋之漏洞

2020-12-09

江樂士

前立法會民主黨議員許智艀b11月30日飛往丹麥,表面上是參加在當地舉行的氣候變化會議。 雖然他有幾項控罪在身,但法庭深信他在會議結束後會返港接受審訊,所以才批准他離港。然而,許氏心中另有所圖,他在哥本哈根逗留了幾天,然後於12月5日飛往倫敦,在當地宣布「流亡」海外。

許智葶O香港政壇弊端的象徵。他在立法會丟人現眼,為年輕一代樹立極壞的榜樣,辜負了港人對他的信任。現在他拂袖而去,很多人都贈他一句「一路好走」,這又能怪誰?他的思維存在嚴重缺憾,貽害香港。

許氏最為人所知的表演,莫過於試圖對不利於示威運動的無辜者提出私人檢控。他在示威活動中撈取巨大利益,通過眾籌籌得338萬港元後,分別對一名在暴力衝突中自衛槍傷黑衣暴徒的警察,以及一名意外撞向人群後被示威者毒打的的士司機提出私人起訴。然而,律政司司長斷定兩項起訴缺乏理據,是許智艀b濫用司法程序,法院其後也終止受理此兩宗官司。很不幸,許氏潛逃令兩位受害者無法對他的惡意起訴提出檢控。

許智艉@共面臨九項刑事控罪,有些性質嚴重,包括涉嫌妨礙司法公正,意圖不誠實使用電腦,以及於2019年7月6日在屯門警署的暴力示威活動期間所造成的刑事毀壞。他所犯下的罪行有些性質嚴重,他若接受審訊,即使不是全部控罪成立,他也會面臨長期監禁。

在這種情況下,許智蓱顯有重大誘因潛逃。因此,他獲保釋又獲准離開香港,實在令人費解,值得深思。在11月6日,首席裁判官羅德泉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理屯門示威活動一案時,表示只要許氏給予警方72小時通知,並提供他的預定行程,就可批准他離港公幹。

然而,在11月13日,許氏和其他反對派議員宣布辭職後,他已喪失議員身份,不再需要離境公幹。在他離職三星期後,屯門示威活動一案已移交至區域法院審理,律政司鑑於情況有變,合理地要求法院修改許氏的保釋條件,沒收他的護照。但是,首席區域法院法官高勁修拒絕受理律政司的要求,表示法院早前對許氏頒布命令後情況沒有發生重大改變。那時種種跡象經已響起了警號,但高法官仍然批准許氏在11月30日至12月4日前往丹麥公幹。

然而,許智葹萱馱有蟀O別有用心,高勁修法官上了他的當。許智葥ㄓF向他在丹麥的同夥提及真實打算之外,似未向他人透露,就連他在民主黨內的黨友似乎也覺得出乎意料。許的妻兒父母於12月 2日也離開香港,現在,他又說要幫助家人到英國定居。由此可見,他已一早精心策劃潛逃,完全是欺瞞誤導司法機構。

許智葥k亡暴露出香港的保釋制度確實存在問題。問題主要在於部分法官,他們批准存在潛逃風險的被告保釋,令其有機會棄保潛逃。以許智葶馬牷A法官不僅允許他保留旅行證件,還居然聽信他所羅織的藉口,允許他前往歐洲。司法部門決不能再容許這種情況發生。

今年6月,壹傳媒創始人黎智英向高等法院申請更改保釋條件以便赴加拿大短期出差並看望女兒,該申請被法官以存在潛逃風險為由而斷然拒絕,這是明智之舉。很明顯,像黎智英和許智萰平掄{多重訴訟且罪名嚴重的嫌犯,實在想不出有何理由法院要批准他們出境。這類疑犯棄保潛逃的誘因很大, 允許他們離境,乃冒險之舉。

批准被告保釋是一回事,容許被告前往丹麥這樣與香港沒有逃犯協議的司法管轄區則是另一回事。這一點,每位處理保釋申請的法官理應謹記於心,如果司法機關讓許智蒆o種奸詐之徒得逞,那麼守法的公民就會對本港的刑事司法體系失去信心,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而且,逮捕令將追隨許智艉@生。每當他旅行,都要確認不會在目的地被警方捉拿歸案,再引渡回港。雖然有人挨過這種亡命天涯的人生,但是還是有人像火車劫匪朗尼.畢格斯那樣,最終覺得無法忍受無休止的流亡而主動回國歸案。畢格斯流亡35年而回頭,許智葽|否步其後塵?時間會揭示一切,可是初步跡象顯示這種可能性不小。

許智萴鷁M只走了幾天,就對now TV表示「心情沉重」,他說:「切斷與香港和我所愛的一切,意識可能再無法回港,內心很沉重。」然而,許智艀菃@自受,如今只能自嚐苦果。除了添亂,他對香港別無貢獻;除了反華,他又對英國一無用處。 (作者是前刑事檢控專員,本文的英文原文發表在《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有刪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