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鵬情萬里】穿行黔西南萬峰林

2018-09-12
■攝於貴州省黔西南州萬峰林。 作者提供■攝於貴州省黔西南州萬峰林。 作者提供

趙鵬飛

這一趟貴州之行,穿行萬峰林是一場意外。對於有組織者精心安排的參訪活動,我向來是不大做功課的。隨遇而安有時候是一種人生態度,有時候是一種積極選擇。當黔西南州的萬峰林,忽然在眼前出現,一瞬間,我以為無意間闖入了一幅水墨長卷。

貴州簡稱黔,下轄城市的名字也取得奇怪。黔西南州,黔東南州,黔南州。導遊告訴我說,貴州山多雨多,貴州人大都不辨方向。用方向來給城市命名,至少可以讓當地人知悉,家所在的地方在全省的哪個方位。萬峰林就在黔西南州的首府,興義市。這是一個布依族苗族聚居的地方,南北盤江穿境而過,屬珠江水系的上游,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名聲在外的桂林山水,便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多年之前,我曾多次徜徉在桂林陽朔的山水之間,秀麗的石筍石芽,清澈見底的遇龍河,已叫我目不暇給。那時候陽朔的西街上正流行一本小說,我沒有看過內容,但記住了書名:《愛在青山綠水間》。

當車子從興義市區慢慢靠近萬峰林時,我仍然被眼前徐徐展開的水墨山水驚訝到了。一道眾峰群立的屏障,忽然在眼前鋪陳。峰峰獨立挺拔,峰峰形態不同。有如筆架,三峰比肩。有如冬筍,腹肥頂瘦。有如玉管,纖纖指天。有如將軍,沙場點兵。天下山峰何其多,惟有此處峰成林。徐霞客一語中的,萬峰林由此得名。萬峰林的對面依山勢修築了一條觀景道。搭乘觀光的電瓶車,緩緩而上,萬峰林如同一軸山水長卷,在眼前實景展出。彷彿是從尖沙咀星光大道上,遙看對岸港島上比肩接踵的樓宇屏風。維港上潮起潮落,白鷗逐浪。峰林和觀景道之間,尚未收割的稻田絨氈般橫陳其間。插秧時間的早晚和水稻品種的差異,造就了稻田與稻田之間色澤的變化。尚在拔節生長的水稻濃翠欲滴,已穗沉望熟的稻田鵝黃點染,毫無章法的色彩見錯,反倒層次分明過渡自然。

在稻田和峰林之間,清一色黛瓦白牆的村落,或幾家十幾家擁成一簇,或一兩家散居一隅。房前屋後,高大的百年小葉榕,亭亭如蓋,闊葉的芭蕉枝頭果實纍纍。爬藤柔嫩的蔓條,繞蚙X笆一圈一圈肆意瘋長,長不過指的扁豆角清新碧綠,頂端的花還泛茞L淺的藍。

寶黛初會,寶玉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賈母斥他胡說。他又解釋了一句:雖然未曾見過她,然我看茩接翩A心裡就算是舊相識,今日只作遠別重逢,亦未為不可。旅行路上遇到的好風景,就像重逢久違的故友。便是初次相見,傾慕的心分不出絲毫的厚薄。

觀光車順茪s勢下行,漸漸靠近峰林,沿蚑_田中阡陌交織的小徑,一路駛入了畫中的布依村寨。畫卷裡的山峰好似伸手就可觸及,稻花香卻早已濃郁的撲入了鼻息。十里西疇熟稻香,槿花籬落竹絲長,垂垂山果掛青黃。濃霧知秋晨氣潤,薄雲遮日午陰涼,不須飛蓋護戎裝。范成大穿行在江南水鄉中所詠的浣溪沙,正對了眼前的景致。

沒有人煙的峰林寂寞冷峻,沒有河流山林庇護的農人無以立足。大自然鬼斧神工鑄就的萬峰如林,已令人目眩思飛,布依族人世代在峰林之間耕種勞作棲息的煙火味,讓人的氣息和天然存在之間,毫無違和的交融在了一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