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溫故知新】詩仙亦酒仙 酒酣出佳篇

2018-09-12
■李白的詩喜歡用酒來入題。 資料圖片■李白的詩喜歡用酒來入題。 資料圖片

不少的文學作品,都會出現「酒」。中國的「酒」文化,歷來有不少說法。最早可以追溯至黃帝時期,根據《世本通釋》:「杜康,黃帝宰人知康也,主糧食飲膳而能造酒,其後食於杜,故稱杜知康,略為杜康,其胤皆主酒事,酒甘旨,故曰杜康旨濃,堯能千鍾。」

因此「酒」又被稱為杜康。曹操在《短歌行》言︰「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可見曹操認為「酒」能解愁解憂。

「酒」更是不少文人創作時的催化劑,有傳書法家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正是其酒醉之作,酒醒之後,再也無法寫出該行書的意趣神韻;又有傳著名的《清平調》是李白大醉時的作品,因此才有了「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此等千古名句傳世。

在李白的詩歌中,我們不難看見他喜歡用「酒」來入題,例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等,而其所寫的《月下獨酌》更展現了詩人的天馬行空。

一身才學 無從發揮

《月下獨酌》寫於天寶三年,當時的李白身居供奉翰林一職,所謂的「供奉翰林」只是負責起草詔書等文書工作,並無實權。李白的身份更像是唐玄宗的御用文人,苦有一身才學,卻無發揮之處,更只成為帝王遊玩時才想起的對象,《清平調》便是在這樣背景下創造出來的。李白由於生性不羈,得罪朝中權貴,而受到小人毀謗,心情苦悶,因此便寫《月下獨酌》四首。

《月下獨酌》(其一)將自己對月亮和酒的喜愛表露無遺,更將心中孤獨之感渲染得淋漓盡致。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詩歌開首先強調自己孤身一人,於花前月下,自斟自酌。但李白有別於他人,他善於為自己找樂子,抬頭看見明月,便為自己覓得一位友伴,在月下的光影交替,他又找到了第二位的相伴之人。方才冷清的場景,頓時熱鬧起來。詩人此刻已有醉意,才有了「三人行」的說法。但我們抽身可想,能伴茈L的只是月和影,於良辰美景之下,仍只有其一人而已,既呼應了詩題的「獨」,也為全詩奠下孤獨的基調。

因此孫洙《唐詩三百首》:「月下獨酌,詩偏幻出三人。月影伴說,反覆推勘,愈形其獨。」

似醉實醒 難掩孤獨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詩人看似找到友伴,但他清楚地意識到月、影只是想像出來的,並不能夠和他一同飲酒,不能夠長遠地伴茈L,但他覺得人生要及時行樂,所以他願意和月亮影子共賞花間,共飲杜康,他看似醉了,其實還清醒荂A仍難掩蓋其孤獨之情。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詩人明白自己身處的處境,他仍選擇和月、影同樂,李白高歌時,月亮似被吸引,在他的跟前徘徊,他搖擺身子,和影子共舞。詩人此刻已醉,因此才能賦予他們如此真實的生命,用作消除他寂寞孤獨的渠道。

他知道酒醒後,一切都會恢復如初,自己始終都是一人罷了,只用「醉」和「醒」交代自己依然孤獨的處境。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收結部分,詩人筆鋒一轉,指出自己清醒之後,仍能和月影相約,在那天際之間遨遊。李白雖是孤獨苦悶,但他不為現實所阻,半醉半醒之間,仍流露出樂觀向上的精神。傅庚生曾說︰「此詩一步一轉,愈轉愈奇,雖奇而不離其宗;青蓮奇才,故能爾爾,恐未必苦修能接耳。」李白的才情,和「酒」是分不開的,有「酒」的李白,大概就像是如魚得水,如虎添翼。■心台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