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何緯豐 助港年輕影視人闖大灣區

2018-05-04
■何緯豐早就洞悉行業最新大趨勢,搶先一步進軍內地網絡電影市場。■何緯豐早就洞悉行業最新大趨勢,搶先一步進軍內地網絡電影市場。

從微電影到網絡電影  洞悉市場脈搏

近年網劇、網絡電影大行其道,不過香港卻少有專門從事相關製作的影視公司。影視出品人何緯豐(Vincent)卻脫離一般影視人的框框,憑茈H前在大型電訊公司創作新媒體廣告及內容的經驗,早就洞悉行業最新大趨勢,搶先一步進軍內地網絡電影市場,製作在內地付費平台如愛奇藝等大賣的港式網絡電影,據他所言,網絡電影的票房將於幾年內追平院線電影。他更將出任騰訊眾創空間(香港)的顧問,希望憑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及香港影視的金漆招牌,助香港年輕影視人在該領域發圍。■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添浚

香港人較少付錢看網絡電影的習慣,至多就是付錢看Netflix的內容。不過在內地,收費網絡電影卻是很常見的事。收費平台如愛奇藝、優酷等都是耳熟能詳,相反香港卻沒有一個類似的平台。就在大多香港人還沒有相關概念時,港人何緯豐旗下的美亞淘夢(由香港美亞娛樂和北京淘夢網合資開設的電影公司)於3年前已經開始拍網絡電影,在以上的平台放映。他直言:「愛奇藝剛在美國納斯達克市場上市,有幾百萬註冊用戶,活躍用戶則有50多萬,證明網絡電影有很大的市場。2017年時內地院線總票房近600億,而2020時預計網絡電影票房也可以達600億,追上院線電影。」

網絡電影收益直迫院線票房

那實際上網絡電影的市場是如何操作呢?何緯豐解釋:「其實和院線電影格式差不多,但相比之下因為成本稍低,片長和明星數量會稍微少一點,片長約70分鐘左右。」不過不像院線電影觀眾要先付錢才能進場,他說網絡電影觀眾是根據開首6分鐘才決定是否付錢追看整部電影。「所以這6分鐘很關鍵。」他說現在自己公司一年能拍6至8部網絡電影,500-1,000萬人民幣成本一部,拍攝一部耗時2至3個月。收益方面更是比一般人想像的可觀,他旗下的網絡電影票房就長居內地各平台3甲,不少達幾千萬票房。「因為3千萬的網絡電影票房對製作人來說其實等於1億的院線電影票房,網絡電影直接進入製作人口袋的收益更多。相比之下院線電影因為發行商、院線等中間人,製作方的分成較少。當然,不是每部網絡電影也能跑出,和院線電影同一道理。」網絡資訊泛濫,被問到怕不怕網絡電影與其他網絡影片的競爭?他解釋:「我們是至少幾百萬製作費、50人的專業製作團隊,和拿起iPhone拍出來的短片是兩碼子事。」

內地觀眾愛「港味」

「因為網絡主要是年輕人市場,網絡電影題材也更具針對性。」何緯豐補充道。至於他的策略則是多拍港式題材。「對內地觀眾來說,香港電影風格就是名牌。所以我們拍的都是以黑幫、古惑仔、周星馳式喜劇、武俠等為主,一看就知道是香港電影傳統拿手好戲。早前其中一部大賣作品《血戰銅鑼灣》系列就是以古惑仔做題材。」不過原來內地觀眾理解的港式和香港人理解的港式也有一點不同。

他續說:「以《血戰銅鑼灣》為例,香港人一提到銅鑼灣當然是覺得這是一個消遣娛樂的地方,但內地觀眾印象中的銅鑼灣卻是一個龍蛇混雜之地。」他也會起用不少前TVB藝員:「都是在內地很紅,觀眾熟悉的臉孔和題材。」

愛探索媒體內容新可能

是什麼原因促使到何緯豐選擇成為進軍內地市場的網絡電影先驅呢?這就要追溯到他以前在大型電訊公司創作網絡平台、手機廣告及內容的經驗。與一般影視製作人在攝影廠工作不同,何緯豐視自己為出品人,監製與導演只是工作當中的一部分。他一直走在資訊科技和新媒體的前端,早在2000年初手機興起時,他就發展手機廣告及內容平台業務,更創立了企業手機電視新媒體公司,在2008年被收購時作價2億人民幣。當時配合手機平台的出現,微電影剛剛流行,他即時創作了全亞洲首部手機微電影《求愛123》,被稱為「香港微電影之父」。「以前微電影7-10分鐘,現在已經變成每段2分鐘以下,有減無增。第一格的圖像是否吸引?標題是否吸引?頭10秒最關鍵。」他說。

因此,敢發展內地網絡電影市場,正是因為何緯豐結合以往的經驗,洞悉到最新的科技和媒體發展,將影視與IT、新媒體平台等結合。除了賺錢,他大膽嘗試不同製作模式和展示平台可能,也是希望自己的創意讓更多人看到:「內地觀眾群很大,作為創作人,一定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多一點人看到、多一點人欣賞。」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