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饒荷」千變 香留人間

2018-02-07
■饒宗頤作最後一次公開示範其書法及題詞,不過他笑言,閒時自己在家仍會繼續畫畫及寫書法。 資料圖片■饒宗頤作最後一次公開示範其書法及題詞,不過他笑言,閒時自己在家仍會繼續畫畫及寫書法。 資料圖片

中國國學巨擘饒宗頤昨晨在香港家中去世,享嵩壽101歲的饒公是香港的傳奇人物,余秋雨稱這位漢學泰斗為「整個亞洲文化的驕傲!只要香港有饒公,就不能算文化沙漠。」饒公不僅用一輩子研究治華夏之學,被冠譽「業精六學,才備九能」,饒公的筆下的「詩 書 畫」亦是俠骨柔情,書法不囿於風格,獨創甲骨古文書法,是開宗派的大家;而繪畫則是絢麗古樸兼有,變化多端,大膽創新成就「饒荷」風格。他的書畫之作在拍場成為當代書畫藝術的價格標的,他對香港公共文化事從不假辭地聞善必躬親。對於饒公的長辭,文化藝術界眾士莫不唏噓咨嗟「香港之寶」今逝去,寧不哀哉。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夢薇 張岳悅 朱慧恩 陳添浚

親眼看過饒公的書和畫,才能知道筆道之中,蘊含的不僅是手上的功夫,亦有他的人格和為學的脾性。饒宗頤文化館名譽館長陳萬雄說,饒宗頤的書畫有荋X個特點。他的藝術有深厚的學者氣息;他的書畫創新性很強;「很多人專精一項,他的字體和畫風卻有很多不同的方向,更開創了西北宗畫風。」再而,他的書畫突破了東西文化的壁壘。「有些人在中國的大地上可以很有創作的激情,到了外國卻沒有了。饒公不同,他可以用中國筆法畫外國山水,用中國詩句吟誦世界風光,這在學者、文學家或藝術家中都是少見。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他可算是曠世奇才。」

上海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晁玉奎也認為驕人的藝術奇葩,必然植根於豐厚肥沃的土壤,「饒公在當今書壇之所以能堪稱巨擘,與他豐富的國學修養,對書法藝術不斷地探索追求、不斷臨池、精心鑽研是分不開的。」他看畢饒公的書法作品,對他如何處理好古與今、學與創,書內與書外有很大的啟發。

學藝雙攜將學問融入書畫

如果說饒宗頤在技法上已經從心所欲不逾矩,他的性情與人生觀,也圓通無礙地融在畫中,因熟悉甲骨學、敦煌學,他的書法之中亦含許多古文字筆法。而行草書則融入明末諸家豪縱韻趣,自成一格。

他擅山水,寫生及於域外山川都不拘一法,而人物則取法白畫之白描畫法,開一新路,曾得到張大千的讚賞,他善於詩賦,書畫作品更是清逸飄灑、自成一家。饒公曾經指出藝術創作與中國文化的其他部分,與學術、宗教、古文字、哲學等是相輔相成的,所以他要把它們融入到藝術,即「學藝雙攜」。故此,在饒公的繪畫之中,不僅有詩詞的境界,亦可見到中國的宗教理念、哲學思想、文學內涵。「詩書畫」三結合。

因為「學藝雙攜」這個主張,饒宗頤致力將其對中國文史哲藝的研究融入其中,黃苗子說饒宗頤畫畫「落筆便高」,而著名美術史學者萬青屴教授就指出饒公的畫應該屬於「學者畫」,有別於一般的「人文畫」,學者畫「可以使中國畫可獨步於世界藝林」。張大千曾評價饒宗頤說:「饒氏白描,當世可稱獨步。」

饒公書畫盡見學者味

饒老特別喜歡繪寫荷花,他說這是因為父親為他取名「宗頤」,是要他宗法宋代理學大師周敦頤,「周敦頤一生喜愛荷花,他的《愛蓮說》是自古以來稱頌荷花最重要的一個篇章」,但是誘發「饒體荷花」的最重要引子,是因為八大山人的《河上花卷》,除此之外,佛家也有七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梵文即是荷花,有高潔之意。」十多年來,饒老獨有的「饒荷」千變萬化,可謂踏進了「無入而不自得」的地步,所用的筆法、色彩及構圖可謂獨步古今,都是古人所未有涉筆者。

饒公的書法富有禪意,筆力雄強,前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便這樣高度評價饒公的作品:「先生法書上追漢魏,下邁蘇黃。山水人物,尤蒼茫澹遠,自闢蹊徑。而古文辭駢麗並擅,義正旨遠,道德、文章、書畫,辛亥以還,公其巨擘也。」

當年饒公剛接觸書法時,所學的是顏真卿、柳公權的作品,在年約十歲左右,便打下頗為扎實的基礎,十二歲便幫人寫大字和招牌。饒公作為古文字學家,對北碑、南帖,以至每個朝代的書法均有認識,篆、隸、行、草等,無一不通,正如著名篆刻家、書法家劉一聞所指:「饒公擅長各種字體,別具一格。」饒公最喜歡把隸書和行書結合,「我是隸書入行書,因為隸書本身比較板。」

著名篆刻家及書法家、上海市文史館館員劉一聞認為,饒公的書法不是一般書法家的寫法,而是學者的樣式和風格,他表示饒公擅寫書法,精通各種書體,無論是早期寫得較多的隸書,還是後期的行書,技法很高,精通線條運用,一般人缺少功力和理解力都到不了這個高度。他認為饒公能有如此高的格調,與他的智慧及修養是不無關係的。

「用體」寫書法可強身 

饒公能有如此好的體魄,活到101歲高齡,與他勤習書法有很大關係。當眾人還在爭論書法到底是用腕力還是用指力時,饒公便提出「用體」。「我的臂力可以一筆到底,我所用的不是指也不是腕,是用體。我的身體不錯,同我常年練書法有關係。我已經到這種境界了,這一點是我的特色。」

或許因為饒老在學術方面成就很大,詩名卻被掩蓋了。其實,他雖不以詩詞名世,詩詞也是寫得很好的。 前年他的友好和門人成立了一個「選堂教授詩文編校委員會」,替他印行了一部《選堂詩詞集》。夏書枚先生說他的詩「實兼採魏晉六朝唐宋人之長,隨體而施,靡不盡其神趣」。港大羅慷烈教授說他的詞「才大擬於坡仙,格高無愧白石」,可見他的詩詞所獲評價之高。

鞭策後輩要重學養

與饒公有相識之緣的後輩,皆指饒老對晚輩從不吝給予幫助支持,稱讚為厚博儒雅的前輩。國畫家蕭四五,兩星期前剛於饒宗頤文化館舉行了「境象:蕭四五人文書畫作品巡迴展」,他表示,饒宗頤很支持自己的個展,本來還打算3月份時去探望他,想不到他突然離世,實很遺憾。

他憶述自己2014年有一次與饒公見面,當時饒公跟他說過一番很深刻的話。饒宗頤說從事藝術創作是一個修行的過程,不要跟別人比畫面絢爛,要跟別人比的是學養、國學底蘊,學養才是繪畫造詣高低的基礎。「還記得當時饒老得知我是河南人,還很風趣地跟我說,其實他也是河南人,因為我們的姓都是中原發起,他雖是廣東客家人,客家人的根也在中原。中原是中華文明發源地,鼓勵我繪畫以外,也要將國學精神注入藝術,弘揚中華文明。我會將他的精神承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