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收藏 > 正文

以「置換」促珍寶歸故國

2018-08-09
■日本文物與藝術品收藏家王雪(左)與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合影■日本文物與藝術品收藏家王雪(左)與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合影

收藏家王雪:中日民間交流踐行者(上)

日本文物與藝術品收藏家王雪,以七千件日本古瓷器,從日本置換回二十件中國珍貴文物,其中十七件唐宋元字畫出自吳道子、周昉、黃荃、米友仁、趙佶、趙構、馬遠、馬麟、李唐、朱德潤、虞集等之手,每位作者的名字皆如雷貫耳。這些曾東渡日本的藝術品,重歸故國,既是民心所向,亦從一個側面體現了中日民間與文化交流。■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艷華

五月的末尾,記者身臨大收藏家王雪位於北京歡樂谷附近的儲寶庫,只見滿屋沿牆而立高聳至天花板的鐵架上,疊放的木匣環堵如壁。一隻木匣,裝一幅日本古畫,而這樣的木匣,王雪多達一萬五千隻。實際上,字畫只是王雪眾多收藏門類的一種。在這處儲寶倉庫的各個房間,密集的貨架上置列茪擖貌Z士刀、瓷器等。而這一儲寶庫,僅僅是王雪儲寶倉庫的其中一處。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伊始,王雪涉足日本藝術品和文物收藏。經近四十年網羅,所藏日本文物和藝術品三萬餘件,藝術門類眾多,藏品時代跨越日本1500~1600年代歷史,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幾乎可以與日本國立博物館分庭抗禮。村山富市、福田赳夫等在內的五位前首相,以及日本前議長倉田寬之在內的65位日本眾參兩院議員參觀了王雪的珍寶,驚愕不已。

王雪說,用以置換十七件中國唐宋元字畫以及三件北魏時期佛造像的七千件日本古瓷器,在記者抵達之前的一個星期左右,已經運走交付日本一家藝術收藏機構。七千件日本瓷器,原本星散四野,一件一件納入彀中,煞費心血。這些日本古瓷器儼如他的子嗣,如今易手,對王雪而言內心依依不捨。顯然,他在取捨之間,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權衡。

收藏規模名噪日本

王雪收藏日本文物之舉被日本國內媒體廣泛報道,日本人對他的收藏規模與品位嘖嘖稱歎。因其收藏,王雪在日本社會的知名度非同尋常,他接觸了日本政經及文化界的眾多高層人士,一些甚至成為知交。2018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日本時指出,兩國間應該推動民間與文化的交往互動。而四十年來,王雪在這一方面身先士卒。毋庸置疑,他是中日民間與文化交流的使者。王雪說:「日本前議長倉田寬之參觀我們的展品之後,說:『沒有中日友好和平,就沒有亞洲和平,沒有亞洲和平,就沒有世界和平。』可以說,中日民間與文化交流極為重要。」

他所致力建設的外國藝術博物館,亦是為中日之間的文化與民間交流搭建一個重要平台。據王雪透露,大概二十餘萬日本民眾前往中國參觀過他的日本文物與藝術展品,一旦外國藝術博物館大功告成,這一數字將會繼續攀升。在中日之間穿梭幾十年,絲絲勾連的人脈渠道,使王雪偶逢如此一個與日本收藏機構置換中國古代藝術品的契機。王雪感機不可失,與日本方面商談接洽,最終促成十七件唐宋元珍貴字畫和三件中國北魏時期的佛造像,踏上回歸故國之路。

中、日收藏之道有差異

與王雪進行藝術品置換的日本藝術機構眾多,皆是藏有中國文物與藝術品的藝術機構。據了解,日本現藏中國古代文物與藝術品多達幾百萬件,這一數字觸目驚心。中國字畫流入日本主要有兩次「浪潮」。第一次浪潮發生在十二至十四世紀,稱之為「古渡」;第二次浪潮發生在二十世紀前三十年。

古渡時期,中日兩國的收藏文化迥然有別。自元代起,中國南宋院體畫獨標高格的因素(如純熟的技巧、惟妙惟肖的描摹等)已不被推崇,取而代之的是強調用筆的法度、個性化的手筆、畫作中的「氣韻」,這些因素成為選擇收藏品的標準。但此標準無法為當時的日本人認同,宋代院體畫風「宋元畫」、「禪宗畫」仍在日本受推崇。而進入第二次浪潮,二十世紀早期日本收藏家學習並倣傚了中國的鑒藏傳統,購入畫作大體上與中國的藏家類同。中日兩種收藏傳統還存在茈t一個至關重要的區別:中國收藏家希望藏品都帶有大名家的署款,即使那些款識並不一定可靠;「小名頭」對他們沒有吸引力。中國收藏家一般認為,那些名列正典的藝術家才是偉大的藝術家。在日本則相反,小名頭的優秀作品亦被珍視,包括那些在中國畫家傳記中難覓蛛絲馬跡的畫家。古渡時期崇尚中國繪畫的日本人(僧侶和幕府將軍)非常賞識南宋院體畫風的作品,儘管它們都出自畫院外的無名畫家之手。中日兩種不同的鑒藏傳統體系產生出「兩個不同的藝術價值」。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