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光影話】金像獎以外的滄海遺珠

2017-04-21
■《七月與安生》劇照。■《七月與安生》劇照。

雖然金像獎賽果早已塵埃落定,每座金像女神亦跟其所屬主人回家去了。但競賽就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一位得獎人高興就意味茈|位落選者失意。本屆金像獎除了擁抱新世代外,更是擁抱本土電影。《樹大招風》、《一念無明》、《點五步》都是本土味甚濃的電影作品,唯獨就是犧牲了《七月與安生》。

其實《七月與安生》賽前被視為大熱之一,因為它是本屆得到最多提名的電影,共十二個獎項提名,但最後卻只奪得「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一獎,可謂名落孫山,對監製陳可辛、導演曾國祥,以及專程來港出席金像獎的周冬雨,可能難掩失望。觀乎金像獎歷史,文藝愛情小品從來都不佔有很大優勢,像當年張婉婷執導的《玻璃之城》,同樣是當屆金像獎最多提名的電影,但最後只贏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一獎,情況跟今年的《七月與安生》差不多。

同樣地輸獎項贏掌聲的卻有《骨妹》,最佳女配角廖子妤輸給金燕玲無可厚非,畢竟實力太強;最佳新演員余香凝也不敵胡子彤,這個可說輸給了局勢,在「最佳新演員」一環中,佔有年輕陽光氣息的《點五步》先勝其印象分,但廖子妤、余香凝這兩個名字,相信經過金像獎也贏得不少業界前輩的印象。

透過金像獎而令人關注的,還有一眾紀錄片,今屆候選作品中的《海報師》、《少年滋味》和《亂世備忘》也是具質素的紀錄片作品,但無疑在一眾「大片」當道的形勢下,紀錄片衝擊獎項的機會的確很微,據知金像獎有見及此,正計劃像奧斯卡、金馬獎一樣,增設「最佳紀錄片」獎,若果事成,相信會有更多導演開拍紀錄片類型作品,選擇增加了,影迷之福也。■文︰艾力、紀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