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鬼魅時尚》奧利維亞阿薩耶斯:用電影探索情感的矛盾

2017-06-02
■法國導演奧利維亞阿薩耶斯解構《鬼魅時尚》。■法國導演奧利維亞阿薩耶斯解構《鬼魅時尚》。

憑藉新作《鬼魅時尚》(Personal Shopper)斬獲康城最佳導演獎的法國導演奧利維亞阿薩耶斯(Olivier Assayas),早前攜同電影親臨香港,與觀眾作交流。《鬼魅時尚》集靈異、驚慄、懸疑於一身,姬絲汀史超域施展渾身解數,演繹擁有陰陽眼的時裝採購員。■文、攝︰唐娜

阿薩耶斯在早前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中談及故事靈感的來源:「角色是故事的第一個靈感,這位被枯燥工作所束縛的女性,承受茈肮§a給她的壓力,而她的內心世界是更精彩的。她太孤獨了,因此她沉浸在與自己的對話中,有時候我們身邊發生的事情是我們內心的一種投射。」

姬絲汀史超域獲讚優秀

姬絲汀史超域在片中貢獻出精彩的演出,阿薩耶斯表示這個角色一開始就基本確定是由姬絲汀史超域飾演,他認為她亦是這部電影的靈感之一:「演員的不確定性很強,但當我在構思這個故事的時候,姬絲汀史超域就在我腦海裡了。她是一位傑出的演員,我們的關係是一種具有創造性的關係,不僅僅是導演和演員的關係。她是這部電影裡很有創造力的一部分。我也挺確信她會想來參演。」阿薩耶斯也對姬絲汀史超域在自己作品裡的表現給出了評價:「她向來是一位優秀的演員,只是我在我的作品裡挖掘了她不同的一面。在我的電影裡,她更像是她自己,更加自然,表達出了我所想表達的。」

姬絲汀史超域在片中飾演的「時尚採購員」,穿梭在華服與昂貴的首飾之間,探索茼菑v的內心與這個世界的關係。談及為何將角色的職業設置成「時尚採購員」時,阿薩耶斯表示:「這並不是她真正意義上的工作,這只是她在巴黎謀生的一種方式,是一種暫時性的事物。我喜歡讓這個角色在時尚領域工作的設定,因為在時尚領域,你不用會說法語,因此對於女主角這個角色而言,是很容易進入這個行業甚至成為專家的。並且我希望她有一份讓她覺得矛盾的工作,她不喜歡這份工作因為這份無法令她滿足,但是同時,這又是非常具有藝術性的工作;最終,從自我重塑的意義上來講,她找到了某種關聯,時尚為此提供了線索。」

對於影片中的靈異元素,導演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認為我們確實和已故之人有茯Y種對話,具體情況視乎個人,但我們確實被一些未知的存在包圍荂C」阿薩耶斯本身想探討的問題,並不是電影裡究竟是否有鬼魂存在,而更多是關於角色自己內心裡關於未來、自身和願望的疑問,答案在角色自己心裡,也在觀眾自己心裡。

每部作品會有批評表揚

阿薩耶斯另一獲獎作品《豺狼卡洛斯》亦於電影節登場,此恐怖分子的史詩式傳記為其最具氣魄的傑作。對於他本人而言,《豺狼卡洛斯》也有特殊的意義。他說:「本身是一個很複雜的故事,電視劇的資助讓我有更多空間來進行創作,寫作這個劇本需要花大量時間,在歷史的角度需要非常精準,不能對觀眾造成誤導。因此從這種意義上來說,這個劇本比其他劇本創作難度更大。」

以前曾是影評人的阿薩耶斯,認為撰稿就是他的電影學校,而導演是寫作的延伸。由於作品風格多變,許多人認為阿薩耶斯沒有特定的流派,導演本身亦認為:「作品的流派對於我個人而言沒有太大的意義,我只是一個講述者,我用觀眾可以感知的方式去講述一個故事。我的作品很多都是關於這個世界的複雜性以及人類情感的複雜性,我認為人類的情感是矛盾的,其實比我們平時看到電影裡的情感更加矛盾。」相較於劇本創作的創造性,他認為籌備拍攝的過程會比較枯燥:「我享受電影創作的每一個過程,但籌備拍攝的過程有時候會比較令人沮喪,因為需要做很多技術性的工作,你需要想清楚你要怎樣操作,這是一個非常重要、有創造性的過程,會讓你覺得事情沒有進展。」

在完成作品以後,阿薩耶斯並不會特別在意收到的批評和表揚,他把完成的作品比喻成離家的孩子,說道:「每一部電影或多或少都會收到批評和表揚,我覺得這些對於我的電影的評價並不是那麼重要,我這麼說意思不是我不尊重這些評價,相反,我十分尊重這些評價,但實際上當我把作品完成之後,我更多的心思就放在下一部作品上了。就像你是一個家長,你的子女離家之後,結識了各種各樣的朋友或敵人,你不用和這些人打交道的。」

法國電影工業根基深厚

作為一位法國導演,阿薩耶斯認為法國電影創作環境很健康,這給他的創作提供了不少的自由,他形容道:「法國電影工業根基深厚,資金支持令其獨具優勢,對於年輕導演的實驗性創作,政府也有許多扶持。」雖然在法國進行創作,但阿薩耶斯非常欣賞亞洲的導演,他曾經拍攝了一部關於侯孝賢的紀錄片,他也表示侯孝賢是他最喜歡的亞洲導演之一,他開玩笑說:「侯孝賢應當多拍一些作品。」這位法國大師級導演與亞洲電影的緣分看來還十分深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