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一劍一簫俠客夢

2016-08-04
■少林武功備受歡迎。 新華社■少林武功備受歡迎。 新華社

吳小彬

每個少年都有武俠夢,都崇拜仗劍行江湖的英雄。遙想當年,胡亂看書的年月,我也為《水滸傳》、《說岳全傳》和《鹿鼎記》荌g。一直到1982年,電影《少林寺》上映,引發全國武術熱,我也跑到影院,看那飛簷走壁、刀光劍影、血火拚爭、快意恩仇,有幾人不欽慕敬佩、心馳神往?

當然,如今是熱兵器時代,武俠已無大用。武藝再高,劍術再精,也敵不過人家槍炮飛彈排排轟來。但對代表正義的大俠的幻想,對臨危解難的豪傑的期盼,仍是無趣、苦悶生活中的迷夢。「天下多有不義事,世上難遇有心人」,身懷絕技的遊俠,孤傲高蹈,來去無蹤,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解民倒懸,除暴安良,這是許多人特別是青少年的奇幻遐思。

也就難怪,古代中國有那麼多文人墨客對武俠懷有癡情夢想了。他們暢想練成絕世神功,舞劍飛馬,威震一方,斬妖除孽;他們還盼望青山綠水之間,英俊少年橫空出世,白衣飄飄,縱馬馳騁,手揮長槍,衝鋒陷陣;有人更奢念夜黑風高,殺人放火,劫得前朝寶藏,從此放浪形骸、花天酒地。曹植詩曰,「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並遊俠兒」,阮籍吟唱,「少年學擊劍,妙伎過曲城。英風截雲霓,超世發奇聲」,陶潛云「少時壯且厲,撫劍獨行遊」,虞世南說「報恩為豪俠,死難在橫行」,駱賓王期許「平生一顧重,意氣溢三軍。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劍文。弓弦抱漢月,馬足踐胡塵。不求生入塞,唯當死報君。」當然,寫尚俠詩最多的是李白了,自稱「十五學劍術,遍於諸侯」的他,一生都不離劍的:「撫劍夜吟嘯,雄心日千里」,「長劍一杯酒,男兒方寸心」。他讚美高漸離、專諸等人的重信守諾、捨生取義:「燕南壯士吳門豪,築中置鉛魚隱刀。感君恩重許君命,太山一擲輕鴻毛」。著名的五言詩《俠客行》,讓人每次都看得熱血沸騰:「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借此詩,李白抒發了對俠客的仰慕,也道出自己欲「使寰區大定,海縣靖一」的理想抱負。

在眾多這樣的詩人中,我最推崇辛棄疾和龔自珍。

辛棄疾祖籍山東,出生時北方已淪陷。1161年,金軍大舉南侵,後方漢人起義反抗,21歲的辛棄疾參加了義軍。金軍北撤時,辛去與南宋聯絡,歸途中驚聞義軍首領被叛徒殺害,怒不可遏,率領50人襲擊數萬人的敵營,生擒叛徒,帶回交由朝廷處決。

辛詞剛健豪放,忠肝義膽,作者的傳奇經歷與作品的俠氣,相互輝映。他有「記他年帷幄,須依日月,只今劍履,快上星辰」的豪情,「想劍指三秦,君王得意,一戰東歸」,希望濟蒼生、安社稷、收復舊山河。他有一首《破陣子》:「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該詞基調高昂,波瀾起伏,描述了壯志難酬、歲月虛度的無奈和悲憤。

生於乾隆57年(公元1792年)的龔自珍,痛感清朝專制政治對人的摧殘,抨擊陳規,提倡變革,呼喚振興民族的英才。他15歲寫詩,直到49歲去世,著名的《己亥雜詩》第28首:「不是逢人苦譽君,亦狂亦俠亦溫文。照人膽似秦時月,送我情如嶺上雲」,其中「亦狂亦俠亦溫文」,乃作者自身寫照。值得留意的是,龔詩中,「劍」與「簫」往往並現,「狂來舞劍,怨去吹簫」,「一劍一簫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少年擊劍更吹簫,劍氣簫心一例消。誰分蒼涼歸棹後,萬千哀樂集今朝」。「劍氣」與「簫心」,繪出獨特的意境,這裡有詩人在舊社會瓦解時渴望變革卻不免神傷的複雜情感,也道出作者孤獨憤懣兼奇情逸氣的生存狀態,以及高尚的人格期待和美學追求。龔氏卓然不凡、藉以傲世者在此;龔詩奇偉瑰麗、蕩氣迴腸處在此。後人心有靈犀、嚮往踐習者亦在此。

有學者注意到,古今俠客的形象與讀者大眾的心理需求存有關聯。司馬遷稱「且緩急,人之所時有也」,聖人如虞舜、孔子尚且遭災,「況以中材而涉亂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勝道哉」。遇害卻不能自救,當然只能寄望於「赴士之厄困」的大俠了。世路多坎坷,人間總不平,能自掌正義,平天下之不平者,一向甚少,多數無此本領的凡人,焉能不期待上天降下懲惡揚善的武俠?俠客代表了人們對正義和公平的希望,這正是幾千年來遊俠形象深入人心、歷久彌新的根本原因。只是「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相較人間的怨屈和悲苦,能神兵天降一現身手、解危濟困的英雄太少了。也正因為英雄稀缺,俠士罕見,歷代文人才再三吟詠,平民大眾才翹首以待。顯然,武俠詩歌和小說,主要是一種寫夢的文學,是作者和讀者共同營建的「英雄夢」。

前幾天看央視,一女歌手演唱《笑紅塵》,歌中唱道:「風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飄搖。天愈高,心愈小,不問因果有多少,獨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驕傲。」上網一查,此歌為1993年香港電影《東方不敗風雲再起》的主題曲,影片描寫了一位身負重傷後再現江湖的俠客。《笑紅塵》曲調優美,表達了主人公歷經磨難後的瀟灑超脫。

是啊,人生之路漫長蹭蹬,你晨跑晚讀,刻苦自修,一腔正氣,欲彰善癉惡,激濁揚清。然而,規則自有定例,體制久有慣性,人心深不可測。你勤勉頑強,戮力奮爭,指斥權閥,痛貶腐敗,主持公道,伸張正義。但多年下來,貪官污吏仍復不少,百姓依然常遭欺侮,你渾身疲憊,傷病疊加,還遭小人圍剿,深受折辱。即使是武藝超群的英豪,也會疲倦困頓吧;即使四海為家的遊俠,也要尋一落腳地休養喘息吧。回望來路,痛定思痛,你似有所悟,高潔的理想、強烈的執念,容易讓人精神緊張,了無樂趣。此時此刻,一個人持守正直,追求完美,太難、太累,也太孤獨了。你也可輕鬆下來,也可「心無所擾」、「愛恨勾銷」,「換得半世逍遙」的。

不過,對有英雄情結的人來說,倦乏是暫時的,猶疑終會飄散。正義是他們的天命,是他們的職責,是他們存在的理由。沒有對正義和公道的追求,要他們幹什麼?他們秉承特殊使命而來,是這個時代所餘無幾的俠骨。他們必會抖擻精神,重新上路,再度出發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