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勸大狀小朋友莫再玩法律泥沙了

2018-01-27

黃熾華

《文匯報》1月25日的論壇版刊登了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大律師馬恩國題為《戴ㄚ銗D席不代表我》的文章,文章寫得很好!是的,當選主席的戴ㄚ鉿b1,400選民中只得620票即未及半數(僅44﹪),怎能代表香港全部大律師呢?號稱「人權大狀」、曾多次代表反對派人士打官司的戴ㄚ銂磳隉A他之前有數次與中央人士有交流,「關係」不錯云云;而當選執委的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在港台表示:做大律師不能「揀客」,也不擔心戴氏與中央交流、溝通,因為他相信內地當權者不是「小朋友玩泥沙」。戴、陳的言論除了自我感覺「良好」,更夜郎自大放肆地將自己當「大人」,誣衊中央領導是「小朋友」,若不依洋大狀的法律解釋就是「玩泥沙」。但事實證明,將法律當泥沙玩的正是大律師公會中的某些「御用」大律師,真是賊喊捉賊!

證據之一,戴ㄚ銧翱偃QDQ的梁仲恆、游蕙禎當辯護律師,亦即無視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替梁、游的分裂中國、鼓吹「港獨」言行辯護,玩弄法律,結果失敗了;他還曾替老太婆盧少蘭挑戰「領匯」(今領展)上市,阻止一間公司發展,繼續失敗;公民黨某洋大狀教唆東涌朱婆婆打港珠澳大橋施工「司法覆核」,妄圖阻撓香港乘搭國家經濟飛躍快車,也失敗了;2014年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等人鼓吹「違法達義」煽惑青年學生違法「佔中」,當時有不少「御用律師」坐場支持違法,又失敗了。

證據之二,就是某些「御用」大狀不尊重中國憲法,與中央、全中國人民唱對台戲。憲法對全黨全國人民、特別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都有茩咫j和特殊的現實意義,我們堅決擁護、支持!可是,大律師公會某些頭頭卻將普通法凌駕於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之上。洋律師時至今日仍不知香港已回歸中國,實行「一國兩制」乃國家憲法的規定,「兩制」是在遵守「一國」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前提、原則下在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某洋大狀至今不識「一國」和憲法的「真面目」,只緣身在殖民主義夢幻的山中,故一廂情願要用普通法與國家憲法抗衡並「代替」香港基本法,這不是小孩在玩法律泥沙嗎?

對中國憲法認識如「小學雞」

證據之三,是他們對法律的刻舟求劍和膠柱鼓瑟。眾所周知:其一,他們奉為治港「圭臬」的「普通法」起自中世紀英格蘭制定的法律,至今已逾300多年,而香港已回歸中國20年,當然以國家憲法為根本和以基本法治港;其二,即便基本法第八條規定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等予以保留,也只是為了照顧香港沿用的審判法例,絕非以普通法代替香港基本法和國家憲法。否則,普通法和基本法沒條文處理「港獨」,豈非就可以放任、姑息?何況,普通法可以保留,也是由基本法規定的;而基本法又是以全國最高憲法精神而制定,國家憲法是根、是源、是本,普通法是流、是支、是從,倒末為本,玩法律泥沙是何用心?

證據之四,某前律師公會主席否定人大常委會關於在高鐵西九站實行「一地兩檢」決定,誣為「缺乏法律基礎」。對中國憲法認識如「小學雞」,因為他不讀中國憲法。不知憲法第67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的21條憲制權力首1、2條就是「解釋憲法、監督憲法的實施」和「制定和修改除應當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也不懂基本法第158條規定人大常委會有權解釋基本法,故不理解人大常委會決定「一地兩檢」是一言九鼎的憲制決定。

大律師公會中某些人是法律的代表和「守護神」嗎?不,他們是法律「小學雞」。故我們奉勸洋大狀中的「小朋友」們別再玩「法律泥沙」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