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作曲家高世章妙用古典樂 賦予電影配樂二次生命

2018-06-15
■高世章成為小交本樂季的駐團藝術家。彭子文 攝■高世章成為小交本樂季的駐團藝術家。彭子文 攝

你可能沒有欣賞過高世章(Leon Ko)任音樂總監的音樂劇《四川好人》或《頂頭鎚》,但你總會看過他參與配樂的電影《如果.愛》或《大魔術師》,他總是穿梭於電影、音樂劇及不同舞台製作之間,又成為香港小交響樂團(小交)本樂季的駐團藝術家,將香港電影配樂與古典音樂相結合,賦予電影配樂二次生命。■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攝:彭子文、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場地提供:鮨蕾Sushi Tsubomi

高世章今次將聯同香港小交響樂團及音樂總監葉詠詩,將音樂廳幻化為他的神奇電影畫布,為HKS「酷」熱音樂節揭開序幕!著名電影樂章包括《如果.愛》、《投名狀》、《大魔術師》、《魔警》、《脫皮爸爸》和《捉妖記》等,將化為段段交響樂章,加上四位主唱劉榮豐、溫卓妍、張國穎和鄭君熾的演繹,讓觀眾沉浸於歌聲與音符的美妙空間,現場感受電影音樂的張力與創意。

強調電影配樂價值

高世章和小交的緣分始於2016年的《一屋寶貝》音樂廳,將音樂劇變成為音樂會版本,也是音樂劇與古典音樂結合的首次嘗試,他興奮地表示,藉今次再次合作的機會,《一屋寶貝》音樂廳的CD即將推出。同時,下月20-22日將於香港大會堂音樂廳上演的《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也是首次將香港電影配樂與古典音樂結合。高世章稱自己會把握這樣的機會,「因為過往創作的電影音樂中,很多是我很滿意的作品,但沒看過電影的觀眾卻沒有機會聽到,所以我認為電影配樂需要被賦予第二次生命。與外國相比,香港電影配樂的地位不算高,這也是我堅持要做這件事的原因,我也會鼓勵身邊的電影配樂作曲家做同樣的事,希望更多人開始重視電影配樂的價值。」

「我們很合拍,都喜歡玩不同的音樂範疇,我們在一起合作必定有更多的嘗試。即使駐團藝術家任期結束,也不會終止音樂方面的合作。」高世章笑說,和小交在一起,總有不同的新鮮事情想做,現時最想每個月學習一種樂器,即使只是略通一二也對自己有所裨益,「我知道這樣的決定有很大的野心,我從小彈鋼琴,也吹過長笛,其他樂器卻未曾接觸。對作曲家來說,識玩樂器好重要,當你為一種樂器作曲卻沒有接觸過它時,寫出來的曲子便不夠有血有肉。」

外國技巧融入本地血肉

高世章為紐約大學音樂劇創作碩士,憑粵語音樂劇《四川好人》、《白蛇新傳》、《頂頭鎚》、《一屋寶貝》及《大殉情》六度獲香港戲劇協會舞台劇獎最佳音樂創作及最佳曲詞獎。他受西方音樂劇的教育和熏陶,畢業後在紐約發展事業時也時不時為香港歌手寫流行曲,2002年為中英劇團的話劇《咖喱盆菜釀薯條》譜寫音樂,是他與香港舞台接觸的開始,當2003年他為演戲家族粵語音樂劇《四川好人》作曲、編曲及擔任音樂總監時,便開始紐約香港兩邊走,也是這套音樂劇使他開始接觸電影,與金培達合作,為電影《如果.愛》作曲及配樂,並憑該片獲第二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香港市場小,作品好壞很快便被行內所知,好處是從此我的工作銜接不斷,現時停留在紐約的時間反而少了。」他表示,自己當初非常想將西方音樂劇的模式帶回香港,很快他卻發現照搬並不可行,得以保留最多的是架構和工作模式,而內容一定要結合本地生活,「在創作《四川好人》時,初時我運用了很多西方音樂劇的手法,單純用西方opera和musical的方式去做,卻發現味道始終欠缺。」後來他發現了南音與戲劇的契合,明白地方色彩融入的重要性,也找到了本地音樂劇的出路--運用外國的技巧和架構,融入中國的血肉。

無悔中了音樂劇的毒

高世章對音樂劇的熱愛始於在芝加哥修讀音樂的大學時期,他憶述一年班時參加學校的演出,「導演是老師,但作曲、編劇都是學生在做,參加後的我好像中了毒,發現這種用音樂和歌曲來講故事的形式非常適合我。但我寫流行曲的時候,一些監製認為我寫得太深奧,我卻認為自己已經寫得很簡單,我有很多話想訴說,卻無法通過寫流行曲的方式去完整表達,而音樂劇可以容許我的表達和抒發。」隨後他選擇專攻音樂劇,創作過程中當然會有思路阻塞之時,但他從未覺得音樂負了自己,無悔當初選擇的同時,更會利用音樂不斷思考以提升自己。「寫音樂劇是表達自我的方式,是否還有另外一種形式可以用音樂去講故事呢?當離開音樂劇的舞台,這些音樂是否可以單獨存在,甚至應用於另一個範疇?」他總是在不斷思考荂C

高世章透露自己的工作已排到2020年,新的音樂劇和電影配樂都在計劃之中,他表示自己已過了需要周圍找靈感的年紀,接連不斷的工作像齒輪般令他不斷向前,以最好的方式完成接到的工作。但另一方面,他卻說:「其實我想找到一個暫停的機會,離開香港,或許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思考自己未來的新方向。」乍聽起來矛盾,但卻不難理解,高世章不排斥新嘗試,也不介意耗費時間去學習和感受,他談到正於澳門文化中心上演的粵劇《蝶影紅梨記》,他去年為其創作了開場和過場曲目,「這是我參與創作的第四套粵劇,初接觸時我便要暫停其他工作,花時間去了解和學習粵劇音樂,靈感的來源從來不是等待,而是去清楚熟悉這種音樂的格式,做足research是我會邁出的第一步,聽過傳統音樂之後,再用自己的方式寫出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