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誰願當自毀的藍鯨

2017-05-17

王偉傑 新思維執委暨教育政策發言人

最近從俄羅斯興起的自殺網絡遊戲「藍鯨」,因誘導兒童和青少年作出自毀行為引起世界各地的廣泛關注,香港的社交媒體亦陸續傳出有個別學生跟隨遊戲的指引作出自殘行為。究竟是甚麼因素令我們的「未來主人翁」不堪一擊,甘願忍受皮肉之痛,甚至毅然走上自毀之路?

藍鯨是地球上現存體形最大的動物,理應在海洋上所向披靡。然而,當藍鯨遇上柔軟的沙質海底,發射出的超聲波難以傳回接收系統時,牠們便會驚惶失措,頓覺自己走上絕境,難逃擱淺自盡的厄運。身處這個混沌時代的年輕人又何嘗不是像藍鯨般擁有相同遭遇?

沉醉於虛擬的互聯網世界缺少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在學業上表現突出的一群,無休止地被師長父母再三催迫,唯恐未能更上一層樓便會淪為輸家;在學業上稍遜的一族,會被標籤為不思進取的失敗者,從此便跟錦繡前程絕緣。在這種強者只可繼續拚命追,弱者只得繼續沉淪的洪流下,藍鯨的悲慘遭遇更容易引起青少年「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共鳴,一幕幕年少輕生的慘劇只會在世界各地不斷上演。

癥結在於欠缺對生命應有的尊重

奮發向上是爭取成功的不二法門,汰弱留強也是自古以來的叢林法則,但由半熟的青少年蛻變為老練的成年需要的不只是千篇一律的說教,而是陪伴他們「破繭而出」的同行者。倘若家長能聚焦他們子女的日常行為而非一張沒有血肉的成績單,師長關注學生的個人成長多於功課是否交齊交妥,學校蚨簹漪O畢業生是否能發展出一個完整人格而非入讀大學率的比拚,教育當局能貼地的跟教育營辦者緊密聯繫而非倚賴一堆堆冷冰冰的數字,我們的下一代又怎會忍心拋下愛錫他們的家長、關心他們的師長、尊重他們的學校及視他們為瑰寶的社會?

研發「藍鯨」的始作俑者雖然已經被繩之以法,但這些死亡遊戲卻仍然像病毒般傳播向世界各地。雷厲風行的執法行動對於打擊這些教唆自殺的遊戲固然能暫收阻嚇之用,但問題的癥結所在卻是現今世代的人(不只局限於年輕人),欠缺對生命應有的尊重。「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打工一族為了事業不分晝夜地拚命,將自己的健康及家庭押上也在所不惜;企業家為賺盡每一分錢將大自然的資源搾乾剝盡亦面不改容,試問在這種氛圍下宣揚生命教育豈非對生命開了一個大玩笑?

歸根究底,青少年因網上瘋傳自殺遊戲而踏上自毀之路只是一個表象,背後其實映射出社會上普遍欠缺對生命應有的尊重。筆者寄望各位能從今天開始好好的愛惜自己,讓這份「愛自己」的正能量不留痕跡地感染身邊的人,鼓吹厭世的思想亦會逐漸找不到萌芽的土壤。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