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捨小家傳唱山歌 傾大愛聲動世界

2016-08-15
■獲獎後,合唱團成員內心滿是喜悅。■獲獎後,合唱團成員內心滿是喜悅。

壯族合唱團索契摘金 「慘烈奉獻」終獲回報

來自大山深處的雲南富寧「坡芽歌書」合唱團,不久前赴俄羅斯索契,在第九屆世界合唱比賽中摘取無伴奏民謠組金獎,標誌荂u坡芽歌書」這一由遠古走來的壯族民歌經典獲世界認可。其實,「坡芽歌書」再世僅10年。以合唱團為代表的群體,為挽救、傳承、弘揚這一民族文化瑰寶作出了「慘烈的奉獻」。中國民族古文字研究會副會長、中央民族大學博士生導師黃建明教授評價道:坡芽歌書合唱團的成功由大愛鑄成!同樣的合唱,如果不傾注愛,未必能成功;即使走到國際舞台,也未必能獲國際大獎。■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 丁樹勇 雲南富寧報道

雲南富寧「坡芽歌書」合唱團的成員由24名各行各業的民間壯族山歌愛好者海選組成。一路走來,他們有太多的酸甜苦辣。當坡芽山歌這一古老的天籟之音在俄羅斯索契大冰宮體育館唱響,收穫如雷的掌聲和金獎時,隊員心中五味雜陳,默默流淚。

趕場不斷 婦唱夫隨

婚禮是人生一大喜事,而黃劉燁的婚禮卻因與眾不同而終生難忘。2010年,黃劉燁所在的「坡芽山歌隊」赴昆明參加雲南青歌賽,賽後翌日即是其婚禮。當晚10時她參賽完畢,未及卸妝即乘車趕往500餘公里外的富寧,到達家中已是凌晨4時。天亮就將迎親,黃劉燁不得不趕走沉沉睡意,拖荅h憊的身體化起新娘妝。而婚後僅兩天,又告別新婚丈夫和前來恭賀的親友,匆匆趕往昆明參加下一場比賽。談及婚禮,黃劉燁仍感幸福、刺激、歉疚和遺憾:幸福的是丈夫與雙方家人操辦了一應婚事;刺激的是結婚像趕場,來也匆匆、走也匆匆;而歉疚的是,父親因操勞過度,婚禮後即送醫;遺憾的則是未能與丈夫度過完整的蜜月。

婚後,黃劉燁有了孩子,但又不得不奔波於各地排練、演出和參賽,哺乳期的孩子,則由丈夫照管並追隨其輾轉各地。一次,山歌隊在州府文山排練和參賽,丈夫蒙森請假帶荈半歲的孩子,自費住進賓館,以方便黃劉燁哺乳。一天,蒙森抱茼]飢餓而哭鬧不止的孩子趕到排練廳門外,聽到妻子的歌聲,卻很糾結:既不便推門打擾排練,又不忍孩子挨餓。排練中的黃劉燁一曲唱畢,聞聽有孩子哭聲急忙出來,見孩子已哭得幾乎暈厥,一時心如刀絞!

2012年,山歌隊擴建為合唱團,壯劇演員出身的蒙森入選,與黃劉燁成為夫妻隊員。「不忍放棄自己打拚了十幾年的專業,難以割捨我們民族的文化!」蒙森說。

父病送醫 無法侍奉

採訪中,黃劉燁多次提及父親劉會明,而每每提及都感動不已。劉會明其實也是民間山歌愛好者。一次,黃劉燁與父親聊起《命好才相會》這首壯族山歌,父親來到隊裡一字一句唱起來,讓隊員記下曲譜。後來,該曲成為「坡芽歌書」合唱團的主打曲目。

令黃劉燁噓唏不已的,是父親為自己操辦婚禮勞累過度引發冠心病送醫,三下病危通知卻隱瞞在異地參賽的自己。及至由親戚處獲知消息,黃劉燁痛苦不已:「那樣的煎熬撕心裂肺、那樣的牽掛魂不守舍。」但作為領唱,黃劉燁不能抽身到父親病床前侍奉,也不能不調整狀態,投入地歌唱,「不能因我而影響合唱效果。」黃劉燁的丈夫蒙森一直在床前照料她的父親。蒙森介紹,那段比賽,岳父在病床上通過電視轉播默默地關注茪s歌隊,很是為他們取得的成績驕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