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數據生活 > 正文

【美聯觀點】從財政預算案看美國困境

2017-04-03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6日發佈2018年美國財政預算大綱,並稱此次預算的核心目標就是在不增加政府財政赤字的前提下重建美國軍事力量。這份預算案能否在國會通過仍有待新的消息。

為了讓更多投資者理解現在美國的困境,筆者由財政預算案各部分開支的佔比分析美國現在的負擔有幾重。

法定支出愈來愈多

理解聯邦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我們需要區分兩個概念,一個是「法定支出」(Mandatory Spending),一個是「可支配開支」(Discretionary Spending)。法定支出是無法削減的開支,類似我們要繳房租或房屋貸款,買醫療保險的花費。去除法定支出,剩餘下來的才是你可以自由支配的開支。附圖是《華盛頓郵報》對特朗普預算的解讀,其中「自由可支配開支」包括了國防開支。

圖中可以看出,給失業者和退休人員的社會保險、醫療保險的開支,再加上國債的利息已經佔據整個開支的73%,這些花費就是法定支出。當然,這些花費不是完全不能動,但一般狀況下不能動。應承公民的退休金要發放,醫療保險的開支在醫療法案未改之前不可減低,國債的利息更加不能不派發。隨茪H口老齡化,社會保障醫療開支愈來愈增加;如果利率上漲,新發國債的利息還要增加。餘下的錢中,還包括國防預算,國防預算也是很難削減的,今年特朗普還準備增加10%的國防預算。當我們減去上面四項,那聯邦政府實際可自由支配的開支只有不到20%。

可支配開支難增加

美國城市研究院(Urban Institute)學者Eugene Steuerle提出一個財政民主指數(Fiscal Democracy Index)來表示每年的預算中有幾大比例是聯邦政府實際可以動用的,分析由1962年到2022年過往和預測的指數。

上世紀60年代,這個指數超過60%,聯邦政府當然可以實行登月之類的大項目。不過在2015年,這個指數已經下降到20%左右。2020年以後的預期是10%以下,聯邦政府又有多大能力去實行推動經濟發展的大項目?似乎選哪個黨派上台當政皆沒什麼權力去改變支出的分配。可支配的支出愈來愈少,因為法定支出愈來愈多,尤其是社保和醫保的負擔愈來愈重。如此沉重的福利負擔,聯邦政府又有多大能力通過財政措施去推動經濟發展?這個問題值得所有投資者去思考。■美聯金融集團業務經理 郭建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