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名人薈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為台灣而教」 劉安婷:用生命影響生命的教育想像


放大圖片

2008年從台中考進普林斯頓大學的劉安婷,年輕的人生履歷表上原本只有乏味的「資優生」光環,以及被同齡人豔羨的「會讀書成績好」、「名校女生」等刻板印象。然而對教育的熱情與想像,賦予了她在走出象牙塔之後的另一番人生憧憬。她放棄了在美國高薪的顧問公司工作,回到台灣創辦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計劃,希望改變台灣城鄉教育不平等的現況,為偏鄉孩子帶來平等的教育機會。

擔當起這種翻轉下一代教育環境之使命的劉安婷,卻只是個不到25歲的女生。

當年,她深惡痛絕台灣死板而磨滅個性的教育系統,鐵了心往國外去,追尋更自由的發展環境。但她又有一個關於教育的夢,大學期間她沒像同齡人一樣進大公司實習,而是不斷奔走在迦納、海地、日內瓦,參與NGO的活動,為那些貧窮地方的孩子提供教育支援。而當她終於成熟,她意識到自己應該回家,回到台灣,改變自己最熟悉地方的教育品質。嚴長壽、方新舟等眾多台灣前輩都看好劉安婷腳踏實地的勇氣。創立Teach for Taiwan對於年輕的劉安婷來說,是一場冒險,卻也凝聚茼o對台灣和對教育事業的深愛-如同她喜歡的那句徐超斌醫師的名言「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賈選凝 攝:黃偉邦

文=香港文匯報

劉=劉安婷

「回到where I am a insider的地方」

文:首先,你會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嗎?當初以優等生身份入讀普林斯頓,年紀輕輕又接觸到許多資深前輩支持你創辦Teach for Taiwan?

劉:我非常肯定自己是個幸運的人,我雖然不是一個有錢家庭出來的孩子,但起碼是個健全家庭,這本身已經有很多幸運在裡面,至於我是個優等生這件事,也有很多幸運。因為其實在這個體制內,有很多聰明孩子是不被看見的,那剛好我是能夠考試的孩子,剛好我的聰明被這個體制看見。進到普林斯頓的確是另一個極大幸運,因為在我前三年和在我後三年都沒有錄取什麼台灣學生,所以這一切都是幸運--至於有多少是我努力爭來的,我覺得很少。

但之後有機會跟這些前輩來講話,我並不覺得幸運是唯一原因。我在跟Stanley(嚴長壽)講話之前,是跟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先生聊。他跟我說,其實學歷反而是我的包袱,因為一開始他反而不想跟我講話,他覺得我是帶蚢鵀菑v某一種膨脹的自信,覺得自己有膨脹的資格去做事情。但後來他願意認真看待我們想做的事,是因為我願意學習拋掉學歷帶來的光環跟刻板印象,真的捲起袖子做些事。所以當我回來台灣時,那才是他們願意認真看待我的時刻。

他們願意幫助我,是因為我真的願意踏出那第一步。學歷的光環是不是一個助力?我覺得是也不是。是,它讓我有機會出去看這麼多的東西,但反過來說那個學歷有時也是我的負擔--因為學歷對我來說不是重點,但很多人反而會只看那個東西,而不是專注在我們做的事情和關注的議題上。

文:你對教育的熱情是從什麼時候萌發的?

劉:ㄤo點來自父母,我父母他們是服務中輟生,所以我在讀高中時有機會放學幫他們家教中輟生。但那時我沒有意識到自己對教育產生了興趣,上了大學才越來越深體悟,但我還沒確定應不應該把它當成一種職業。到大三選系,我讀的是公共與國際事務,那裡面有很多細項,而我選擇了教育政策。我最終心目中理想的教育是education for all,我真的想每個孩子都有受教育機會,至於怎麼做這個事情我那時還不知道,老實說那時我也沒有直接想到台灣,覺得好像最直接需要的地方是非洲或者所謂落後國家。所以我一直往那些地方跑。

