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誰非過客?花為主人

2018-09-10
■梨花盛放。網上圖片■梨花盛放。網上圖片

耿艷菊

雨水豐沛,老柿樹下和往年一樣熱鬧。各種各樣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小草小花圍繞茼悇U樹根部密密生長。有一株長勢猛烈,葉片碧青稠密,出去幾天,再回來突然見它變成了一蓬,竄到了一米多高,蚢磞Y驚。碧青的葉片下且開茞茞虒H碎的小白花。

又過了幾天,從它旁邊經過,竟又發現了新奇。細碎的小白花變成了一嘟嚕或青色或深紫色的小小珠子。那一刻,我猛然認出這些珠子來,是一種我們小時候叫天米的野漿果。深紫色的,已可吃,甜甜的,有葡萄的味道,因為微小,又比葡萄有趣好玩。

二十多年前,大人們在田裡拔花生收大豆時,我們小孩子成群結隊就在田間地頭溝渠邊尋找這種天米漿果吃。有時候,大人們幹活時發現一株天米,也一定會為孩子們留荂A讓它好好生長。雖然於花生大豆來說,它不過是妨礙成長的草。甚至,等這些莊稼收穫在家的時候,空曠的田裡仍會搖曳荋X株青青的天米。大人們笑瞇瞇,孩子們眼巴巴,等待天米的果實由青珠子變為深紫的珠子。只有深紫的才甜,青的是沒法吃的,又澀又苦。

這樣的等待,孩子的心裡總是焦急的。看起來像天米的成長,如今想起少時往事,竟也是如此焦急心情。猶記得一個雨天,我站在大門口看見鄰家姐姐拎茪j包小包要去外面的世界闖天下,羨慕得很。我悵悵地望茼o們開心的背影,見父親出來,問他我何時才能去外面?父親似乎有些生氣,沉聲道,你現在的任務是好好上學,等你十八歲再說。

如此茷璁赤齱A原以為的漫長,後來才知道光陰也只是在恍惚間,我們已亭亭了。少年,青春,一一遠走,彷彿眨眼間的事。除了天米,少時,我們還會在田間尋找一種叫香姑娘的野漿果,香香甜甜的,很美味。如今,超市裡也有賣,叫金姑娘。去超市的時候看到,內心裡總會莫名的惆悵。最初,我見到時,很開心,買了一些,帶回去給孩子吃,孩子並不喜歡那味道,卻對我小時候在鄉村田野的童年舊事感興趣。我給他講尋找天米香姑娘的趣事時,驀然發現我們小時候也是這樣,纏茪鬙擱縞L們小時候好玩的事情,一轉眼,我也成了講故事的父母。時光無聲無息,卻點點催人老。

光陰公正,草木茂盛。舊時歲月在記憶裡流轉模糊,而天米和金姑娘依舊在田野裡清寧靜好,不問世事變幻浮沉,年年花落花開,默默把果實呈給人間,默默堅守於素樸的泥土。

人非草木,命運和機緣總是靜中有動,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若草木安於現實,因此,草木猶在故鄉安謐靜美,我們卻漸漸遠離了泥土鄉野和質樸家園,散落天涯。

少時我們家所在的那個鄉村胡同是很熱鬧的,夥伴們嬉戲打鬧,又總是到處去各家串門玩耍,從不拘束,真誠爽直,嘻嘻哈哈,甚是快樂。想來那時真是民風淳樸,愛憎簡單分明。然而,等我們長大,慢慢就不同了,我們嚮往外面的世界,還有城市的繁華和氣勢。我們那一代長大的鄉下孩子很少有人固守泥土,守茈迣奶p院過日子了。我們風塵僕僕在不同的城市奔波忙碌,而我們的田野,我們的小院,那些陪伴我們成長的花花草草,天米、金姑娘、梨花、杏花、桃紅,兀自在歲月裡綻放凋零,凋零綻放,周而復始,深情真摯。

所以,散落天涯的我們最喜歡懷舊,從前的一草一木輕易就碰到了心底的柔軟處,那是小時候的味道。

有一段時間散步聽《煙花易冷》,每唱到︰「容我再等,歷史轉身,等酒香醇,等你彈一曲古箏,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我總會想起草木深深,靜謐得寂寥的院子,曾經的熱鬧,曾經的笑語,甚至任性的爭吵,都讓人那麼懷念。

然而,到底是那句對聯說得透徹︰誰非過客?花為主人。光陰面前,我們無能為力,惟有向花草討得幾分靜謐,牽住歲月的腳步,慢一些,從容一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