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3年11月22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采風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英語降分背後的立場之爭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3-11-22]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王曉華

近來,多省市決定降低英語分數的比例。這種調整顯現了地方的教育自主權,本無可非議,但它日益膨脹的精神背景卻不可忽略--隨茪什篣g濟的持續崛起,民族主義敘事也開始興起,支撐蚨民肏O守的集體立場,英語降分就見證了後者越來越大的影響。

在全球化時代,語言擔當茖熇堸篕琩丹漶G既是民族精神的家,又是跨文化交往的手段。這兩種角色既相互支持,又不無矛盾:沒有相對連續的話語體系,一個民族就會在精神層面變得孱弱,但交往又要求人們在語言層面向世界開放。於是,每到文化博弈的關鍵時刻,保守主義思潮和多元主義思潮就會同時湧動,爭奪各自的話語權。除非到了人類大同的時代,每個民族都要承受由此形成的張力。這是天命,也是文化生長的機制:保守意味茷O護和守持,歸根和返本,它可以保證民族魂魄不散;不開放則等於自我囚禁,最終喪失必要的活力和全景意識。只要民族精神健康地向上生長,這種博弈就會最終抵達「中和」之境--開放中的守持,守持中的開放。從這個角度看,保守主義和開放情懷都有其功能和價值。有害的是極端主義,是將單極價值普遍化的偏執。

遺憾的是,立場的局限往往會使博弈的一方自命為全體的代言人。早在五四時期,部分倡導西化者曾經認為:對傳統文化放棄得越徹底,我們就越文明,就越是世界人。其中,最極端的語言學表述就是以拼音代替漢字。文革時對傳統文化的橫掃也屬於此類極端行為。它造成了一種後果:離開了傳統的支持,我們至少部分地空心化了,淪落為當代的野蠻人--漢語知識分子讀不懂古漢語,大學校長念錯字。更加弔詭的是,極端主義者貌似虔誠,但往往直接培育了相反的力量--當蹺蹺板的一端抵達最高點時,另一端就會替代其位置。恰在橫掃傳統的文化大革命中,一種同樣激進的聲音在中國升起:

我是中國人,何必學外文,

不學abc,照樣幹革命。

後來,張鐵生等革命小將延續了這個思路,開始對西方文化進行「大拒絕」。他們顯然沉浸在一種激情中,忘記了「大拒絕」的後果:倘若我們既滅了漢語的傳統,又不會外文,缺乏語言裝備的我們又如何能有效地行動呢?事實上,答案很快就顯現在共和國的天空上。當文革時的問號還在很多人的頭腦中迴旋時,中國卻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再次啟動現代化之旅,開始重新向世界展示開放的動姿。為了進行跨越民族-國家的交往,我們這個民族需要掌握外語的新型人才。在當下和美好的未來之間,外語是通向美好生活的中介。是否學已經不是個問題,問題是如何學好。在這種大潮流推動下,大批學子遠渡重洋,將自己拋入新的語言世界。其中就包括不少過去的造反派。留在國內的人同樣不肯落伍。能夠流利地說一口外語的人總是令人艷羨。除了參加各種各樣的補習班外,他們還建立了規模不等的英語角。在那裡,藍眼睛白皮膚的異邦人成為中心的中心,偶像中的偶像。與此相應,英語培訓升格為規模空前的文化產業,新東方等機構增值為市值數億元的大公司。部分熱愛母語的人不可避免地感到失落。他們開始聲討英語熱,認為它已經切斷了我們的生命之流,讓我們淪落為無根的飄萍和空心人。於是,當年的疑問又開始迴旋在部分知識分子的心中:作為軸心國的子民,我們擁有悠久、豐盈、瑰麗的文化傳統,何必非得以言說外語為容呢?早在世紀初,朱魯子等人就開始聲討英語熱,認為它已經異化為巨大的毒瘤,正在吞噬我們民族的財富。隨茪什篣g濟的崛起,中國人逐漸克服了綿延了一個多世紀的文化自卑感:或許,西方並非是現代奇跡的唯一源泉,東方完全可以與它比肩並立,甚至超越我們曾長期消防的對象。在部分圈子裡,流行的中心由河西轉向了河東,國學熱代替了西學熱。各種各樣的國學班進入了大學、培訓機構、兒童的課堂。正是由於這種背景,北京等城市推出英語降分等舉措。顯然,已有的行動帶有試探性質:看不見的手正在尋找底線,導演們密切觀察博弈的各方做出反應,等待來自權力的敕令,以便決定最終的轉向角度和轉向程度。可以說,他們立起的風標還處於猶豫狀態。大幕還剛剛拉開,劇情還遠未展開。如果可能的話,它可能走向極端,甚至激發帶有極端色彩的情緒。然而,在全球化時代,閉關鎖國只能使國人喪失改革開放的成果。民族復興要求我們繼續在全球化時代扮演積極的角色。作為地球村的公民,善於進行跨語言交流是活得更好的前提。在五四新文化運動前後,中國曾誕生了大批可以熟練運用多種語言的大師:他們既可以自由地吸納異邦的思想,又能夠寫出優美的漢語。這說明外語不一定是母語的敵人。最好的策略不是拒斥外來文化,而是保持建設性的開放動姿。我們可以對英語進行去魅,更有義務維護漢語之美,但這些都不能以走向封閉為代價。事實上,改革開放幾十年以來之所以取得了足以增加民族自信心的成果,是因為我們採納了多元主義的建構策略。其中,「英語熱」造就出大批可以進行跨文化交流的地球村公民,客觀上功不可沒。中國要向前走,就不能不擁有「致中和」的胸懷。

中國的持續振興既需要民族主義,更需要全球視野和國際情懷。在全球化時代,過於狹隘的民族主義難以孕育出積極力量。在英語已經成為世界性交流媒介的情況下,我們沒有必要固守母語/外語的二分法。從這個角度看,激進地減少英語分數絕非最佳策略--它既違背世界大勢,又不符合中庸之道,只會釋放出誤導性的信號。■網上圖片

相關新聞
百家廊:英語降分背後的立場之爭 (2013-11-22) (圖)
琴台客聚:靉靆簡史 (2013-11-22)
翠袖乾坤:真距離 (2013-11-22)
古今談:美國新型戰鬥機的煩惱 (2013-11-22)
杜亦有道:不妨試試 (2013-11-22)
演藝蝶影:「小生」隨想 (2013-11-22)
此山中:Julia與大長今 (2013-11-22)
百家廊:英語降分背後的立場之爭 (2013-11-22) (圖)
琴台客聚:靉靆簡史 (2013-11-22)
翠袖乾坤:真距離 (2013-11-22)
古今談:美國新型戰鬥機的煩惱 (2013-11-22)
杜亦有道:不妨試試 (2013-11-22)
演藝蝶影:「小生」隨想 (2013-11-22)
此山中:Julia與大長今 (2013-11-22)
百家廊:武昌有座老郵局 (2013-11-20) (圖)
琴台客聚:「死有對證」 (2013-11-20)
翠袖乾坤:劉嘉玲走出綁架陰霾 (2013-11-20)
天言知玄:王守仁的玄奇一生 (2013-11-20)
杜亦有道:奇書(原因在斜) (2013-11-20)
隨想國:茶人茶話 (2013-11-20)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采風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