但後來我開始反思我自己能夠做什麼事情?在那些地方我再用心,其實都是個外來者,要克服很多barriers才能發揮一些影響力。我在那些地方來來去去,希望帶給他們一些幫助,但那個幫助是很短期的甚至是膚淺的,相反如果我自己希望有深度的長期的貢獻和影響力,我需要去一個where I am a insider的地方。所以當然我可以去另一個異鄉住很久真正變成insider,或者是:我應該回頭看看自己原本來的地方。

我經歷過台灣整個的education system,我知道問題是什麼,雖然台灣跟非洲情況非常不一樣,但台灣的需要是很真實的。真正能回應台灣需要的,是和我一樣身邊這群台灣自己真正本土的年輕改變者。我反觀非洲,一點都不會覺得自己離開會有愧疚感。因為真正能夠在非洲造成長遠改變的是他們的年輕人,我很願意在背後支持他們,但最終做出改變的一定要是他們的年輕人,就跟我在台灣扮演的角色一樣。

文:Teach for Taiwan師法美國的Teach for America,這一開始就是你的構想嗎?

劉:Teach for America從我一進大學就聽過,因為幾乎所有美國人都知道,而創辦者又是普林斯頓畢業生,但其實老實說我一直沒很認真研究過他們的model。直到畢業那年才開始研究。那年我一邊在做consultant的工作,一邊在跟台灣的嚴長壽、方新舟總裁他們遠距離討論這個solution,我這才看到:台灣竟然有這方面的需要。當時他們反問我,美國或者世界其他地方有沒有類似的教育問題,他們是怎麼解決的?我這才想到Teach for America的model,說不定有些經驗我們可以借鑒。

所以我開始做研究,做了三個月之後,覺得說不定有partner的可能性,就跑去他們總部希望和他們談合作,合作一直談到現在。而且我覺得這個model認識它是一回事,真正把它拿來台灣在地化才是更重要功課。Teach for Taiwan開始的一年籌備期裡,很多時間花在我們台灣這個team,把我在美國的研究想法,一個一個拿去問在台灣現場工作的老師或社區工作者,問他們「我們這樣在台灣做,會不會幫到你們?」,所以那個model其實在不斷evolve,逐漸在變成一個非常台灣的東西。

文:所以整個構想其實是你自己提出來的?

劉:是一開始我和父親吃晚餐,他就提到因為他們多年在教育現場,看到問題苦無解方,他問我有什麼想法,我們吃飯brainstorm時我想到what if 我們有個Teach for Taiwan?後來我父親碰到嚴總裁,提到這個可能性,那時我已經回美國工作了,他們就遠距離和我用skype談這個事情。但當時我一點想回來的想法都沒有,只是想,我既然有這個expertise,我就來幫忙大家,我一直覺得「公益平台」或者其他基金會會有興趣做,但其實各自的基金會都有自己在做的事情,而這是個需要獨立出來做的事。他們才問我「你願不願意回來做?」,而那時我已經too investigate,投入太多想法在這裡面,我很難說不,也很難離開美國,掙扎了一段時間才決定回來。

「對我們的需求消失了,那代表我們成功了」

文:你有信心把Teach for Taiwan做成Teach for America那樣成熟被認受嗎?

劉:我覺得這個問題要分兩方面,一方面是我有信心盡力去把我們所能做的每一步都做到最好,而且相信它能發揮所能發揮的最大影響力,我們提供good quality而且有使命感的老師去台灣的偏鄉地方。我的信心首先是因為這計劃一開始就有政府、NGO界一起參與設計,是跨領域的collaboration,第二是一個NGO組織成功與否,應該是使用我們服務的人來評價我們有沒有真的幫到他們。我們的每個環節--無論是如何篩選老師、培育老師、怎樣支持老師發揮影響力,這一切的設計背後,都有需求方參與。所以最大的信任和評價,來自於我們去幫忙的人。需求方的聲音在我們這個領域很重要。

但反過來說另一個層面 ,相信一個組織成功不代表你不能接受它犯錯或者失敗,要有不怕失敗的決心才能走到成功那一步。如果證明出它設計錯誤看錯了需求,那我要接受自己犯錯的可能。要open-minded:如果需求方不需要我們,那我們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文:但從目前台灣的狀況來看,這種需求還是很大的。你認為這種對教育平等的需求未來會否減少?

