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從學生領袖到教師到中旅副總 姚柏良把握社區脈搏 服務社會

2018-06-22
■姚柏良有多年參加青年社會活動的經驗。潘達文攝■姚柏良有多年參加青年社會活動的經驗。潘達文攝

在廣東出生,中學在香港受教育,半工讀考入香港中文大學,畢業投身教育界,曾任體育教師,做義工為社區服務,當選觀塘區議員,成為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現任香港中旅社副總經理......姚柏良的經歷正是一個鼓舞人心的奮鬥故事。

因為有抱負,希望社會改變得更好,所以大學年代、教書年代已熱衷做義工為社區服務,投身服務社區受居民支持,2007年當選觀塘區議員。這樣的人生經歷非常豐盛,精彩過程中當然付出不少時間和汗水。走過不同的工作軌道,每一樣他都憑藉熱忱與拚勁贏得成果。今年是香港中旅90周年,作為領導者之一的他認為,最大責任是將這個香港人熟悉的「中旅」招牌擦亮,他的肩上也多一份使命感,就是透過旅遊將中國的歷史文化推廣至海外。■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攝:潘達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近幾年香港政府及學校及各界都熱衷搞遊學交流,許多學生透過交流團開眼界,認識新朋友,收穫滿滿;可惜質素參差,有些遊學團沒有良好安排,形式主義落得被嘲諷為「洗腦團」,有點好心做壞事之感。熱心青年工作多年的姚柏良,支持和組織各類青年活動及香港和內地學生的交流,不由要問他對現時的遊學團狀態的看法。

積極推動兩地大學生互訪

原來姚柏良讀香港中文大學時已是推動兩地大學生交流的搞手,1994年當內地和香港學生零交流之時,他已積極推動兩地大學生互訪,他有何經驗分享?

「早在上世紀90年代,在大學時便加入了香港青年大專學生協會,1994年開始組織第一批兩地大學生交流。我印象頗深的是1995年與西安交通大學學生的雙向交流,交流團對兩邊學生都有很大的衝擊和影響,不少至今仍有聯繫,而且這批人都已很有成就!」他續說:「當時香港97回歸在即,香港的大專學界一度抗拒與內地的交往和接觸,香港青年大專學生協會成立的目的便是促進各方的交流。在當時的政治氣氛下,媒體為這個協會貼了很多負面標籤,但好在一班志同道合的年輕人的堅持,若香港大學生對內地一無所知,又該如何面對未來的挑戰?」他反問道。他覺得凡事要作理性分析,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不須怕人閒話。

「作為搞手,我從來都是主動跟團,內地的主要高校我幾乎都去過,去年還跟團去了敦煌。香港青年大專學生協會現今組織的交流團向來不注重參與學生數量多能引起關注,而是深耕細作,策劃特色交流活動。」他認為,全情投入學生和社會活動使自己受益匪淺,所得的經歷和經驗以及社會網絡是金錢所買不到的,視野開闊,對日後的就業和人生規劃也有茷雂j的幫助。

姚柏良指出做遊學團不抱蚆錢心態才能做好,目前的遊學團基本上主題都是主辦單位所製定,旅行社的任務只是通過行程策劃安排來幫助深化主題,相信無論是領隊還是導遊都不會有「洗腦」的意識,業界的目的無非是想推廣中國旅遊,使更多的香港年輕一代了解中國的發展。被嘲諷為「洗腦團」有些委屈。最好是主辦單位製定主題時不要光想重大意義,要結合香港青少年的興趣口味,他們有自己的價值觀,不可硬銷,令他們真心信心達到雙贏效果。

一向熱心青年工作的他稱,據觀察發現,香港大部分的年輕人政治意識並不強,既受社會形態影響,又缺乏對內地歸屬感,在成長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被植入了一些對內地的負面印象,疏離感倍增。這時就需要遊學團的策劃人及主辦機構的有心人與學生共同參與體驗,逐步發掘與探討,開闊眼界的同時也會明白學生真正需要的遊學團是怎樣的,也避免「只遊不學」的情況。

