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反對派鼓吹重啟政改企圖一箭三雕

2017-04-24

楊志強 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 資深評論員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上周六在京出席「紀念香港回歸20周年研討會」時表示:「總不能未來5年把時間都放在政改上,不解決住房問題、不解決經濟問題,全力搞政改?你們覺得可以嗎?」民主黨涂謹申顛倒黑白指,基本法寫明香港要落實普選,若不能重ㄛF改,等同中央未能履行對香港及國際社會的承諾云云。昨日部分反對派發起遊行,反對「小圈子選舉」。社民連梁國雄更揚言,社會要和解,首先要由香港人能擁有普選權開始。反對派現在鼓吹重啟政改是企圖一箭三雕:一是賊喊捉賊,企圖推翻人大「8.31」決定,推卸扼殺香港普選的歷史責任;二是企圖進一步撕裂社會,令香港陷於政制爭拗不能自拔;三是妄圖令香港重蹈中東內亂和動盪的覆轍,讓外部勢力的政治代理人在亂中奪權。但這些企圖注定不能得逞。 

回歸20年以來,香港一直都為政改問題爭吵不休,政治爭拗趨於白熱化。2014年還爆發持續79天的非法「佔中」,令整個社會動盪不安。撕裂香港社會莫過於「佔中」,反對派策動的「佔中」打茠夾「真普選」的幌子,衝擊香港法治根基,破壞社會安寧,煽動暴民政治,引發香港社會內部撕裂、分化以至相互仇視,造成社會巨大裂痕。「佔中」搞手企圖逼迫全國人大常委會收回對香港政改的決定,挑戰中央主權、挑戰「一國兩制」,其底牌是搞「港獨」。

千方百計推卸撕裂社會的責任

2015年反對派議員綑綁否決特區政府依據基本法和人大「8.31」決定提出的特首普選方案,令中央、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為香港普選所付出的努力和心血付諸東流,反對派成為扼殺香港普選的歷史罪人。反對派否決普選方案,與「佔中」的目的一脈相承。

反對派現在又來鼓吹重啟政改,要改變人大「8.31」決定,其目的不外是要推卸責任,挑起政治爭拗。反對派打茠夾民主的幌子反民主,打茠夾普選的幌子扼殺普選,講一套、做一套,自己撕裂社會,卻千方百計推卸他們撕裂社會的責任。

王振民表示,香港過去花費多年時間處理政改,都未能成功,反對的人永遠都在反對。「總不能把時間都放在政改上,如果啟動政改,其他方面的事務就無法推動。」

鼓吹重啟政改圖再掀政爭

反對派鼓吹重啟政改,實質是企圖推翻人大「8.31」決定,意圖在香港掀起新一輪政爭,進一步撕裂社會,挑撥中央和港人的矛盾,將政制問題的爭議長期化,令香港陷於政制爭拗不能自拔,繼續錯失機遇,蹉跎歲月。 

擾攘多年的政改爭拗使香港蹉跎歲月,「香港速度」這四個字,過去的意思是「快」;近年這四個字的意思是「慢」。反對派借政改爭拗浪費機會,香港經濟發展龜速,香港有多少時間和機會可以被不斷浪費?

在2015年,香港經歷兩年多的討論、爭議甚至騷亂,付出巨大的社會成本之後,特區政府已提出合乎基本法和香港實際的最好普選方案,卻被反對派否決。顯然,現在和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找不到任何重啟政改的理由。

政改用了20多個月的長時間,正如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所言,不但沒有令真理愈辯愈明,反而社會被撕裂,呈現兩極化,社會不斷內耗,致令社會秩序及法治受損。筆者認為,香港必須跳脫出這個惡性循環的怪圈,重新出發。

難道希望香港重蹈中東覆轍?

美國等西方國家迫使一些國家照搬西方的普選模式,為的是企圖以政權更迭方式扶植親美政權。一些國家如埃及、突尼斯、利比亞、泰國和烏克蘭,就因照搬西方的普選模式,造成國內紛爭不斷,社會矛盾加劇,經濟瀕臨崩潰。

實際上,美國也高度介入香港普選問題。美國政治智庫「Land Destroyer」的研究員卡塔盧奇揭露,「佔中」的「劇本」在華盛頓撰寫,這場行動在示威者真正上街參與前幾個月,已在美國的干預下計劃好。卡塔盧奇指,「佔中」真正目的並非讓香港人獲得真普選,而是將「佔中」背後、由外國勢力支持的政治陰謀集團,送上權力位置,實現將香港軟性殖民化,進一步分裂中國。「佔中」之後,2015年反對派否決政改方案、2017年特首選舉,美國亦高度介入和干預,目的亦是要阻止香港民主在基本法軌道上發展,並將美國支持的政治代理人送上權力位置。

正如王振民指出:「中東一些國家搞普選,結果造成了內亂、產生大量難民,難道希望香港也這樣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