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攬炒派利用眾籌「走路」自肥 須依法打擊

2020-12-10

傅健慈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

近年,攬炒派政棍不斷以「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為幌子,以冠冕堂皇的語言迷惑公眾,引誘支持者出錢出力支持他們,通過眾籌課金,支持他們的違法抗爭活動,支援那些被警方拘捕、檢控或「荅鞳v的「手足」。黃之鋒、周庭、林朗彥等人被揭發在解散「香港眾志」時,涉嫌捲走「香港眾志」從眾籌所得的大量金錢,賬目不清,更有清洗黑錢之嫌。近日許智葑颿O潛逃,其經手眾籌得到的大量金錢,完全沒有交代眾籌的金額、用途和餘款去向,更有誇大律師費、明益自己友之嫌。政府立法加強規管眾籌更具必要性、迫切性。

在5月21日,香港國安法立法決定提交全國人大審議,「香港眾志」連忙發起「應急資金籌募」,一個月募得超過19萬美元(約150萬港元),聲稱「要爭取國際盟友反惡法」。6月27日傳出羅冠聰及「香港眾志」成員鄭家朗已逃到外國,逾19萬美元的眾籌款根本就是為羅冠聰、鄭家朗騙取的「荅騥O」。

另外,黃之鋒、周庭被曝長期用私人賬戶接受捐款,直接控制「香港眾志」的資金,多年來募得超過2,000萬港元資金。在黃之鋒、周庭和羅冠聰宣布退出「眾志」,「眾志」宣布解散的前一日即6月29日,這筆資金已被三人捲走,所剩無幾,賬目不清,更有清洗黑錢之嫌。

眾籌款屢成為攬炒派「荅騥O」

作為眾籌的發起人,肩負管理籌募捐款的信託責任,若監守自盜,俗稱「穿櫃桶底、夾帶私逃」,屬違反信託責任,可能觸犯《盜竊罪條例》第9條的「盜竊罪」,案情嚴重者,一經定罪,法庭將重判,可處監禁10年。

此外,「洗黑錢」罪行,根據《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1)條的規定,如有人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財產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間接代表任何人的販毒或可公訴罪行得益而仍處理該財產,即屬犯罪,最高可處罰款五百萬元及監禁14年。

許智艄H立法會議員身份聯同民主黨律師團隊名義,以五宗案件發起眾籌,控訴「警暴」。許智艂髂n稱:「承諾公開、透明向公眾交代所有開支」。據了解,許智艀@籌得逾350萬港元。但是,許智葑颿O潛逃,未有交代任何眾籌詳情,只是日前以核數師的聲明敷衍公眾,有關眾籌的金額、用途和餘款去向根本不清不楚。

許智葚o行嚴重,勾結外國勢力,編造謊言欺騙法庭獲得保釋,然後棄保潛逃,涉及嚴重欺詐。立法會議員周浩鼎質疑許智艄h年底就私人檢控的律師費高達112萬港元,形容數目匪夷所思,而案件代表律師是許智萿澈e黨友楊浩然,明顯有「益自己黨友,煲大條數」之嫌。

近年眾籌大行其道,更是攬炒派獲得財政資源搞「抗爭」的慣用伎倆。眾籌不一定違法,但若有人將眾籌所得的捐款轉入自己私人銀行戶口,則有「眾籌私用」之嫌,或有欺詐成分。

另外,不能排除有人用眾籌做掩護,掩飾洗黑錢活動,表面指扶助有需要的群體,實質是洗白來歷不明的黑錢或犯罪所得。較早前,警方破獲的「星火基金」案、「開掛之達人」案,均懷疑有人挪用款項作私人用途,循欺詐、盜竊及洗黑錢方向調查案件。

根據香港國安法第30條的規定,為實施本法第20條、第22條規定的犯罪,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或者直接或者間接接受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的指使、控制、資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的,依照本法第20條、第22條的規定從重處罰。

政府應該盡快立法規管

香港是法治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眾志」匆忙解散,許智葶罪潛逃,眾籌所得的款項下落不明,是否存在與「星火基金」案、「開掛之達人」案類似的違法行為?公眾、媒體高度關注,警方必須依法展開調查,如果掌握足夠證據應迅速起訴。

為了彰顯法治公義,任何人犯了法,即使逃到天涯海角,警方也會進行全球通緝,把他們繩之以法。特區政府應該盡快立法規管眾籌,而市民特別是年輕人,更應該看清攬炒派政棍的真面目,只是為了謀取個人私利,利用支持者的善心自肥、「叫人衝自己鬆」的醜陋嘴臉,徹底唾棄他們,走回人生正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