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名人薈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上海作協副主席孫甘露:互聯網對閱讀影響並非完全負面


放大圖片

現時內地網絡文學大行其道,亦招來頗多微詞,更引發「文學已死」的感慨。不過,在著名作家孫甘露看來,「新潮」與「傳統」並非完全對立,傳播促進表達,更多的讀者、更大的傳閱量,同樣會激發寫作慾望。至於對內地文壇青黃不接、年輕作家不夠深刻的指摘,他認為,每代人都有每代人自己的表達方式,內地青年作家群體中亦有諸多實力幹將,再假以5至10年的閱歷,他們很可能將完成其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作品。

文:香港文匯報訊 記者 章蘿蘭 上海報道

新鴻基地產推出的全新文化平台「新閱會」日前在滬啟動,旨在面向全年齡段讀者推廣閱讀。與「新閱會」攜手揭幕的還有「年輕作家創作比賽」,該項賽事至今已扶助33名年輕人發行了首部個人作品。今年,「年輕作家創作比賽」由香港、內地擴大至台灣和澳門地區,全面向兩岸四地年輕人開放。

「新閱會」與「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受到眾多知名人士支持,上海作家協會副主席孫甘露等均率先加入「新閱會」,並在首場講座上分享閱讀心得與創作體驗,更鼓勵有志創作的年輕人勇敢開啟創作之路。孫甘露此後還在上海接受了本報專訪。

大範圍傳閱,或是優秀作品的「催化劑」

談及「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孫甘露表示,過往幾屆比賽參賽選手十分多樣,來自美術、攝影、設計等各個藝術行當,作品亦不局限於文學領域,話劇、電影等跨媒介作品均有涉及,這對創作而言是好事,因為藝術門類原本就相通。惟內地各類文學網站如雨後春筍,若以互聯網平台,發表得意作品並非難事,是次大賽優勝者得以出版紙質書的「誘惑」,在互聯網時代又有幾多?孫甘露倒認為,紙質書情結不容小覷,傳統出版資源有其稀缺性的一面,故令人趨之若鶩,哪怕是功成名就的網絡作家,亦想一圓「出書夢」。

根據最新出爐的《國民閱讀調查》數據,2013年中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77本,遠低於韓國11本,法國20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有人將國人乏善可陳的閱讀量歸罪於互聯網,將網絡視為閱讀天敵,在孫甘露看來,網絡確實很大程度上影響了閱讀習慣,但這種影響並非完全負面,沒有互聯網的時代,不閱讀的人,還是不閱讀,但從另一方面來講,互聯網也很大程度上激發了寫作熱情。

「幾十年前大家或許只是寫寫日記、小說,若是願意,則在朋友間小範圍傳閱,而現在則是於博客、微博、微信上全民寫作的時代,且傳播範圍很廣,無論是否相識相熟,均有可能讀到這些文字,從傳播可以促進表達的角度而言,大範圍的傳閱,可以激勵一個有寫作慾望的人筆耕不輟,或是一部優秀作品的『催化劑』。」

至於亦有評論指,如今物慾橫流,難以靜心寫作,幾乎無可能誕生好作家,孫甘露認為,寫作並沒有最好的時代與最壞的時代,任何時代都有可能出好作家,藝術作品當然會受到大環境的影響,然歸根究底仍是私人化的體驗,倒是在「全民寫作」的時代,嶄露頭角未及過往容易而已。

80、90後作家缺乏令人耳目一新作品

以韓寒、郭敬明等為代表的80後作家,粉絲雲集,在文壇賺足眼球,一批90後作家也有崛起之勢。但業界同樣有批評聲音認為,新生代作家缺乏思想深度,至今未有震驚文壇的代表作出爐。作為文壇前輩的孫甘露,則對後生愛護有加。事實上,孫甘露目前亦出任《萌芽》、《略知一二》雜誌社社長,上述雜誌在內地是知名青年、青少年文學刊物,其中趙長天主持《萌芽》工作時舉辦的「新概念作文大賽」更是孕育新生代作家的搖籃,韓寒、郭敬明等均自此出道。

與新生代們過從甚密的孫甘露,對前者十分熟稔。他說,與之交往的80、90後作家,不乏優秀者,他們這代人從小即生活在都市中,生活經歷或不如上一輩人豐富,但這並不妨礙優秀作品的誕生,自寫作角度而言,任何題材都可以出挑,區別僅在於有沒有寫好,「海明威寫《太陽照常升起》,來源於他在巴黎遊蕩、喝酒、聚會的經歷,所以不能憑借素材判斷作品的價值,每代人都有每代人自己的故事,有每代人自己的表達方式,有每代人自己的代言人。」

不過他亦坦言,80、90後作家群體規模可觀,但迄今為止確實缺乏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考慮到他們的寫作生涯還剛剛起步,相信未來也必將迎來成長與蛻變。在他看來,現在的青年作家,邊寫作、邊翻譯,是很好的磨練,再假以5至10年,積累更多人生閱歷,他們中的一些人很可能完成其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作品,「優秀的作家代表他自己、以及他們那一代人,但又不局限於時代與個人,只是這些感悟尚需人生歷練。」

作為上世紀80年代內地「先鋒派」小說的代表人物之一,孫甘露曾以「詩化的故事」,探索漢語言豐富的可能性。不過,叱糷敺穠滿u先鋒派」,現在似乎甚少有人提及。被冠以「先鋒派」的稱號,孫甘露不以為意,他說,其實組成「先鋒派」的作家們,特點各異,但卻被歸為同類,這個派別的定義正確與否暫且不論,故所謂「先鋒派」的式微,也無從談起,「隨茼~齡的增長,閱歷的積累,自然會滋生新的想法,這會影響到每個人的藝術風格,這批作家現在都已進入50至60歲,寫作風格也早已轉變,若我自己再寫小說,亦不可能完全參照過往的模式,凡此種種並不能被理解為對『先鋒派』的背叛。」

相關新聞
上海作協副主席孫甘露:互聯網對閱讀影響並非完全負面 (2014-07-26) (圖)
讀書無禁忌 (2014-07-26) (圖)
先鋒派小說簡介 (2014-07-26) (圖)
孫甘露簡介 (2014-07-26) (圖)
詩書畫論 駱恆光 (2014-07-19) (圖)
詩畫家駱恆光簡介 (2014-07-19) (圖)
「舊產品」及「未來產品」間的創新空間 (2014-07-19) (圖)
不朽舞者 王仁曼 母女兩代傳承芭蕾精神 (2014-07-12) (圖)
香港管弦樂團駐團作曲家林丰 (2014-07-12) (圖)
張曼娟告別象牙塔:「香港一直是個引導我的情人」 (2014-07-05) (圖)
本土多媒體創作人的「運動創想」 (2014-07-05) (圖)
香港中國畫研究院院長夏椿亞:永遠都在追尋故鄉的荷花 (2014-06-28) (圖)
原鄉的荷花感悟 (2014-06-28) (圖)
夏椿亞簡介 (2014-06-28) (圖)
近年首開個展之感悟 (2014-06-28) (圖)
放眼藝術素質的培養 (2014-06-28) (圖)
餐具設計師們的創新思維 (2014-06-21) (圖)
水墨藝術家劉鳴:談一場實驗水墨與當代社會的愛戀 (2014-06-21) (圖)
雷思蘭:先與戲劇結婚 再談戀愛 (2014-06-14) (圖)
本土17歲編劇奇才被荷里活賞識開拍電影圓夢 (2014-06-14)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薈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