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斷章取義評薪酬 諉過於人為己謀

2018-02-24

王偉傑 新思維執委暨教育政策發言人

自詡為「浸大山神」的浸大中醫學學生陳樂行,在帶領學生「佔領」語文中心被勒令停學後,一方面為了復課而急急向語文中心的教職員致歉,另一方面則希望借助輿論壓力,在網上社交平台公審浸大校長錢大康,批評校長肥上瘦下,自上任以來私自為自己加薪200萬元,意圖影響紀律聆訊的結果。殊不知他所引述的數據錯漏百出,要打擊錢校長聲譽之心昭然若揭。

首先,錢校長於2015-2016年間只有10個月受僱於浸大,陳樂行未有將此因素計算在內,便擅自將錢校長2015-16的年薪跟2016-17年度的年薪作比較,實在有欠公允;此外,校長的薪俸包括薪金、約滿酬金、現金津貼、房屋津貼等各項支出,實在難單純以金額的絕對值去衡量。以錢校長的薪酬組合為例,由於校長獲大學提供於廣播道的宿舍已轉化為現金值計算在內,而計算方法則是基於差餉物業估價署評估其宿舍的應課差餉租值。錢校長宿舍位於的地段市值租金自他上任以來不斷攀升,間接扯高了他的賬面薪酬也不足為奇。

陳樂行在未掌握準確及全面的資訊便公開對錢校長作出肥上瘦下的指控,意圖混淆大眾的視聽以對錢校長作人格謀殺,並妄想透過輿論向學生紀律委員會的成員施壓,從而影響聆訊結果。是次學生紀律委員會合共有5名成員,由浸大校牧擔任主席,成員包括兩名學生代表及兩名教職員。陳樂行如此高調地引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據中傷錢校長,從而博取學生代表甚或教職員代表的同情,務求令自己早前「佔領」語文中心的野蠻粗暴行為免於受校方處分。即使學生紀律委員會的成員不受這些無理指控所影響,依照機制裁定陳樂行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並接受處分,他仍可繼續扮演被迫害者的角色,信口雌黃地控訴裁決的不公。

「知恥近乎勇」,昔日向語文中心教職員誠心道歉的學生,奈何在召開第一次紀律聆訊則斷然否認對自己的所有指控,難道勇於面對自己所犯的過錯對於我們的年輕人比登天還難?因學生願意向受侮辱的老師作出誠心道歉而撤銷肇事學生停學令的錢校長,換來的卻是有辱其專業操守的人身攻擊,難道處於這個是非不分的世代,為人師表便要受如此的屈辱?當尊師重道在香港的社會已成為絕響時,再高的排名也難確保教學質素能持續下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