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以大視野看大灣區

2017-04-21

楊云 時事評論員

行政長官梁振英率團前往粵港澳大灣區廣東省6個城市考察。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3月初的全國人大會議宣讀《政府工作報告》時,提到「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其後,林鄭月娥成功當選新一任特首,國務院正式任命時亦提到「促進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 大灣區近期成為香港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

有趣的是,一些朋友談到「大灣區」,口吻像電影《國產凌凌漆》中羅家英對周星馳所說的那句經典對白︰「國家終於有任務畀你」。在他們眼中,對「大灣區」很陌生,如今出現在政府的工作報告中,自然感覺是中央給予香港的「任務」,對於香港,剩下的就是「接受」與「完成」。這種心態,不難理解,然而我們可以將視野開拓一點,看清「大灣區」對香港的三層意義,將是另一種心態。

「大灣區」對香港有三層意義

先從最切身的土地問題說起。大灣區的發展與我們面對的深層次矛盾息息相關。房屋供不應求、人口老化、社會流動不足、產業結構單一,這些大家最關心的民生問題,其基礎都涉及「發展」問題。香港作為一個發展成熟的城市,逐漸面對發展空間不足的挑戰,而同時出現不少城市老化帶來的難題。一般而言,要應對發展空間不足,大多城市都會採取向外擴張、填海造地的策略,以增加城市的容量。以大家經常提及的新加坡為例,由當初只有約580平方公里的面積,不斷填海造地至約714平方公里,而且其未來規劃亦會繼續造地,以擴大容量。

反觀香港,郊野公園土地「神聖不可侵犯」,填海亦經常引起爭議,在多番折騰後,白白錯失了不少時間,深層次矛盾愈積愈深。如今適逢「大灣區」發展,正好去思考,我們除了繼續自己造地外,善用鄰近地區的土地資源,紓緩香港內部的土地壓力,這策略就有如澳門跟珠海橫琴的關係,值得香港借鏡。

第二層意義,是有關香港的長遠競爭力。香港要保持國際城市的地位,必須要維持競爭力。惟現實是,香港近年面對愈來愈激烈的競爭。「競爭」主要有兩個方向︰一個是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競爭,近年最令人關注的對手自然是新加坡;另一個是與內地主要城市的競爭,尤其是鄰近的廣州、深圳。

「大灣區」戰略對於香港而言,一方面能透過與周邊城市的聯動,加強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的妙處在於將香港與廣州、深圳等城市置於同一陣營之中,由「對手」轉為「戰友」,發揮優勢互補。尤其是未來的「競爭」的規模將由「城市」轉向「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2015年的GDP約1.4萬億美元,超過三藩市灣區兩倍,接近紐約灣區,灣區的城市發展潛力尚未完全開發,未來的「城市群」競爭力值得期待。

最後一層,亦是最重要的意義,就是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及核心價值。有人對「大灣區」提出質疑,認為香港的核心價值會在與內地融合的過程中被侵蝕。這種觀點正反映論者視野的偏狹。香港回歸了將近20年,國家在這段期間全速發展,但香港步伐緩慢,事實上香港對於國家的重要性,最起碼在經濟層面已今非昔比。「大灣區」的戰略思維,是劍指國際市場,配合「一帶一路」,當中所需要的,正是香港的強項。在「大灣區」的發展中,香港的法治制度、專業服務正可大展拳腳,這正是香港核心價值重要性的彰顯。

「大灣區」是大機遇

通過認識這三層意義,我們就會發現「大灣區」,不是任務,而是機會。

近年,「本土主義」興起,「本土」的原意是愛香港,不是壞事,然而時下流行的「本土」被人騎劫,「劃地自限」的風氣瀰漫,一葉蔽目,視野難免狹隘,形成「小香港」的心態。「本土」應該是要用「大視野」,成就「大香港」。

對於「大灣區」,不應以「香港為國家效力」的心態看待,而是從兩地互利雙贏合作出發,主動為香港創造更大發展空間。未來「大灣區」的討論可能面對「政治化」的狙擊,成為政客製造政爭的話柄,但筆者相信,只要我們有「大視野」,足以化解政客狹隘的內鬥思維,共同謀求香港的大發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