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文化界痛悼 讚淳厚博雅

2018-02-07
■黃永玉、饒宗頤與蕭暉榮合影。■黃永玉、饒宗頤與蕭暉榮合影。

香港美術家協會主席蕭暉榮:

蕭暉榮教授,昨晨驚悉饒宗頤教授離世感到十分沉痛,他嘆惜:「雖饒公得享遐年,然驟聞噩耗,仍不免令人痛感國學柱樑傾折,謹此致以衷心哀悼。」蕭暉榮稱饒公是自己最為敬愛的前輩師友之一,回憶起上世紀80年初來港時與饒公相識於中文大學,「原新華社秘書長楊奇先生80年代中組織成立『香江藝文社』,饒公、黃苗子老師、金庸先生、黃永玉教授都是社員,我也忝列其中。」想起彼時每月在敦煌酒樓雅集,翰墨風流,筆歌墨舞,他說那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每次雅集,多是我送他回家,他與我亦師亦友,又是同鄉,情誼更深,香港藝苑每有雅集、宴會,劉海粟、黃苗子、黃永玉、宋文治以至王蒙等藝術大師和學者來訪,都有饒公相陪。」今饒公騎鶴西歸,然其巨著定會遺澤萬世。」

香港集古齋古籍善本部經理龔敏:

龔敏曾任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治理研究主任兼職,2007年已進入學術館的他時常有機會向饒公請益,他回憶第一次請教饒公是關於香港容氏家族的古琴問題,「大家皆知饒公撰寫了九篇琴學研究論文,但不知道他上世紀50年代曾隨古琴家容心言先生學琴,他對於容家家世、琴譜、指法多有了解。」

突然獲知饒公仙逝,他說:「到現在我還不相信他老人家離開了。」他說饒公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標幟性人物,秉持「求真求是求正」的態度,是治學的榜樣,「今後很難再有這樣淳厚博雅的大師出現。饒公曾說21世紀是中國文藝復興的時代,作為後學,我們應該依循他的治學足跡和思想,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好好努力用功。」

香港作家協會主席黃仲鳴:

黃仲鳴博士對饒公治學之法十分欽佩,認為他可憑有限的材料,研究出開創性的成果。從其在敦煌學上的研究成績,和對「馬王堆帛書」所得的成果,就可見一斑。「而從學術到藝術,很多都遵此法。他提出從田野考古、文獻記載和甲骨文研究相結合來研究華夏文化的『三重證據法』。一代學人、『香港之寶』今逝去,寧不哀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