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方寸不亂:「長壽」何價?

2016-08-04

方 芳

朋友的老父病危,女兒一句話,無論花多少錢,都要用最好的藥搶救。香港基本富裕,延長壽命確不難。老人家幾經搶救活過來了,身上插了胃喉、尿喉,手腳需綑綁。醫生說:「老人家命硬呀,可以再多活十年八載。」即是說,這樣在病床上多捱十年,就是百歲老人了。

最近,香港成為「長命之都」,無端端得了世界冠軍,還砌低日本,「榮譽」來得有點莫名其妙。有年老學研究認為,香港人重視「長命」甚於「生活質素」,往往用非自然的方法,延長垂危病人的壽命,但歐洲等先進國家的人民,重視「生活質素」甚於「長命」,用藥和治療都不會去到盡,還可合法讓病人選擇安樂死,以病人的生活質素為優先考慮。

香港人之所以長壽,因為醫療設備和用藥,遠勝發展中國家,又媲美歐美先進國家,香港醫療的確令我們自豪,但怎樣理解長壽的意義呢?還需檢討。

再說,香港空氣質素差、居住環境擠逼、每天工時長、假期不算多、樓價高企難買房......,不快樂因素相當明顯,居然不快樂也會長命,能不奇怪?原來「長壽」與「快樂」並無直接關係,反而與「捱得」有密切關係。

學者說,本港大部分長者經歷戰亂,逃難挨餓或長途跋涉偷渡來港,身體質素基本上比年輕一代還要好。香港上世紀經濟起飛,進入長者之齡的,都曾經歷過一身兼數職的日子,普遍較能捱苦,因而對待疾病,一樣有捱的能耐。

日本是長壽之國,人民幸福感比港人高出幾皮。但日本歷經大地震,死亡人數增加,年輕女性自殺率上升,患呼吸系統疾病的人數有增,在此消彼長下,香港人得以榮登榜首。再過一代人,情況又或許不一樣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