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從馬鑒到馬臨

2017-10-23

--兼通文理心懷家國的傑出學人

許 楨 資深評論員

日前,香港中文大學第二任校長馬臨教授辭世。馬教授的離去,倍讓人感念中大草創之苦、先輩熱誠之切;半世紀過去,中大才有今天在諸領域的成績。中大之根源,固在南來學者;及至今天,該校除培養香港學生外,亦成為兩岸年輕人求學問道首選之一。

從馬鑒教授到馬臨教授,兼通文理、學貫中西,始終心懷家國的馬門多傑,其教研生涯每每展現香港在中國現代化的獨特角色。在過去百年不變,在今後,也大有香港諸大學、諸學者充分發揮的空間。這一切,只視乎我輩的視野與胸懷。

馬鑒教授是香港大學中文系主任,筆者在該系度過了5年,完成了本科以及頭一個碩士研究。在西式大學當中,港大中文系成立甚早,至今已90載。因此,早期西方漢學的痕跡明顯,文、史、哲不分家之餘,戰後陸續引入涉及當代政治、文化、社會的課程。名為中文系,實質起茪什磟膍s院的作用。再加上當時屬學院制,筆者有幸可從地理、歷史、美術學系,甚或跨院到社科院選修經濟、社會學系的相關課程。

可以說,以中文系為核心,20年前,港大生可以透過課程的有機組合,從多學科、多角度認識古今中國,以作為學業、事業的基礎。在當時的西式大學當中,同類條件並不多見。直到今天,筆者仍相信,能夠近距離認識中國大陸,並充分掌握西方知識、訊息,仍是香港、香港人賴以為生之道。問題只在於,我們是否充分認知並發揮自身優勢,多用、善用特殊地緣、血緣聯繫。

從馬鑒教授到其子馬臨,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學界從傳統走向世界的身影,這本屬於近現代學術史的重大轉折,也預示這個古老民族的社會文化變革前景。

除馬臨教授外,像錢學森等一眾大家,也是出身江浙書香門第,再負笈歐美的物理學家、生物學家。當然,所謂實業救國,也不限於從文到理。

由傳統詩書禮樂轉入社會科學,尤其是從事國際關係、國際法的江浙前賢亦不少。顧維鈞固屬其一,文學大家查良鏞南來前,亦以當外交家為求學目標及志業。「蘇南-浙東」不只是明清以來物阜民豐、膏腴之地,文化鼎盛之餘,也因為科舉之盛,而有讀書救國、入仕濟世的傳統。從人文學科到理學、工程學、社會科學、國際關係的轉易,也是因圖強扶弱的中國時勢所需。

過去一個半世紀以來,一直扮演中西橋樑的香港,成為馬鑒、馬臨學術、事業與人生歸宿,也就不足為奇。順帶一提,學界多知道馬臨教授為英皇書院舊生,其實在此之前,馬教授在嶺英中學就讀。嶺英中學由史丹福大學博士洪高煌所創,洪氏於內地任嶺南、培英兩中學校長。南來後,於銅鑼灣利園山創立新校,以嶺英名之為念。台灣作家許地山、馬鑒教授,亦參與該校創立。無論從源與流觀之,香港教育界實屬中國現代化過程中尤值了解、研究與深思的重要部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