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論語點滴:「易」字四說 變易不易

2016-09-28
■「津」就是渡口,也就是碼頭。 資料圖片■「津」就是渡口,也就是碼頭。 資料圖片

「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論語.微子》

語譯:「倘天下真的有道,我孔丘就不用出來參與改變這個世界了。」

「易」,這個字的本義,有四種說法。第一是「錫」字,字的右面是盛載錫熔液的容器,左面是另一器具的坯模;古人把熔液注入坯模之中,待其冷卻之後,就會變為另一新器具、或其配件了。錫的熔點低,故有「熔錫鑄器」的說法。第二是「蜥蜴」的「蜴」字,《說文》:「易,蜥易也,象形」,「日」是頭「勿」是蜴的身體和四足,意為「四腳蛇」,俗稱「變色龍」。第三是「晨曦的陽光」,日是太陽,「勿」是日光。第四為「日月更替」,上是日字,下面的「勿」是「月」字之誤。

錫熔點低 容易改變

上述四說雖異,但含變易、更替之意卻同。是故,貿易、交易等詞語均有「以此易彼」之意;而移風易俗、易地而處則更顯示出高層次的改變。此外,錫的熔點低、變色龍變色、晨光熹微、日月更替等全是自然現象,要變不難。故此,這個字也有「容易」之意。

易,這個字在《論語》出現過13次,多作「容易」解,如:「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為君難,為臣不易」。但卻有4次解作「變易」,其中包括:「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這裡的「易」,指的是《易經》,一部談「變易之道」的書籍。

《論語》有一則故事,話說孔子與弟子周遊列國,有一回,他們在某地迷了路,路邊見到兩個默默揮動鋤頭的農夫;於是,孔子就差子路上前問路,子路:「請問『津』(渡口)在哪兒?」誰知,他們遇上了長沮和桀溺,兩個不滿儒家的隱者,他們就趁機奚落孔子。先是長沮問:「那個在車上的人是誰?」子路說:「孔丘。」長沮:「是魯國那個孔丘嗎?」子路:「是啊!」長沮:「既然是他,『是知津也!』」長沮在這裡一語雙關地嘲諷了孔子,表面的意思是「孔子既周遊列國,到過這泵h地方,怎會不知道渡口在何處?」另外隱含了:「孔子實踐人生理想,怎會不知道人生的『渡口』?何必要來問我?」他始終沒有告訴子路「津」在何處。

之後是桀溺的接力,他問子路:「你是誰?」子路:「仲由。」桀溺:「是孔丘的門徒嗎?」子路:「是。」桀溺:「滔滔天下皆亂,『而誰以易之?』(誰人可以改變這現實世界呢?)你不如放棄跟隨孔丘,改為跟隨我們隱居吧!」

子路把這番話回報孔子,孔子悵然有感:「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意思是,倘若天下真的有道,我孔丘就不用出來參與改變這個世界了!」

改變世界 實不容易

本來,「易」的引伸意是容易,可是,《論語》這個故事,卻說出了「改變」之難。改變外在世界,真是一件千難萬難的事。把這易字引申為容易之意,真是一大諷刺!

不過,在「自然改變」和「世界改變」難易之間,還有一種說難不難、說易不易的改變,那是人自身的改變。「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論語.學而》」「賢賢易色」之意為:「把好色之性改變為尚賢之心。」這種「變易」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因為,仁心戰勝私慾,可由一己主宰。「我欲仁,斯仁至矣!」信乎?

■松睿(退休教師,閒時不休,讀書、代課、練口語,期望自己仍有餘力幫助學生進入大學。)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