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能奈我何

2018-09-12

袁 星

父親在山村老家管理蜂場,為選育優質蜂王,網購了兩隻異地種蜂王,一隻自然受精王,一隻人工授精王。自然受精王260元一隻,人工授精王300元一隻。計算好時間,付了費用。不幾天,吉林那邊的蜂場給我發來消息,稱蜂王已發出,發出時間分別為2018年6月6日和7日。

蜜蜂分群前,需要做足「功課」。一般情況下,在蜂王介入前,得提前準備好蜂群。父親在得知種蜂王到來前,已經做了準備。這種情況下,蜂王一旦來到,即可經過短暫混合群味或觀察工蜂情況後,依據經驗將蜂王介入蜂群。若蜂王不能按時到達,準備好的蜂群長期無王,就可能出現嚴重問題。無王群一般在「失王」兩周後,少數一周左右便可出現工蜂產卵現象。「工產」一旦出現,蜂群即難以再介入新的蜂王,繼續留存只會或多或少搞亂蜂場秩序,不得不忍痛去除。如此,至少會損失一群蜜蜂。

為了培育優質種蜂王,蜂場須不時從各地選購異地王。以前從吉林選購過,不同快遞路上所需時間不同,大多控制在三四天以內。這次,吉林6月6日寄來的蜂王,我6月9日中午就收到了,並安全介入蜂群。可直到6月10日下午,7日郵寄的蜂王還沒到。讓吉林那邊的蜂場把單號發給我,上網查詢。6月7日寄出的蜂王,10日下午還在吉林「轉悠」。四天時間裡,蜂王從吉林往返南京兩次,在吉林和長春間往返三次。發現郵件異常,我於6月11日聯繫上郵政快遞的人工客服。客服表示盡快核實,並立即處理。

半天後再查,郵件又由吉林到達南京處理中心。沒有收到回覆,郵件又一次進入新的往返循環。我再次撥打了郵政快遞的人工客服電話,對方表示我反映的情況當前還在核實查對中,處理需要時間。我有些茷獢A情緒也有些激動,要求客服立即通知郵件所到單位,讓其直接將郵件轉寄給我,切勿再耽誤時間。我告訴他,若拖久了,蜂王可能會中途死掉。萬一死掉,蜂場後續的選育種蜂王 計 劃 將 不 得 不 隨 之 延 遲,損失會十分慘重。

客服的態度,始終是沒有波瀾的。我的情緒,絲毫沒影響到他們。人家還是再一遍遍重複所謂的會記錄核實、會盡快處理、會盡快回覆。快遞從吉林到我所在的小鎮,三天到三天半時間屬於正常,最遲不會超過四天。而從南京到我們這兒,最多兩天半時間。從6月11日聯繫客服,到6月14日上午接到本縣郵政快遞通知,又整整用了四天。得知快遞已到縣城,我不放心,特意回了兩個電話,告訴他們一定不要忘記我的快件,一定在派件時帶到鎮上。後來,我又給鎮上的快遞網點打電話,告訴工作人員快件到後一定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去取件。

14日下午近五點鐘,鎮郵政快遞網點的老胡打來電話,縣郵政快遞的包裹到了,讓我快點過去。我到時,大包裹還未打開。小心打開包裹,仔細檢查,竟然沒有。找了三遍,一無所獲。給縣郵政快遞打電話,對方說不可能沒到。後來有人用手機給我回電話,說正在查找,但沒找到。我讓其查查內網,對方竟說內網顯示快件就在鎮上。這話被旁邊的老胡聽到了,氣得不輕,立即回電話質問。

快件到了臨沂時,我就再次聯繫過人工客服,想讓他們特殊處理,在途經鎮上時把包裹給我。畢竟,包裹裡的蜂王是活物,已經在小小的蜂王籠裡待了八整天,早一分鐘打開,就多一分活的希望。客服竟十分「講理」。她說,按公司規定,快件不能在中途被投遞,必須按程序先從臨沂送到平邑,再從平邑送到地方。雖然臨沂到平邑得途經地方鎮,也不能違規。我質問客服,郵件地址,寄件人寫得十分清楚,也沒有錯,為什麼快件會在吉林和南京間一遍遍往返?為什麼投送錯地址沒有給寄件人或收件人通知?對方承認錄入系統時搞錯了地址。我質問其是郵政快遞的錯還是收寄件人的錯,既然錯了為什麼不能特殊情況特殊處理,非得死板地按程序走,消耗掉寶貴的時間!

到鎮上的快遞公司,沒拿到快件。通知我快件到了的平邑郵政人員,接了我一個電話後把電話設置為通話中一直不接。撥打郵政人員的手機也不接,後來乾脆一打就掛掉。種蜂王的生死,命懸一線,我茷獢A工作人員卻一點不急,號稱快件已被專員跟進的客服們,也不茷獢C

從6月11日到收到種蜂王的6月15日中午,我打了不下二三十個溝通電話,號稱被專員跟進的快件,從南京到我們小鎮慢吞吞走了五天時間。而不被專員跟進的快件,一般兩天左右就到。這其中的「我是國企我怕誰」思想,一點點扼殺掉生的希望。收到種蜂王時,已經是寄件人寄出快遞後的第九天。蜂王收是收到了,但是死的,連幾隻陪嫁蜂也都死了。

後來,縣郵政快遞一位女工作人員給我來電話,問我是否投訴。她告訴我問題不在她們,是發件局搞錯了地址。要求賠償的話,得找發件局。我告訴她,我不知道該找誰,但知道終究是要找郵政快遞。北京那邊給我回覆,稱賠償可以,但只賠償3倍郵資。也就是說,只賠償14元郵費的3倍,即42元。這點錢,連我的電話費都不夠,氣得我直接掛斷電話!至此,我才明白郵政快遞人員不積極處理投遞錯了的郵件的原因。一是經手人多,不可能被一一追責;二是賠償金額微不足道,人家根本不在乎;三是個人和國企較勁,根本是以卵擊石,或者叫蚍蜉撼大樹,消耗不起。

在我氣惱時,吉林那邊的發件人跟我聯繫,讓我千萬別生氣。他們蜂場會一周內給我補寄一隻種蜂王。並且告訴我,投訴郵政快遞沒啥用,且啥都沒用。這麼多年了,郵政快遞就這樣,找到省郵政快遞也白搭!發件的師傅說,他都被郵政快遞氣習慣了,啥招都沒有!遇到被投遞錯了件,只能自認倒霉!查閱了郵政快遞的相關規定,或者叫行內「公告」,大意是對於沒買保價的快件,一旦丟失或損毀,人家只賠付3倍郵資。

很顯然,這規定很霸道,與公平、與法律相違背。但人家作為國企、大企,財大氣粗,大有能奈我何的得意與高調!就連郵政快遞公司的部分網點和職員,也有一種近乎扭曲的姿態:咱是國企,我就這麼茪F,咱想咋地咋地,你愛咋地咋地!聽了吉林蜂場那邊的善意勸告,我沒再和郵政快遞就其過錯計較下去。就算他們認錯,又能如何呢?明文規定的「賠償3倍郵資」本身,就是一個極其不負責任的承諾!這種行規,不助長職工的消極情緒、消極態度才怪!「能奈我何」是病,得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