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2月15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名人薈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阮義忠:永遠不變的愛就是信仰


放大圖片

阮義忠日前在廣州、上海舉行讀者見面會,以當年與幼子的對話為引子,講演主題是「我所愛,我所信。」1950年生於台灣省宜蘭縣的阮義忠,仍是當今最活躍的攝影藝術家之一。他在華人攝影界影響甚巨,有「世界攝影之於中國的啟蒙者與傳道者」之稱。三十多年來,他跋山涉水,深入鄉土民間,尋找動人細節,拍攝了大量以百姓日常生活為題材的珍貴照片,作品也成了台灣獨一無二的民間生活史冊。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阮義忠創辦《攝影家》雜誌,撰述《當代攝影大師》、《當代攝影新銳》、《攝影美學七問》等書,在攝影界引起很大反響。五部攝影集《北埔》、《八尺門》、《人與土地》、《台北謠言》、《四季》令他躋身於世界知名攝影家之列。

■圖、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章蘿蘭 上海報道

「我兒子唸幼兒園的時候,有一天很好奇地問我:『老爸,甚洛s成長?』」我說:「成長,就是一天天長大」;「那勞動呢?」,「勞動,就是要做很粗重的工作」;當他問我甚洵O信仰的時候,我一時不知如何作答。略作思考後,我說:「無論發生甚洧ヾA你都相信爸爸媽媽是愛你的,無論發生甚洧ヾA爸爸媽媽也都會愛你,這種永遠不會變的愛,就是信仰。」

「我這輩子走來,有一些事情是永遠不會變的,」阮義忠說:「真的要做一件事,我就會拚命地找出其中的樂趣,然後一頭鑽進去,做任何事情都當作是享受。當我去做的時候,路就開了,然後就會發現更多的事情。」即便是做枯燥繁重的家務,也是自得其樂,從中挖掘人生哲理,「很多人把藝術與生活一分為二,我卻很喜歡將兩者結合,我在藝術上追求的,與在家中所做的完全相同,就是次序和比例都要對,甚洧ぁ做,甚洧ぇ嵹窗A甚洩F西要多,甚洩F西要少,都有講究。」

阮義忠笑言,老伴不喜歡做家務,他「被迫」早上四、五點就要起床打掃房間,「有一天,老伴問我,你為甚洧C天都要打掃得那洛J細?別人根本看不出差別。我告訴她,我是在為自己打掃。當玻璃乾淨到如同不存在時,外面的風景就成了室內的一部分,我也與大自然合一了。所謂乾淨,不只是物理上,視覺上的乾淨,精神與心靈上的乾淨也同樣重要。」

對待家務已是如此,攝影自不待言。「從第一天拍攝到現在,每一張照片都是我自己親手放大,從來沒有委託別人,這就是永遠不變的愛,幾乎就變成了信仰。」每每被問及在新技術層出不窮的今日,為何還要死守暗房、膠卷,阮義忠都會告訴對方,「就是因為知道它有一天會消失,我反而覺得多擁有一天,就是多一天的幸福。」

「獨門秘笈」暗房手藝

在大學教書近30年,卻發現年輕的孩子們越來越不願意碰暗房手藝,阮義忠為他們感到可惜。對比自己對暗房的感情,他還有些不理解,「面對黃燈,看到影像從白紙上顯現,每一次放照片,都是回到拍攝現場,把創作情感重新釋放一遍,」暗房於他而言,是一種享受,「在暗房的時候,才知道真正的孤獨,只有在面對孤獨的時候,回頭才是極大的滿足。」

只要說到成績,阮義忠都是大而化小,舉重若輕,唯一的例外是談及暗房。他直言,自己有一項技藝,很少有人能達到,就是暗房手藝,「哪怕是專家看到我放照片都嚇一跳,有時我自己都被嚇住,我怎洛i以完成這件事情。」一想到「獨門秘笈」就要失傳,就憂心忡忡,阮義忠因此決定暫停在台北藝術大學的教職,開始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等大陸城市循環私塾式小班授徒。他親自挑選學生,還提供獎學金,只為了傳承手藝,「底片只是樂譜,放大才是演奏,手藝只能以手傳手,別無他法。」

