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淑梅足跡】一日為警,一世為警

2018-07-03
■退休高級警司林占士。 作者提供■退休高級警司林占士。 作者提供

車淑梅

如果你遇上退休高級警司林Sir(林占士),你肯定會跟他用英語交談,他的外表十足外籍人士,實在他是一位中英混血兒,先輩在1897年由英國遷到香港,從未離開過,「我小時候住在灣仔光明街,住板間房,廁所在天台,那時是艱難的快樂日子,因為家家戶戶都認識,孩子長大了在哪裡上班一清二楚。現在我的鄰居住了20年,也不知道他的姓氏,這是文明的代價。當時的人都不會自稱香港人,以前香港沒有地位,只有我們這些混血的口口聲聲說自己是Hong Kong Boy,跟現在的年輕人不一樣。」

的確,時移世易,當年的香港跟現在大不同,當年警察貪污成風令人不安,林Sir第一時間澄清,「其實當時社會不單警隊,哪一行業都是一樣,去求職要識做,在醫院裡要杯水也要給茶錢等等。但我堅信,警察的使命就是保持社會安寧,維持香港公義環境,警察只要做應該做的事,理應無畏無懼問心無愧。前幾天和一位剛退休的法官提起,當年我是警察他是律師時遇上一件事,案件好簡單,但對於我們兩位新丁和當事人來說是非常重要,案中主角樣貌跟入屋行劫傷人的疑匪極相似,如果我不理,他不管,香港肯定多一宗冤獄,起碼監禁十年八年,警察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及社會安寧,安寧就是包括不讓此等冤屈發生。警察形象可以溫柔但必須正直,有禮但並非低聲下氣,我們不是僕人,警察在這裡就是要幫市民﹗」

林Sir於1964年加入警隊,足足32年方退休,在此期間他處理過六七暴動,警廉衝突事件及遣返越南船民等等重要事項。67年剛升任督察,即面對當年的暴動事件,「我早經歷過66年激烈的群眾,放過催淚彈,當時兵荒馬亂,隊員竟忘記帶上防毒面具,惟有用手巾仔掩茪f鼻,眼淚直流,放心,催淚氣體受訓時早已聞過,沒有什麼大不了,索一索,舒筋活絡,哈哈。當年非常時期,三人以上走在一起便是非法集會,可遭警員驅散;而處理土製炸彈的拆彈專家更是非常神奇,只用竹枝和盾牌。某天o魚涌出現十多個『同胞勿近』,我被派到現場,交通全停頓,所有市民都注視荍琚A待我主持大局,而拆彈專家要兩小時後才可能到達現場,我惟有找來一支長竹,手持盾牌逐個去打開,幸好全都過關了,老實講,我從未試過祈禱這麼多次數。」

林Sir是滿有經驗的防暴老差骨,也是神槍手,他曾經一槍槍傷了一名縱火犯人,他從不贊成向天開槍,「因為上面可能有人,子彈掉下會傷及無辜。其實槍支並非警員的裝飾品,用槍是服務市民的一部分。」現在警方裝備升級引入水砲車,林Sir認為水砲車未必有太大作用,因為水力太強,路面狹窄,近距離射傷人,又會打爛櫥窗,只有三幾條路可以使用得到,現在的人喜歡打巷戰,大型裝備,難以調動。

談起警隊,75歲的林Sir依然流露荂u一日為警,一世為警」的熱熾精神;其實我們都感激警隊的努力,使香港成為世上罪案率最低,破案率最高的安全城市,回歸後,香港警隊在警權不大的形勢底下,依然有這樣高效率的執法,表現優良,香港警隊值得我們表揚﹗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