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速訂反蒙面法遏止暴行升級

2016-07-07

王國強 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榮譽主席兼首席會長

三個「激進本土派」組織「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早前高調呼籲支持者在七一當晚包圍中聯辦,並要求支持者穿荈礎蝖B戴上面罩以逃避警方拘捕,此舉明顯是為衝擊中聯辦作準備。最終在警方的嚴密佈防下,「激進本土派」不敢妄動,但事件再次表露激進衝擊有愈益變本加厲之勢。暴徒戴上面罩發動違法暴力抗爭,將令警方的檢控行動更加困難,面罩變成暴徒的保護罩,犯錯變成零代價,只會令香港陷入衝擊不斷的惡性循環。在歐美等民主國家,都已訂立反蒙面法,禁止市民在政治行動中戴口罩,目的就是遏止暴徒從中搞事。香港是法治社會,面對近年激進衝擊有惡化之勢,更應該參照外地經驗訂立反蒙面法,以保障市民安全、捍衛香港法治基石。特區政府應茪漍i行立法工作,而言必稱歐美的政客更沒有反對之理。

大年初一晚的旺角暴亂案日前於裁判法院提堂,40名被告被控暴動罪,其中「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黃台仰更被加控煽動暴動罪,案件將轉介往高院審理。有關案件轉介高院審理,正反映案件的嚴重性。事實上,旺角暴亂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嚴重暴亂,一班蒙面暴徒肆意衝擊法治,危及公眾安全,甚至襲擊警員,令人觸目驚心。而近年,香港接連發生的嚴重衝擊,都見到一批暴徒戴上口罩到處搞事。這些都說明,口罩已經變成暴徒的保護罩。

戴口罩避刑責藏禍患

暴徒戴上面罩發動違法暴力抗爭,至少帶來兩大禍患。一是令警方的檢控行動更加困難。近年,暴力行動此起彼落,一個主要原因是違法「零成本」,違法者不用承擔應有的責任,在法庭往往被從輕發落,而大多數違法者更因為遮掩面目,令警方難以作出檢控,白白將他們釋放。這如同不斷縱容甚至是「鼓勵」違法行動。暴徒只需要一個口罩就逃避刑責,令香港變成法外之地。警方一邊將暴徒拘捕,一邊卻因為證據不足而被迫將他們釋放,令暴徒更加有恃無恐。

二是犯罪心理學的研究已表明,一些人在戴上口罩、掩蓋面目的情況下,往往會以為自身的惡行不會被追究,因而做出一些極端行為。一個平日正常的年輕人,戴上口罩後隨時會變成一個冷血的暴徒。一個口罩可以將人變成魔鬼。因此,不少國家才要在示威中禁止參加者戴上口罩,就是要防患未然,阻止暴亂發生。例如加拿大禁止在騷亂及違法集會上蒙面;奧地利、丹麥、西班牙亦禁止在示威中蒙面;法國更直接在公眾集會中禁止蒙面。在罰則上,在西班牙違例者最高可被罰款三萬歐羅,加拿大更可判囚十年。

這些發達國家都是外界推崇的「民主典範」,但為了遏止暴亂,維護法紀,都果斷訂立了禁止蒙面法,並沒有因為所謂示威自由就退縮。原因很簡單,保障大部分市民生命安全,和社會秩序的自由,才是真自由。同時,從立法成效來說,訂立反蒙面法也是社會成本最低,而收效最高的方法。

犯罪學中的控制論提到,防止罪行發生的最實際方法不是改造罪犯,而是採取實際的措施來控制犯罪者犯罪的能力。為此,近年西方國家都主張針對犯罪者某類行為而立法,例如當犯罪者故意用口罩逃避刑責時,就訂立反蒙面法令他們無所遁形,成效十分顯著。加拿大未有禁蒙面法前,於2010年前後分別在G20峰會及冰球盛事史丹利杯期間,爆發了兩次大型騷亂,當時的報告便指出戴茩掘n的暴徒根本是有備而來,成為迫切訂立「禁蒙面法」的原因。事實證明,有關法例大大遏止了嚴重暴亂。

反蒙面法有效遏止衝擊

從民意上看,民建聯較早前進行的民調顯示,在700多名受訪者當中,超過7成支持制訂反蒙面法,並認同在大型遊行示威當中,蒙面參與者讓人感到恐懼。這說明民意也是支持設立禁蒙面法。

不論從外地經驗、實效、民意上,訂立反蒙面法都是遏止激進衝擊的有效措施。有人指設立反蒙面法有侵犯市民私隱之嫌,這種說法以偏概全。法律賦予市民自由,但沒有賦予他們犯法以至損害他人安全的自由,自由不是沒有限制的。在大多數民主國家大都設立了類似法例,這說明設立反蒙面法並沒有侵犯個人私隱,亦是得到民意支持,否則這些國家怎可能逆民意而行推動立法?香港是法治社會,沒有法治,市民安全將沒有保障,自由也只能建於浮沙之上。面對近年激進衝擊有惡化之勢,香港更應該參照外地經驗訂立反蒙面法,以保障市民安全、捍衛香港法治基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