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收藏 > 正文

【萬象靈犀】石濤八大合繪意外現「三胞」 劉海粟美術館邀公眾解疑

2018-08-09
■左至右依次為:《八大山人訪大滌草堂圖軸》、《石濤豈敢八大君》、《松下高士圖》■左至右依次為:《八大山人訪大滌草堂圖軸》、《石濤豈敢八大君》、《松下高士圖》

盛夏酷暑,上海劉海粟美術館以一組頗具特色和藝術收藏價值鎮館藏品,使觀眾在「異議賞與析」中欣賞大家的藝術造詣,激發大眾對古畫的探秘興趣。

是次題為「天潢貴胄--從館藏石濤、八大山人合繪《松下高士圖》談起」現正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舉行,展覽圍繞館藏作品《松下高士圖》的初步研究展開。石濤和八大山人,同屬「清初四僧」、同為「帝王胄裔」,並在藝術上獨樹一幟,但兩人卻一生未曾見面,合作傳世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2638件館藏中,有一幅石濤和八大山人的合作山水--《松下高士圖》,這幅作品在1995年美術館開館展後幾乎沒有公開展出,時隔23年,「天潢貴胄--從館藏石濤、八大山人合繪《松下高士圖》談起」再次將這幅作品呈現在公眾眼前。

然而,在未展出的23年中,館藏的《松下高士圖》並非被束之高閣,尤其在2012年,劉海粟美術館為舉辦上海美專成立百年展覽,無意借到唐熊(字吉生)與張大千1928年合臨的《石濤豈敢八大君》,此畫除了右上多張大千長款外,與《松下高士圖》如出一轍,《石濤豈敢八大君》的意外發現讓研究人員疑竇叢生,《松下高士圖》和《石濤豈敢八大君》究竟是何種關係?或者說,介於張大千的「作偽」功力,《石濤豈敢八大君》真如題跋所言是張大千、唐吉生臨石濤、八大之作?

隨茯膍s的深入,在中國台灣一本印刷品上又發現一圖與以上兩幅作品基本一致,只多一處跋文,更多信息因為圖片模糊難以辨識。這第三張圖的出現,使對石濤、八大合繪之圖的研究變得更加撲朔迷離,這三件相同畫意的「三胞胎」章法佈置如此相像,現散落在不同的地方,這裡面又有什麼故事?

這一切由《松下高士圖》延伸而出的疑問,在劉海粟美術館將它們一一羅列,等待荋雲q公眾的探索和解密。此次展出的館藏除《松下高士圖》外,還包括八大山人《行書》、《孔雀竹石圖》,以及石濤《竹溪琴隱圖》和《黃山圖》。劉海粟美術館副館長阮竣表示:「希望借由類似展覽,將劉海粟美術館的館藏作品帶茯G事性地陸續展出,也將一段時間內的研究成果跟大家分享。」此次展覽將持續至9月3日,展覽期間將以茶會雅集的方式邀請沈虎、韓天衡等書畫研究者從不同角度解讀作品。■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