他是教育界出身,相信人是可以被教育好的,關鍵看你如何教。目前某些香港年輕人的反叛行為,不光是年輕人的問題,教師、家長都有問題,沒有身教。

遊學團平衡市場與質量

據姚柏良介紹,中旅社自2004年開始推出各類前往內地的遊學和交流團,為不同的學校和機構度身訂製適合的多類型遊學產品。他提到去年中旅社成功承辦的「四海一家.浙港同行」浙港青年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交流活動,組織2,000餘名香港青年搭乘兩個專列抵達浙江杭州,「杭州有茯麗的城市環境,著名的旅遊名勝,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蘊,特別是G20峰會之後,杭州的城市面貌和知名度進一步提升,中旅也愈加重視這方面的路線。內地對香港青少年具有吸引力的路線分兩類,一類是令人仰慕的風景名勝,一類是其他旅行團少做或難以自己去到的地方,中旅作為老字號品牌,與內地各省市旅遊局保持溝通聯繫,對各地的旅遊資源、特色和文化也掌握得更為深入,這使得我們定製遊學團產品時更具優勢。」

另一方面,隨茯F府對此類活動的日益重視,資助愈增,愈多旅行社開始組織遊學團,市場競爭激烈,招標時「價低者得」和「長期壟斷」現象或有發生,嚴重會導致「重量不重質」,或以普通旅行團的模式去安排遊學團行程。姚柏良表示,現時市場狀況與中旅的理念有所相悖,中旅在遊學團的範疇不會盲目追求市場份額以「鬥平」來「爭飯碗」,更注重的還是產品本身的質量,以及客人特別是年輕人的體驗。同時,遊學團當地的導遊安排非常重要,他們的每一句不經意的片面話語,都可能為初次到內地的學生留下主觀負面印象,但其實,使學生去親身體會和客觀認識內地的種種,才是遊學團的效用所在。

他說:「其實政府已經開始有留意遊學團的問題,今年的政策已有改變,在遊學團申請審核方面更為嚴格,要求每名學生只可以參與其中一次的遊學團,避免資源重複浪費的同時也使更多學生有機會參與及受惠。」

青少年身上看到正能量

姚柏良除了本身中旅及區議員工作,工餘時間不忘參與青少年工作,策劃組織香港青少年軍總會的活動,例如今年已是第八屆的香港大學生軍事生活體驗營活動項目,透過步操及軍體拳訓練、體能訓練、模擬射擊訓練等,推動香港青年學生注重及鍛煉體魄,磨練堅強意志和刻苦耐勞的精神,使學生體驗軍隊生活的同時也對中國國防有了基本的了解。

「我知道香港有不少的年輕人對軍事有蚇@厚興趣,參加過的大學生都與駐港部隊的官兵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個個都不捨得走。多年來學生報名的踴躍程度相當高,報名的女性數量逐年增加,是正常的趨勢。在活動中,我總是可以見到一班充滿正能量的年輕人,正在社會的不同位置發光發熱,也證明激進的一些只是佔少數。」他說。

從體育教師到區議員

教育工作和社區工作都是他喜歡的工作,獲中文大學體育運動科學系教育學士及中文大學教育碩士,讀書和訓練之餘不忘熱心參與學生活動,任職體育老師期間同樣堅持做義工。由2002年開始做青少年義工及社區服務,至2007年當選觀塘區議員,「當街坊信賴你,事無大小都會來找你,三頭六臂都做不完。」他建議政府增加投放給區議會的資源,使區議員有資源去推動一些民生所需的建設工程和增加設施,做更多貢獻社會的有意義的事。以個人經歷作為經驗,他則建議有意從政的年輕人從社區實踐開始,深入認識社會脈搏,磨練自己,踏實做事。轉入旅遊界工作,親自拜訪全港的中小型旅行社,了解情況,希望為業界發聲。香港政府管旅遊業的人許多不了解業界實況,造成一些政策計劃根本幫助不了行業向前。

姚柏良除現任香港中旅社副總經理之外,還有蚙[塘區議員、香港旅遊業議會理事、香港青年大專學生協會執委會榮譽主席、香港青少年軍總會諮議會成員(創會秘書長)、香港中國企業協會青年委員會常務副主席、北京市青年聯合會香港特邀委員等多種公職,也與社會公共服務和青年工作息息相關。

正職、公職忙得不可開交,又有個幸福家庭,姚柏良的時間管理如何安排得那麼好?「沒有呀,拉埋家人一齊咯。」找到位志同道合的太太?「是她已經被我教化了,沒辦法啦,但我一有假期也帶全家人外遊補償一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