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大地 > 正文

重慶最老搬運工「退休」 山城「棒棒軍」漸行漸遠

2017-11-08
■唐永柏在菜園壩火車站,感慨萬千。香港文匯報重慶傳真■唐永柏在菜園壩火車站,感慨萬千。香港文匯報重慶傳真

「棒棒軍」是對重慶街頭搬運工的稱呼,其名字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開始流行起來,因名字既形象又通俗,很快被重慶人接納,也成為山城的文化符號。隨荌秈硒帤峟x「退役」和交通運輸方式改變,棒棒軍這頗具時代特徵的職業已開始走向消失。近日,76歲的「重慶最老棒棒」唐永柏決定「退休」回老家。過去15年,他一直待在重慶菜園壩火車站,背一根竹棒謀生。■香港文匯報記者 孟冰 重慶報道

十多年前,唐永柏剛離開家來重慶,在重慶菜園壩火車站幫做地毯生意的批發商搬運發貨,這樣過了八年,直到一捆一百斤的地毯他實在搬不動了,才又扛荋帤峔鴩悖蜃遄A幫人挑行李,成為「野棒棒」。按行話,有固定僱主的叫「家棒棒」,四處攬活的叫「野棒棒」。當棒棒15年,生意都是看運氣。運氣好,一天有五六十元,運氣不好,就二三十元。他一眼就能看出來車站旅客哪些需要棒棒,也很清楚從北京、哈爾濱開過來的車,旅客行李往往更多。

利薄辛苦 卻不捨棒棒生涯

累的時候,唐永柏常在火車站一家快餐店休息,但他從來沒在這裡吃過飯,「一頓普通的就要二十幾塊」。

吃飯的花銷,他每天計算得很準確,早上3元,中午5元,可以吃肉,晚上吃麵5元,是他的固定選擇。

從繁華的街道往山上走,有幾棟老舊的磚瓦房,唐永柏就住在這裡,每月90元,與三人合租一個小房間,每晚幾人擠在一起看17英吋的老式電視,是他們最開心的事情。

離開山城前一天,唐永柏見到熟人就打招呼,「明天就回去了」,他說過兩三年再來重慶看看。他的熟人不多,都集中在車站附近,同樣是扛荋帤峈煽X個上了年紀的人。在重慶最後一天,他沒有閒下來,上午幫人搬兩趟箱子,掙了20元錢,下午幫人扛了個口袋,掙了5元錢。他把5元錢攥在手裡很久,在廣場又轉了一圈,棒棒生涯就此結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