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翠袖乾坤:前妻

2016-08-05

文潔華

新流行用語,叫人妻。但沒有人有興趣談前妻。前度成了電影題材,前妻們無人問津。

前妻身份,盡見人情冷暖。荷里活電影有《前妻俱樂部》(First Wives Club),談前妻如何處心積慮報復,不外乎幾套板斧:努力健身,保持外表性感漂亮,品味高尚,生活獨立,事業成功,還能予無能前夫及其金髮女伴以致命一擊。看茬o些片集,不知怎的總有一份淒涼,以苦苦相纏,報仇雪恥為人生目的,這些前妻們一點也沒有反思此等行為的意義。

前妻沒有位置,這是社會所為,罔顧她們在婚姻中的貢獻。愛德華.甘迺迪的元配露安.甘迺迪曾經是他廿四年的妻子,也生了個政客兒子,但後來顯然婚姻不如意,她酗酒以致神志不清。愛德華後來再婚,到他去世時焦點都在他的第二任妻子維多利亞身上,由她交代先夫的生平,歌功頌德。同樣的情況,可也會發生在結婚只有兩年的現任妻子身上,因為法律和社會關係,離婚了前妻便當在眾人腦海甚至大部分文件中刪除,沒人會再提起,連她的子女也不敢哼出半響。

美國總統選舉,共和黨和民主黨候選人大派家庭票。特朗普前兩任妻子當然銷聲匿跡,但她們所生的特朗普子女們則有責任及義務上台演說,替父親拉票,絕口不提父母的婚姻關係。儘管首任妻子伊雲娜.特朗普離婚前盡顯榮華富貴,夜夜擺宮廷宴,全美國的人都知道她的豪邁,但與丈夫彆扭離婚了,大家都只會嘲弄她美人遲暮兼遇人不淑,沒有人會記起她跟特朗普年輕時共同努力所經歷的一切。第二任妻子更是只有名字。

近日在喪禮上,耐心聽一位未亡人細訴丈夫生前的點滴,由相遇到結合到他病逝,很完整的一個故事。但我們都知道亡者自二十歲開始跟某女子有過一段很長的感情關係,只是緣分到他四十歲算是盡了,其後他開始了七年的婚姻。但沒有人提起他前大半生的那個伴侶;那人最後決定缺席喪禮,只留下一張空_子。歷史沒有完整的,內容選擇多麼闕如,就因為社會的設計,利害的打量,前妻們都銷聲匿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