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1年7月1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 靈隱許願佛鑒心—遊杭州靈隱寺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1-07-01]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慈航普渡」、「五十三參」海島立體群塑。網上圖片

張衍榮

 忽然,我的同伴中有人帶頭跪倒在拜墊上了,此情此景令我措手不及,頓時張皇起來。

 說老實話,此前我毫無許願的思想準備。就個人而言,我雖此生大局已定,但畢竟命運早已改變,當思知足常樂,豈可慾壑難填?因而向無許願這類想法。而且,退一步說,即使是許願,一時片刻也想不出該許個什麼願。再說,儘管我的「佛文化之旅」不算少,卻從未許過什麼願。這倒不是標榜自己是個什麼「無神論者」,而是我清楚自己沒那個能力和條件去還願。人說頭頂三尺有神明,我不能紅口白牙說空話。因此,說到底,我也並非絕對不願,實在是不敢。當然,實不相瞞,也有用不著的因素在內。

 說來好生奇怪,數十年來的人生經歷,竟一一證實了當年算命先生的預言:造化不大,坎坷不少,每到一處總有貴人相幫。既如此(冥冥之中已有神靈護佑),我又何苦多此一舉呢?

 倒是那些「貴人」很值得一提。他們不僅有家鄉父老、工廠師傅、校園同窗,單位領導,師友同事,甚至還有素不相識的老人。他們當中既有共產黨員、革命幹部,更有普通百姓,甚至還有當時被管制的「四類分子」、偽國大代表。正是在這些人的無私幫助下,我才十分意外而幸運地渡過一道道難關的。

 這些「貴人」常在我心中,儘管他們零零散散,層次各異,也不在同一個時期出現,但誰都清楚他們其實是個集合體。按照佛家「佛在心中」的說法,這個「集合體」毫無疑問便是我命中的「佛」了。如果真要許願的話,我倒是頗想在這尊「佛」前許個願:用好手中這支筆,不負人民養育恩。

 這就說到許願的另一面了。其實,佛教中「許願」並非人神之間的一種利益博弈,而是許願者的一種莊嚴承諾。

 然而,十分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往往多是變味走樣。我們看到,隨著社會物慾化的蔓延膨脹,許願在一些人那裡早已世俗化、功利化、庸俗化,一個原本十分莊嚴的承諾,逐漸蛻變為討價還價的交易,進而淪為可恥的利益博弈。」「如果……就……」,一個可悲的利益鏈,就這樣被「人」打造出來並強加給佛。且不說「佛」會不會受騙上當,單就我們的一廂情願而言,如此「許願」,又何善之有?

 凡此種種都說明,我如果隨隨便便去跟進,去逢場作戲,那就無異於褻瀆神靈,而成為一種罪過了。因此,趁著同伴們神情專注許願的當口,我悄然轉到了大殿後面。

 大殿後壁有「慈航普渡」、「五十三參」海島立體群塑,共有佛像150尊,正中為手執淨水瓶,普度眾生的觀音立像。觀音兩側為弟子善財與龍女,上有地藏菩薩,再上面是釋迦牟尼雪山修道的場景:白猿獻果,麋鹿獻乳,整座佛山造型生動,極為壯觀。

 出大雄寶殿,後面是一高坡。坡上有座其他寺廟難得一見的殿宇,名叫藥師殿。此殿也是靈隱寺的主要建築,早年被毀,我們所看到的是1991年重建的。高懸於殿門之上的「藥師殿」銘匾,乃已故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老手跡。殿內供奉的是「東方三聖」,正中台座上結跏趺坐的是東方淨琉璃世界的藥師佛,左右分別是菩薩「日光天子」和「月光天子」,他們一個手托太陽象徵光明,一個手托月亮象徵清涼。

 據介紹,藥師佛曾經發過誓願,「要讓在世的人們除去一切病痛,身心安樂」,所以人們也常稱他為「消災延壽藥師琉璃光佛」。

 佛教認為,心病是一切疾病的根源,一切病皆由心而發,由心而生。這種觀念與見解,與現代醫學關於心理影響內分泌的科學認識十分一致,宗教與科學,可謂相得益彰。由此可見,在以「許願文化」見長的靈隱寺重建這麼一座「藥師殿」,於僧於俗,無不意味深長!

 藥師殿左側,有重建的羅漢堂,堂內陳列著五百羅漢線刻石像。很多剛剛許過願的遊客紛紛湧入羅漢堂。我知道,他們這是數羅漢,看時運去了。此乃天下共有的習俗,可我的同伴卻無一人進去。原因是他們早已在家鄉的歸元寺數過羅漢了,而那兒的五百羅漢,遠比這裡的有名得多。

 香煙繚繞,古木森森,梵音嘹亮,歲月匆匆。與千年古剎相伴的當然不止這些了,至少還有一批珍貴的文物古跡。我們看到,天王殿前左右各有石經幢一座,兩經幢都有《天下兵馬大元帥吳越國王建,時大宋開寶二年己巳歲閏五月》題記。大雄寶殿前月台兩側,各有石塔一座,皆八角九層仿木結構,高逾七米,塔身每面雕刻精美。經考證,兩石塔亦雕造於吳越末年,約在公元969年。寺內珍藏的佛教文物有古代貝葉經、東魏鎦金佛像、明董其昌《金剛經》寫本、清雍正木刻本龍藏等等,件件皆彌足珍貴。

 中午時分,我們揖別了這塊佛教聖地。回首身後,靈隱寺是漸行漸遠了,而作為一種情結,「許願」卻始終揮之不去。我在想,平民百姓許願也許無可厚非,他們多身處社會底層,有時連最基本的利益訴求都無法滿足,何妨偶爾佛前許個願,以期心中留一線希望,留一份美好呢?而廟堂中人則大大不然了。他們或許從未到寺廟中許過什麼願,但他們卻從未少幹過許願的事。問題是明擺著的,從古至今,有多少人曾在「人民」這尊大佛面前許過願?「殺一人如殺我父,淫一女如淫我母」,如此等等,甜言蜜語,信誓旦旦,至今言猶在耳。聽其言,觀其行,鑒其心,歷史一再顯示,這些人的所謂「許願」,不過一把戲耳!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任何團體,任何個人,也許都該仔細了:蒼生有義,歷史無情! (下)

相關新聞
打敗萬千菜式 意大利粉成全人類最愛 (圖)
平凡卻最重要 (圖)
意大利粉來自中國? (圖)
煮法自由 各自精彩 (圖)
新對手 從亞洲冒起 (圖)
快餐食品 無地自容 (圖)
十大全球最受歡迎食物排行 (圖)
女性看女性 是幸福新娘 也是寂寞剩女 (圖)
《六月新娘》 (圖)
《中女解毒》 (圖)
愛演戲,也愛歌唱—抒情女高音艾德曼 (圖)
死物它—澳門藝術節《石像的微笑》
百家廊: 靈隱許願佛鑒心—遊杭州靈隱寺 (圖)
翠袖乾坤:陰陽風光
古今談:東倫敦的興旺
琴台客聚:亞伯拉罕的眼淚
杜亦有道:代表的臉
一網打盡:杯弓蛇影
記憶後書:馬k珠的靜物與海浪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