劉:如果有一天這個需求不見了,我們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那代表我已經成功了,我已經終結這個教育不平等的問題啦。所以我們的這個成功跟企業的成功並不一樣,需求有沒有增長不是我們最在意的事--反而如果需求越來越小那才代表我們真的在做對的事情。可能不是有生之年,但我希望有一天,這樣的事會發生。

教育是用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

文:你期待你們所幫助的孩子,他們的未來是怎樣?

劉:我希望他們獲得優質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不一定是要上大學的機會。我真的並不覺得一個孩子一定要上大學才叫成功,只要他可以得到應有的自我發展的機會,或許他不想上大學而想做一個很棒的木工,或者他想要出國去旅行寫作,其實有很多大學之外可以自我發展的方法。所以那個「機會」是不是升學制度下的機會?我覺得孩子可以自己做決定。但這個孩子要有基本「學力」--如果一個人連小學程度的閱讀和數學能力都沒有,他未來不管要做什麼都受限,再來是他們需要文化的刺激,一個老師應該盡力讓孩子看到他的世界之外的其他可能性。

文:很多老師最初都是懷蚢黿虼|的熱情進入這個行業,但隨虓酗踸i蝕,或許有一天他們會變成自己曾經不喜歡的那種老師,那你怎樣永葆對教育最初的熱情呢?

劉:我最喜歡的事就是做老師,我最喜歡面對孩子在第一線教書。我覺得教育是用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每次我想找回自己最初的動力時,我就回來看看孩子,因為他們也是我的目標。

或許我一個人沒辦法反轉整個台灣的教育體制,那需要很多人用很多時間去完成,但回到真實的第一線和孩子的關係上面,就是我維持自己熱情的方法。

相關新聞
「為台灣而教」 劉安婷:用生命影響生命的教育想像 (2014-09-06) (圖)
Jeremy Everett:在香港釋放一朵走失方向的雲 (2014-09-06) (圖)
知名古琴家陳雷激:當古琴被「綁架」 (2014-08-30) (圖)
沒有革新 就沒有生命力 (2014-08-30) (圖)
【人物簡介】 (2014-08-30) (圖)
美國作家Barbara Demick 為什洹畯抳搨n討論朝鮮? (2014-08-23) (圖)
日本建築藝術大師松崗勇樹 創意紙藝無限樂趣 (2014-08-23) (圖)
華裔數學家張益唐 給世界一個驚喜 (2014-08-16) (圖)
心靈彩繪插畫師 Jan Koon繪畫出「對人內心的明白及感受」 (2014-08-16) (圖)
嚴歌苓:從讀書人到寫書人 (2014-08-09) (圖)
Q&A 嚴歌苓 (2014-08-09) (圖)
李敖父子 剖白寫作歷程 惋惜優雅的民主政治消失 (2014-08-02) (圖)
設計「智」識周2014空間與感官緊緊相扣 (2014-08-02) (圖)
上海作協副主席孫甘露:互聯網對閱讀影響並非完全負面 (2014-07-26) (圖)
讀書無禁忌 (2014-07-26) (圖)
先鋒派小說簡介 (2014-07-26) (圖)
孫甘露簡介 (2014-07-26) (圖)
詩書畫論 駱恆光 (2014-07-19) (圖)
詩畫家駱恆光簡介 (2014-07-19) (圖)
「舊產品」及「未來產品」間的創新空間 (2014-07-19)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薈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