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透視眼 > 正文

【港文化港故事】傳記談雅事 金庸與醬油畫

2017-05-08

但凡重要的人,都會有人為他寫傳記,記錄生平,考據家世。透過傳記,我們對這些人有更全面而深刻的了解。查良鏞(金庸)是當代文壇重量級人馬,他的生平事跡都是傳記作者整理、查考的對象,而讀者也希望能從中窺探到底什麼樣的背景與人生經歷,才能蘊育與成就這位一代武俠小說宗師。

金庸新傳記 「有圖有真相」

金庸傳記之多,也是文壇奇事。粗略計算,已經出版的「金庸傳」竟然多達8種;探求金庸與《明報》的關係,又或是只記錄金庸與朋友交遊關係的著作,尚未計算在內。最近又有新書面世:《亦狂亦俠亦溫文 金庸的光影片段》,以半傳記形式,記錄這60年來金庸與香港報業、武俠小說與影視事業的種種片段。這書與前述8種金庸傳最不同的地方,是全書用了「有圖有真相」方式,為金庸人生各個重要階段找到許多非常珍貴的圖片,作為佐證。

以隨書附送的復刻本《峨嵋影片公司三周年紀念畫冊》為例,這書印於1961年,當時金庸的《書劍恩仇錄》、《碧血劍》、《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已拍成電影。從畫冊中的相片及圖片說明顯示,金庸與電影公司人員商討角色造型,可見金庸對電影有一定程度的參與。

此外,更復刻了創刊號(1959年5月20日)的《明報》。

雖然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已展出這份報紙,但只能看到第一頁,《亦》書則收錄刊載了整份4頁的創刊號《明報》,字體清晰可見,實在是非常罕有而重要的文獻。

網上有一篇文章《兩個老頭:金庸與黃永玉》,提及金庸與中央美術學院黃永玉教授年輕時在香港吃飯忘了帶錢付賬的一樁「雅事」。

說是雅事,那是因為兩人雖然忘了帶錢,但黃永玉對荂u飯館裡飼養的熱帶魚畫了一張速寫,用手指頭蘸蚋瑼o抹在畫上,算是茼漶v。黃畫完後,金庸打電話給葉靈鳳(香港著名文學家,其時在《星島日報》工作);葉來到餐館預付稿費讓二人結賬,黃也把畫交給了葉帶走。

文章這段與「醬油畫」有關的趣事,其實是《新晚報》總編輯羅孚講的。上一代的名人軼事,後生晚輩通常只能從長輩口中得知,又或透過報章書籍窺見一鱗半爪。然而,真相如何,卻往往無從查考。

《亦》書的作者吳貴龍,本身是收藏家,多年來不但蒐集了許多與金庸有關的文獻,作為史料,還抱持史家的精神,努力追求真相。

這段「醬油畫」的故事,經他多方打聽,終於找到了畫的下落,現在已歸鑪峰雅集會長羅琅所有。吳徵得羅的同意,畫才重現於世,讓讀者得見。

原來在1986年時,這畫又回到了黃永玉手上,於是黃在「作品上題字講述該畫誕生的始末及補蓋印鑑確認」。

就因為吳找到這幅畫,羅孚提到的這段雅事,終於得以證實。《亦狂亦俠亦溫文-金庸的光影片段》,確實為金庸的傳記打開了新的一頁。(標題和小題為編者所加)

■邱健恩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

學院網址:www.cuscshd.hk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