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蘋果花歌后」楊燕以家為重

2018-05-11
■「蘋果花歌后」楊燕■「蘋果花歌后」楊燕

母親節紐約開唱 母女同台同心

「蘋果花歌后」楊燕,上世紀七十年代紅遍香港、台灣及東南亞,正值事業巔峰時卻急流勇退,婚後淡出歌壇,在紐約盡享家庭時光,待兒女長大後又重返舞台,陸續在香港、新加坡和台灣舉辦個人演唱會。母親節前夕,她首次在紐約開唱,更邀女兒做嘉賓登台助陣,模範媽媽真正事業家庭兩不誤。■採訪:焯羚 撰文:張岳悅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日前楊燕在紐約考夫曼中心(Kaufman Music Center)內的莫肯音樂廳(Merkin Concert Hall)舉行了一場「楊燕母親節金曲演唱會」,演唱多首經典名曲, 包括成名曲 《蘋果花》,以及《路邊的野花不要採》、《王昭君》、《卡門》、《一水隔天涯》、《綠島小夜曲》,還有關於母親的歌曲《母親你在何方》及《媽媽要我嫁》等,而她的女兒、2003年紐約華裔小姐季軍陳家嘉也到場客串表演,演唱《負心的人》等三首歌曲。楊燕笑說:「現在的孩子長大了,由於工作的繁忙,很難和父母常聚在一起,當媽的我只有自己想方法了。我覺得她蠻有天分,雖然不是專業,但還算不錯,於是跟她說,媽年紀大了一個人要唱兩個鐘頭,你能不能在我去換衣服的時候幫我唱幾首,就這樣她跟了我幾場,溫哥華我們也同台過,也算是家庭聚會吧!這次演唱會也是想要她回去看下95歲的婆婆。」

提起現任化妝師的女兒,她總是話題不斷,稱:「她選美之前像個town boy,參選後變回了女兒樣。後來她愛上了化妝,在化妝品公司上班,學會化妝技術,所以我要她來參與也是學以致用。她曾為紐約小姐參賽者化妝,結果自己獲選紐約小姐,現在的公司常派她去世界各國的分公司教學及培訓。」

相夫教子 擔任評審

楊燕淡出歌壇,走入家庭相夫教子迄今已近40年,她回憶道:「老實說,我1969年出道,1979年1月赴美宣慰僑胞,就留在美國,同年9月20日結婚,就離開歌壇,屈指算來,我在娛樂圈還不到十年,只是有一年應加拿大紅十字會邀請,為內地華東水災酬款演出後反應特佳,此後就常有演出的邀約。但當時我由於孩子太小,全都婉拒,因母親說過,不要造成終身遺憾,如今都大了,我才能答應演出。我一向以家為重,近期每年都會去香港及新馬演出,幾乎都是蜻蜓點水,唱完就回家,因為家才是我留戀的地方。」

這些年她在紐約常為社區所舉辦的華裔小姐及超新星歌唱大賽當評審,她自述作為評審的時候,總是對參賽者加以鼓勵及指導,清楚告訴他們自身的優缺點,「總之,天上不會掉餡餅,一定要靠後天的努力,天分+努力+機運=成功。」除此之外,她多半時間會在家理家務及做羹湯,「老公是醫生,經常要看診,我常想,如果我沒把他照顧好,他怎麼會有精神及體力照顧病人呢?所以我會為他準備健康又營養的午餐便當。」

熱愛舞台 重回表演

家庭生活使楊燕漸漸理解了生命的規律,而舞台演出則使她的精神更為振奮,婚後她隨意大利籍聲樂老師繼續進修,集東西所長,歌藝較昔日更見圓滑且收放自如。這幾年來她陸續在香港、新加坡都舉辦了個人演唱會,她說,因為孩子都長大了,讓她可以重回舞台表演,「老天眷戀我,也給我莫大的使命。我仍然可以活躍在舞台上,也只有上台才能讓我振奮自己,激發我的活力,使我扮靚和Keep fit。我的生活可以說是極其簡單又繁雜,我可以足不出戶一星期,嚴冬時期那就更不用說了。所謂的簡單是指不再像往常要應付許多人和事物,所謂的複雜是指家務事一堆。呀!人的一生還真是可分好幾個階段,年少盼長大,年中為事業拚搏,年老卻想虒茼p何安排剩餘的時光。」

她還曾在多倫多的紅寶石餐廳周年慶上演唱過幾次,她回憶,由於餐廳裡充斥茼爰J碟和敬酒的聲音,的確對自己的演出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安靜地欣賞就不會影響到想聽歌的人,何況有的人要開五六個鐘頭的車來聽我唱歌。再說,安靜欣賞也是對歌者的一種尊重,外國觀眾大多都很尊重歌者。」

情繫香港 再談金曲

楊燕與香港有特殊的情緣,去年曾與謝雷假灣仔伊館舉行「情迷百樂門演唱會」。她表示,不論是人、事、物,香港都是她最愛的地方,她說:「只要受邀演出,我一定要去,因為香港的觀眾把我捧紅了,一齣《楊貴妃》和一首《蘋果花》讓我紅遍了東南亞,更讓我養活了全家。我感激在心,只有更努力學習高難度的歌曲《王昭君》,沒想到竟然又成了代表作,每每演出,必唱不可,其實我倒是很擔心如果有一天我唱不出來該怎麼辦?」

她坦承年輕時的自己好勝、好強且自負,當然那時的她也背負蚞i家的責任,唱歌才能賺錢。好在她還有天賦,由於參加了台灣正聲廣播公司的歌唱比賽榮獲冠軍,獲得各方邀約,「但家父堅決反對我進娛樂圈,可是家父的世交認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就替我簽了約,從此我進入歌壇。在歌壇的我完全本茼b校念書的心態努力把歌唱好,鑽研成名歌星的唱法,學習如何使自己唱得更出色。《蘋果花》就是以這種心態,將原本的日本歌改為故事情結,其中有喜怒哀樂,使其更為戲劇化。歌曲前面的道白是我填上去的,因為我做過播音員,播過小說選播,我能運用自己的聲音訴說感情,再加上我在舞台會控場,所以當我一開口就鴉雀無聲。」她說。

她表示,由於現時卡啦OK的興盛及網絡的發達,現在的人在唱歌方面開放又大方,與以前的人較羞澀的狀態截然不同,這樣的確造就了許多歌唱人才。同時,現在的錄音設備比以前先進太多,一首歌可以分成一段一段地唱,「不像我們以前一首歌要唱幾十遍,歌詞唱錯要重唱,樂隊錯了要重唱,錄音師錯了也要重唱。但也因為如此反覆練習,歌曲在心中扎了根,上了舞台就不會怯場,也不怕忘詞。」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