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江學海 > 正文

【睆猺^萃】中英詞彙多淵源 鮭汁音譯變茄汁

2018-07-13

在外地中餐館飯後提供的fortune cookies(幸運甜餅)並非源自中國,發音充滿法國風情的Croissant(牛角包)亦非源於法國的包點,凡事果真不能看表面。除了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見) 和dim sum(點心)早已植根英文詞彙,不少看似相當「英語」的常用詞,原來亦跟中國結下不解之源。

颱風前身是大風

「八號烈風信號現正懸掛......」相信此宣佈最叫人望穿秋水。香港的夏天正是打風季節,「颱風」二字原是從英語typhoon音譯而來,而typhoon的前身,正是普通話「大風」(da feng)的英語串寫版本。書面語的「颱風」,相信是為了與普通「大風」有所分野而衍生。

幸好八號風球時各大美式快餐店仍堅守崗位,市民不會餓留家中。到美式快餐店進食,喜歡把薯條淋浴於茄汁的讀者,對ketchup應相當熟悉。Ketchup一字原是中國福建人用醃魚和調料做成的鮭汁,味道、質感與顏色都和番茄無關,只是其閩南話讀音近似koe-chiap。

茄汁源於閩南話

中國海員常備這種醃魚醬佐餐,從而傳到東南亞地區。英國探險家又於17世紀至18世紀將這種味近滷汁、啡啡黑黑的醬汁從東南亞帶到英國,由koe-chiap拼寫成近似英文的ketchup,其後更加入番茄、香料和白蘭地配合西方人口味,於是ketchup的魚腥味去得一乾二淨,加入大量糖分,演變成現今的茄汁。喜歡甜味濃或是酸味重的ketchup?聽說要留意茄汁包上角的數字哦。

吃個肉汁滿溢的漢堡包、喝下爽口提神的汽水,有時並不一定為了充飢,只為滿足心中一時之癮而已,即是a yen for some comfort food(對慰藉心靈食物之渴望)。

別以為yen只是日本貨幣而已,其實這字早在1876年從普通話的「癮」音譯成英語,又有說是源自北京方言的「煙」,與19世紀中國上下被鴉片毒害之狀不無關係,「煙」或「癮」都是滿足一時之快而已,因此yen亦解作熱望或渴想,與英語yearn的讀音和意義亦不謀而合。

乾吃ketchup太奇怪,配上炒麵又如何?英語正正有一單字chow,即是sautm(嫩煎)或stir-fry(炒)。不過,到外地中餐館不用刻意將炒麵翻譯為stir-fried noodles了,直接叫chow mein(炒麵)便成。炒,在中餐烹飪方法中佔一重要席位,因此chow一字更普遍解作食物,可作動詞用︰After starving for 48 hours, I could just chow down the whole plate.(餓了兩天,我可狼吞虎咽地吃下滿桌食物。)

吃飯也好,吃麵也好,香港人最重視的是快。想加快速度,除hurry up外,可用chop chop。Chop單字解砍或剁,chop chop則源至粵語的「急急」。19世紀初期,華人在港口或海外船隻當苦力,為與洋人僱主溝通,華人發展了一套中英夾雜的pidgin English(洋涇濱英語),相信 chop chop也是在那時期從粵語傳入英語,茪H加速行動。

工合寓群策群力

手腳無論如何快,孤掌難鳴,少不免與人合作。Gung ho 源自「工合」的普通話發音,是「工業合作社」的簡稱。內地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流行「合作社」的工作模式,寓意群策群力。戰時駐太平洋戰區的美軍海軍陸戰隊將領卡爾遜(Evans Carlson)對這種分工合作的工作模式深表欣賞,在接受訪問不時提及gung-ho,其後他更用作部隊口號,鼓勵美軍為共同目標努力。現今gung-ho多形容興致勃勃、甚至過分熱心︰Why are you so gung-ho about my own business?(為什麼你對我的私事那麼雀躍?)

現今社會「工合」模式似乎不管用,例如在天台上齊聲吶喊「一二三四五六七、多勞多得」,此等口號又被視為brainwash。原來這個解作重複動作或信息,致令人由衷相信的意思,在1950年代,由普通話xi nao直接翻譯而來,成為形音皆似的「洗腦」。■鍾可盈博士 琤芮瑊z學院英文學系高級講師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