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香港法治在新一年堅穩前行

2018-01-15

何君堯 立法會議員

法治一直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在「一國兩制」的運作下,法治水平得到了維護。眼下,香港進入了新的法律年度, 雖然依舊面臨茞釵h挑戰和考驗,但只要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繼續堅決捍衛和維護法治,相信香港法治水平會繼續在堅穩中前行,筆者對香港未來的法治充滿信心。

回顧過去,有不少聲音認為香港的法治受到威脅,筆者不敢苟同。香港回歸祖國20年,實踐已經證明,「一國兩制」是香港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而基本法是落實「一國兩制」的憲制性文件,當中必然糅合兩制的元素。基本法第158條列明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釋法權利,若兩地法律有衝突時,亦會以全國人大常委會為依歸。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有需要時進行審議或詮釋香港的基本法,無論從法律條文角度,或是普通法判例的角度,都是合情合理的。

事實上,從多次審議和釋法的經驗來看,人大常委會對於香港法治其實相當尊重。港人應該以客觀理性的角度來看待這一問題,不應該危言聳聽,把中央的參與視為破壞「一國兩制」,或是大陸法制凌駕了香港的普通法。正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2018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中所言,大家必須正確了解這兩種不通法制的差異,真誠交換意見,同心同德,方能作出客觀分析和解決有爭議的法律問題。

評論法律判決須有理有據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詞時認為,「一國兩制」下,普通法制度正在香港正常運作並持續發揮功效。他在致詞中提及法庭運作透明度、正確理解並評論法院工作的重要性以及提高法官退休年齡等,筆者基本上認同。

基本法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並獲賦「獨立審判權」。即有獨立的司法機構,並獲賦予權力,行使法律以裁決糾紛,作出可被強制執行的判決的權力。司法機構肩負重任,它的工作也具透明度,讓公眾人士有權利對法庭、法官和司法機構作出有理可據的評論。

然而,近年來,部分民眾會因一些涉及政治性的問題過度敏感而變得情緒化,以至對法官作出猛烈批評,並要求設立司法監察組織,以確保判決公平。這情況在一些備受關注的案件中尤其明顯,部分聲音不是說「法治已死」,就是對法官進行言語批評,對香港的司法機構產生一定的傷害。筆者認為,民眾針對司法機構的正面評價或批評都必須有理有據,任何對法治的無理批評都不會給社會帶來任何好處。為平衡社會上不同的意見和利益,在未設立司法監察組織之前,司法機構可進一步提升審訊的透明度,可將法庭公開審訊案件進行公開廣播,此等做法不單更鞏固了獨立審判權,亦加強透明度和公眾人物參與監察司法工作。

至於解決司法機構法官人手不足方面,馬道立首席法官在致詞中建議提高各級法院法官退休年齡,包括裁判官的退休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區域法院法官的任期可延長至65歲以上等。筆者認為,香港司法機構應增加更多的資源,在提高法官退休年齡的同時,吸納更多法律專業人才成為法官,確保司法機構有足夠人手審理案件,相信會給香港的法治帶來實際裨益。

望社會關注鄭若驊工作表現

在今年新的法律年度裡,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因房屋僭建問題,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而筆者認為公眾可以用更理性的態度作出批評,而不是上綱上線,用政治化的眼光看待這一問題。

事實上,僭建問題困擾港人已久,一些屋宇在出售時就存在相關問題,而買入已有僭建物的物業並不犯法。鄭若驊本人亦公開表明,購入物業時已是「現有狀況」,目前還未有證據證明司長犯了任何罪行,不應妄下結論。

當然,作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應及時反思過失,最好的拆解之法,就是開誠佈公,盡量清楚地向公眾交代,並且修正僭建問題,盡快清拆所有的僭建物,負應負的責任,以免繼續受公眾質疑。

撇除這次事件,鄭若驊其實有不少優點:她是一個正直,有能力的專業律師,她享譽國際的仲裁專長,將會協助她處理好一些具有爭議的法律議題,包括「一地兩檢」立法事宜。相信她能勝任律政司司長職務,亦能夠維護好香港法治。對此,僭建風波不應影響鄭若驊未來履行職責,公眾應以包容心對待,給予她時間和空間處理,將目光放在她未來的工作表現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