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法官地位「超然」 可豁免制衡?

2017-03-17

李梓敬 深水鶧狦陪

本港法院已正式就「七警案」作出裁判,引起市民廣泛議論。就公眾最關注的量刑問題,筆者無意作出評論,我更關注的是,近日不斷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市民對案件和法官的評論,可能會構成藐視法庭罪的問題,意圖恐嚇市民對裁決噤聲。而我在網上有關質疑藐視法庭罪的言論,亦引起了一些法律界朋友的注意及爭論,故我希望撰文回應一下。

眾所周知,香港是有《藐視法庭罪條例》的,故不能隨便評論法院的裁決,更不能羞辱法官。然而,我認為這些旨在保障法官權威,限制市民言論自由的法律條例,其實值得商榷。

藐視法庭罪有違公義原則

事實上,雖然《藐視法庭罪條例》在實行普通法體系的地方並不罕見,但實際上現時已很少採用,「保留而不採用」甚至已成一種世界潮流,也有些地方會廢除《藐視法庭罪》的部分內容。例如英國便於2013年廢除了《藐視法庭罪》中的中傷法官(Scandalising the Court)行為。主張廢除有關罪行的 Lord Pannick QC 更稱利用刑事罪行,來為司法提供特別保護,不會加強,只會削弱市民對司法的尊重。(Respect for the judiciary ... is undermined rather than strengthened by the existence and use of a criminal offence which provides special protection against free speech relating to the judiciary.)

我認為,《藐視法庭罪條例》的本質是違反公義原則的。依據維珍尼亞大學法學教授Early C. Dudley的論述,在藐視法庭罪的裁決過程中,原告、受害人、裁決者之間,是出現角色重疊的,即由同一方人馬出任(the roles of victim, prosecutor and judge are dangerously commingled),這並不符合訴訟程序公義的原則。

持這種觀點的法律學者,其實並不少,可見藐視法庭罪的本質是充滿爭議的,絕不缺乏否定的理由。想一下,倘若一場球賽中,主辦單位、球證、旁證、球員都是同一人,這會是一場公平公正的比賽嗎?《藐視法庭罪條例》偏偏就有這樣的性質。

司法機關缺乏制衡值得商榷

此外,也有人認為司法機關的性質較特殊,其自我保護的能力較低,故與行政機關及立法機關比較起來,司法機關應受到更大的保障。我認為是不成立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各司其職,司法機關負責裁決,有能力控訴一人入罪,剝奪一個人的財產與自由,權力豈算弱小呢?

試想一下,本港法院對莊豐源案的判決導致了「雙非」問題的出現;終審法院裁定新移民申請綜援須居港7年的規定違憲,亦打開了新移民申領綜援的大門。可見,司法機關的裁決可以產生巨大的社會影響,倘若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應接受社會輿論的制衡,司法機關又豈能獨善其身?可以辱罵行政和立法機關,不能辱罵司法機關,是否表示司法獨大?有人說司法機關無法在政治和輿論上作出反擊,也是值得商榷的,司法界所發起的「黑衣遊行」豈非一種政治行動?

言論是一種較溫和的制衡手段,不可能丟棄。而公眾於司法機關外的評論亦不影響法官的獨立裁決,故不影響司法獨立。任由司法獨大「超然」,豁免制衡,絕不符合公眾利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