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謝淑婷偶遇大館 故地重遊探索城市變遷

2018-06-22
■Sara介紹自己過往的作品。張岳悅 攝■Sara介紹自己過往的作品。張岳悅 攝

活化後的香港舊中環警署(大館)上月底正式對外開放,隨之開幕的還有各式精品店及展覽空間,茪O推廣本地陶瓷藝術家創作的Touch Ceramics便是其中之一,開幕展帶來謝淑婷(Sara)的 《舊地重遊》,她以白瓷作為表現的媒介,將摹繪舊地圖的筆觸記化於瓷泥中,強化對舊地之感受,亦探索居住城市痡`的變遷。

Sara最初知道會在大館展覽時,便想做一件和場地有關的作品。於是,她開始翻查由香港開埠以來至近期的地圖。她表示:「當我看到大館於不同年代的變遷,繼而對大館周邊的變化產生興趣,嘗試透過舊地圖來了解這地方。我喜歡1889年維多利亞城的地圖,因為該份手繪的地圖雖不如現代地圖般細緻周密,卻有它的獨特性。那時香港還剛剛在發展中,很多建築還未出現,同時很多在地圖上出現的現在已經消失,如那幾經變遷的海岸線......對我這『未來』人而言,充滿想像空間。」展覽由即日起至7月8日。

青花足跡遊走中環

迷戀舊地圖的Sara選擇把宣紙放在地圖上印摹,「如舊式香港教育用毛筆抄『上大人孔乙己』的學習方式,來認識這地方。」她一邊印摹,一邊像用筆走過街道,藍色的紋樣留下青花的足跡,又彷彿再次漫步這個城市,想起自己身在其中發生過的種種。街道上的回憶隱藏於折疊的、捲起的地圖裡。「期間,我重讀不同年代的文人所寫有關他們在香港的經歷。魯迅被香港警察上船勒索收賄、戴望舒因寫抗日文章而入獄......這些在此刻不再發生,但歷史於若干年後可能再度重演,一如城市的建築、城內的人,此生彼滅。」

描繪之後,她把自己的筆記和瓷泥一併攪拌成瓷漿,再把瓷漿塗於宣紙上,放進窯裡燒。燒成後,宣紙有時完全消失,有時還殘留紙灰在瓷片上,且由於之前印摹所用的是青花鈷釉,衍生的白瓷片還留蚢L往畫過的痕跡。在介紹展出的白瓷幻燈片時,她說:「地圖是將土地按比例縮小畫於紙上,以策劃未來的工程,一切像在掌握之中。歲月流逝,地圖上除了街道的名字,許多都不一樣。若干年後,甚至名字也會變更。舊地圖訴說時間讓所有能掌握的,都化成虛無。經歷窯火成形的瓷片,反映了歷史的滄桑。當我切割瓷片,它變得支離破碎,連街道都難以辨認時,單看一小片,它已非描述某地,而泛指城市的街頭。我把小方塊鑲在幻燈片框裡,它變成白瓷幻燈片,像從前的人用幻燈片記錄生活影像,用幻燈機投射牆上欣賞。小小的瓷片放大後,青花痕跡淡然,微塵滿佈如漫天星宿。幻燈機G嚓G嚓的響,如滴嗒滴嗒的上鏈手錶,暗示逝去的時光。無論以時間抑或空間的角度,我只是當中的一點微塵。生命是如斯脆弱與微不足道。」

白瓷記錄生活痕跡

Sara是香港中文大學藝術學士,並取得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藝術碩士學位。她曾獲多個獎項,包括法國文化協會頒發藝術家獎(2006年)、香港藝術雙年展藝術家獎(2003年)及香港樂天陶藝學會陶藝獎(1998年)等;亦曾於日本、加拿大、美國、越南、菲律賓等地,擔任不同團體的駐留藝術家。她的作品也廣為私人及機構收藏,包括澳洲昆士蘭美術館、M+藝術館、中國二十一空間美術館、香港文化博物館、香港藝術館等。

Sara慣以白瓷作為表現的媒介,將其塗於生活中的種種物件之上,如衣物、小熊公仔、繩結或樹葉,燒製後物件消失,因應不同材料產生無法預計的變化,留下永琲漲L記。她認為白瓷已經足夠講述生活的痕跡,無需再以顏色加以修飾。她的靈感總是來源於生活,或是內心感觸,或是身邊家人,隨茪l女出世,她常要早晨5點半起身去工作室創作,「做熱愛的事情,並不覺得辛苦。」■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圖片由Touch Ceramics提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