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1年7月1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記憶後書:馬k珠的靜物與海浪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1-07-01]     我要評論

鄭政恆

如果今天和後天(七月一號和三號)有時間,就來尖沙咀商務印書館看看馬k珠(Ivy)作品展吧。自Ivy從紐約歸來以後,我看過好幾個她的展覽,「靜物與海浪」應該是教人感到很舒服的一個。

三號三時有一個講座,但我也先在此說說發言的大綱。

「靜物與海浪」令我想到神秘主義的傳統。神秘主義者講求考察、沉思與超越,在Ivy的作品中有一種細緻的考察,她進入電影畫面的內部,加以重構,當中的過程是對細節的謹小慎微的觀察。她引導我們從連綿的影像中靜止下來,沉思當下的一瞬,意象背後與生活細節的感情痕跡,這不是宗教神性的超越,而是人間倫理意義上,對孤獨觀影者自身的超越。

由此看來,意象是重要的,在「改編」《小城之春》的動畫《微風》中,Ivy所選取的蘭花是公認為高雅的君子花,但動畫中蘭花輕擺,再連結《小城之春》,可知擺動之姿實是一剎那慾念的輕輕挑逗,意象的原意就此消解。

意象確然是不落言詮的,百合花在西方原有聖潔之意,電影《其後》中,百合花成為一對本來錯失對方的男女的感情信物,Ivy保留百合與遠方的兩張椅子,卻排除了人(角色),畫出無聲的對話——刷新意象的功勞當屬費穆、夏目漱石或森田芳光,但Ivy已將當中意象的表現力量發揚光大。

我們可能想到一句老話,電影是綜合的藝術,繪畫是空間的藝術,小說與詩作是時間的藝術,「靜物與海浪」帶來的藝術體驗是全方位的,而更重要的是,Ivy的繪畫將時間的跡向抹去,這是「時間轉換為空間」的手法,她將原來空間上的一些事物(角色)也拿走,則帶一點物是人非的抒情感受,這是「時間轉換為藝術」的手法,但在裝置作品《海浪寫的》中,Ivy又將時間的跡向,透過大自然的小石帶回來。

相關新聞
打敗萬千菜式 意大利粉成全人類最愛 (圖)
平凡卻最重要 (圖)
意大利粉來自中國? (圖)
煮法自由 各自精彩 (圖)
新對手 從亞洲冒起 (圖)
快餐食品 無地自容 (圖)
十大全球最受歡迎食物排行 (圖)
女性看女性 是幸福新娘 也是寂寞剩女 (圖)
《六月新娘》 (圖)
《中女解毒》 (圖)
愛演戲,也愛歌唱—抒情女高音艾德曼 (圖)
死物它—澳門藝術節《石像的微笑》
百家廊: 靈隱許願佛鑒心—遊杭州靈隱寺 (圖)
翠袖乾坤:陰陽風光
古今談:東倫敦的興旺
琴台客聚:亞伯拉罕的眼淚
杜亦有道:代表的臉
一網打盡:杯弓蛇影
記憶後書:馬k珠的靜物與海浪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