在數碼相機普及以後,攝影變得毫無門檻。「以前要拍一張成功的照片多洹x難,現在要拍一張失敗的照片,好像不太容易,」但在他看來,不會失敗,不等於好,「如今越來越難得到一張有生命力的影像,我們按快門太隨便,而且手機能拍照後,所有人最感興趣的就是拍自己,好像相機是一面鏡子,我們都在顧影自憐。」

攝影並不是他的唯一

大陸形形色色的攝影比賽很多,常常有深諳競賽技巧的攝影愛好者串場炫技。若只是為了比賽而按快門,阮義忠不以為然。「我們現在很多創作,只停留在觀念堙A不能喚醒一顆溫暖的心,照片要記錄你的感動,有內容,有主題,而不是美感與觀念的簡單集合,」他認為需重新定義所謂的新銳,「新銳不是觀念新、手法新,獨特的體驗、經驗才是新, 不要跟風,不要討巧,記錄真正感動過你的東西,藝術創作最可貴的就是真情和觸動。」

阮義忠的鏡頭裡,主角多半是平凡無奇的人。「攝影很難恰如其分地捕捉原本就完美的東西,面對完美,所有的藝術表達方式都是打折扣,」他坦言,有時面對極致美景,他覺得靜靜欣賞就好,毋須舉起鏡頭,反正也拍不好,「但是藝術可以替不完美的東西加分,對於平凡的人,我可以抓住他們接近完美的那一瞬間。」

不過,攝影並不是阮義忠的唯一,「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感動我最深的往往是音樂,因為音樂不需要翻譯,它在一瞬間就可以直接撞擊我的心靈。除了音樂外,最重要的是文學,如果我沒有受到《戰爭與和平》、《巴黎聖母院》等小說的觸動,把我點醒,我也不會有今天。」

「文學、音樂,它們使我的攝影稍微跟別人不一樣,因為我每次拿起相機,看到的不只是畫面構圖,有時候會想起一段往事,有時會想起聽過的一段音樂,或者感受到來自當下抑或是過往的人、事、物傳來的共振,」阮義忠說,「這就是藝術的力量,它告訴你的不是單純的事情,而是更多的共振。」

相關新聞
阮義忠:永遠不變的愛就是信仰 (2014-02-15) (圖)
《想見 看見 聽見》:記錄生活情味 行於時代之先 (2014-02-15) (圖)
生命鬥士「霸仔」 璀璨煙花燃亮人生希望 (2014-02-15) (圖)
翻譯家孫越:我用翻譯,書寫信仰與啟蒙 (2014-02-08) (圖)
秉筆翻譯,需要心靈的代價 (2014-02-08) (圖)
為民間文化交流而奔走 (2014-02-08) (圖)
為國人尋找一個精神啟蒙的座標 (2014-02-08) (圖)
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文化最終在於同理心 (2014-01-25)
台灣藝術家吳耿禎首度來港 (2014-01-25) (圖)
大師之子徐慶平:感謝父親教會了我審美 (2014-01-18) (圖)
比利時設計師Alain Gilles:好設計師不等於成功設計師 (2014-01-18) (圖)
填滿戲曲的,是心-「京崑明珠」鄧宛霞 (2014-01-11) (圖)
朱力行:設計是一些聰明的生活安排 (2014-01-11) (圖)
丹青筆墨堛漲艘 「畫說金庸」董培新 (2014-01-04) (圖)
畫過這麼多位作家,他們在你眼中分別是怎樣的? (2014-01-04) (圖)
如今小說插圖變得越來越少,怎麼看待時代這種轉變? (2014-01-04) (圖)
董培新其人 (2014-01-04)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薈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