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文匯學林:解開「心鎖」 感謝益友

2016-09-28

「王同學,今日你是值日生,先擦完白板和整理好壁報板才好離開啊。」陳大文拍下我的肩膀,提醒荍琚C

「好的,明白,收到。」我用埋怨的口吻回應,放下已經背起的書包,拿起白板擦。我的心已沒有當初對他「多管閒事」的憎恨,只有對他又一次友善提醒的感激。

我是個容易受到別人情緒感染的人,因而亦容易隨波逐流。記得當日是星期五,上完最後一堂後,大家都很興奮地討論荂A等待班主任的到來。也不知是誰開的頭,我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起新老師來,「其實他還可以啊,只是有點煩,樣子有點嚴肅。」李小明插嘴道。大家似乎對這個話題興致勃勃,我周圍僅剩陳大文在埋頭寫作業。「班主任嘛,」我爭茠竁F我的看法,「肥胖,而且雞蛋裡挑骨頭,蚢磪O人討厭。」這時教室的門打開了,我驚慌失措地立即抓起筆裝寫字,幸好也及時止住了口。

「各位同學,我並不因為你說別人胖而責怪你,但我希望你們認識什麼叫做禮節,我希望有人敢說敢當,認了這個錯。」班主任平和地說。

敢做不敢認 非君子所為

此時課室非一般的安靜,空氣在我周圍凝結,擠壓荍琲漕C一寸肌膚。過了幾分鐘,我仍然沒有表態。這時陳大文輕輕搖了一下頭,舉手向班主任揭發了我。我感覺瞬間血液湧進我臉上的每一根細小的血管,心中對陳大文一陣惡毒的詛咒,枉我平時待他如朋友,果然日久見人心。結果我被記了缺點,受了教訓。

那一晚陳大文發訊息向我解釋為何指證我,因為我所說的不僅是普通的閒言,而是對老師的無禮、不敬,他不敢苟同。況且敢做不敢認,而要全班同學陪我一同受責,也並非君子所為。我沒有回覆他,難道他這麼正直可以當飯吃嗎?他若是個圓滑的人,也許我們會更加友好。

這事發生後,我有一個星期都沒有理睬他。這天放學後,我準備離開,陳大文微笑地對我說:「把課桌的書都拿回家吧,學校是不允許的。」我沒有看他,回答:「其他人都是如此,老師也不會檢查,怕什麼。」「我知道你會收拾好的,再見。」他說完便快步離開了。待他走後,我站虓Q了想,不太情願地把書放進書包,慢悠悠地離開教室。

第二天回到教室,我立即發現氣氛不對,老師站在講台邊,講台上堆茪@堆書。一場腥風血雨就要展開,我坐在我的位置,下意識地摸下課桌抽屜,呼出一口氣。我望荍丹b我前面的陳大文,似乎他又不是那麼令人憎恨了,我突然有一股道謝的衝動。老師在前面滔滔不絕,訴說茈L的失望,並決定按照學校規定留一本書記一個缺點作為懲罰。因為我們是甲班,老師表示更不能對我們妥協。

我現在內心並不在意老師說了什麼,我決定解開自己心中的枷鎖。我輕輕碰下陳大文的背,低聲說:「多謝。」我的心隨即卸下了沉重的大石。他其實也是個不錯的朋友,要是他是我之前想的那種圓滑的人,而不是稜角分明,我的處境便不幸了。那一天,我想了很多。

「好了,白板也擦完了,壁報板又整理好了,我們走吧。」我輕輕關上教室的門,對站在一旁的陳大文說。這個益友,雖然之前他指證了我,我亦憎恨過他,但那都是我自己造成的過錯。現在,他的正直和友善感染了我,我是真的愛他的君子言行。 ■麗澤中學 王柏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