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余若薇是姚松炎最大金主說明什麼

2018-05-17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早前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落敗的姚松炎,其選舉開支近日曝光,在補選中他的總開支接近143萬元,金額不多也不少,其中捐贈約121萬元。在捐贈者當中,曾代表姚松炎打立法會宣誓官司的前公民黨主席余若薇,竟被發現向姚捐款達40萬元,等於其三分一的總捐款,成為其「最大金主」。這不但說明姚松炎與余若薇的「密切關係」,更暴露姚與公民黨的「合作關係」,坊間一直有傳聞,公民黨早已打算招攬姚松炎入黨,並打算待他勝出補選後才公佈,但結果卻陰溝裡翻船,才不了了之。姚松炎其實是代表公民黨爭奪九龍西議席,難怪其他反對派政黨一直對其助選放軟手腳,原因是支持姚松炎,等於是支持公民黨染指九龍西之故也,誰會這麼笨?

余若薇身為資深大律師,固然是收入豐厚,但在補選中以個人身份對姚捐出40萬元,似乎也是不合情理。政治人物提供支持主要是通過助選拉票,鮮有「真金白銀」的捐款,這筆款項究竟真的是她個人捐款還是代表其政治組織捐贈,難免令人有不少聯想。但不論這筆捐款來自何處,至少證明了姚松炎與余若薇及公民黨的關係。

值得留意的是,在姚松炎這次補選中,大多數反對派政黨都是口惠而實不至,捐款額都是極低,民協甚至「一毛不拔」,更沒有為其提供任何服務。而公民黨不但有前主席「慷慨解囊」,公民黨也是姚松炎宣佈參加九龍西補選後,第一個表態支持的政黨,並在補選中協助姚松炎擊退馮檢基。如果只是反對派內的「盟友關係」,公民黨未免積極得過分。

企圖先奪議席再加入公民黨

其實,姚松炎一直與公民黨關係密切,他開始投身政壇,也是得到公民黨前副主席黎廣德的推動,彼此早已有緊密合作,入黨只是時間問題,但公民黨卻希望姚松炎能夠保持其所謂「獨立」的身份,以便爭取其他反對派政黨以及「本土派」的支持,所以公民黨一直有意隱藏彼此關係,否則如果姚打出公民黨的招牌出選,這樣其他反對派政黨就會有反彈,認為公民黨有什麼資格染指九龍西,又為什麼不讓其他黨派如民協出選?但姚松炎以所謂獨立身份參選,其他反對派政黨也就不好意思反對。

事實上,自從毛孟靜在上屆立法會選舉獲勝後,隨即過橋抽板退出公民黨,其「又食又拎」的行為引起不少公民黨人不滿,加上志在成為反對派龍頭的公民黨,如果惟獨在九龍西沒有議席也說不過去,於是一直打算重奪九龍西議席,而九龍西的補選正為公民黨提供了插旗機會。他們期望支持姚松炎空降九西贏取議席,之後再宣佈姚加入公民黨,這樣就可空手入白刃地在九西插旗。可惜的是,公民黨的算盤其他反對派政黨早已看穿,他們都知道如果讓姚松炎勝出,將打破反對派在九西原有的勢力平衡,民協將再無生路,其他政黨也會受到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又怎可能真心支持姚松炎?他的落敗是必然的事。

政治講的是利益計算,姚松炎初時以為自己有多大政治能量,有多大支持度,空降九西志在必得,結果一戰而敗,不但輸了議席,更令公民黨看到其沒有多大價值,入黨之議自然是不了了之,40萬元的捐款也當是買個教訓。九龍西議席就是這麼幾個,兩大陣營的票也是涇渭分明,反對派不論哪個政黨出選,都會觸動到原有勢力的利益,團結根本只是一廂情願。就算劉小麗之後再參加九西補選,情況也是一樣,當然前提是她如果可以「入閘」的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