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如何防範「港獨」活動越來越多

2018-10-09

宋小莊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

近來,香港的「港獨」活動越來越多,四年前違法「佔中」孕育催生的「港獨」極端思潮、一兩年前港大學生會禁錮校委會主席的暴力文化,開始在各大學校園蔓延開來,「港獨」對大學及學子所造成的危害及影響需要認真正視,多管齊下加以解決。「 一國兩制」並不排除對本港原有法律的適用,若現任行政長官未能提供基本法23條立法的時間表,至少應當明確表示在23條立法實現之前,經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為不抵觸香港基本法、得以過渡的香港原有法律完全可以適用。

日前,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違反該校民主牆的守則,試圖把該牆辦成「港獨」的壁報,被校方干預,後發生「獨」生涉嫌圍堵辱罵禁錮校領導事件。今年秋天,在大學的開學典禮上就有不少「港獨」活動。一些學生把上大學學習的機會拿來惹是生非、衝擊法治,令人嘆息,部分大學生甚至要以「違法達義」的名義與國家政體相對抗,與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區政府的管治作鬥爭,顯得幼稚而狂妄。

未重視國家認同教育

為何現在的「港獨」活動越來越多呢?追溯起來,當然與教育、教育政策的偏差,部分媒體的誤導脫不了關係。青少年的國家認同教育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工作。從教育上看,這項工作做好了,才可以解決「港獨」的根源。但從法律上看,卻與香港特區地方性政權機關對刑事政策和個案處理未必得當有關。這種不當可能散佈錯誤的信號,提供誤導性示範。

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問題,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如果現任行政長官未能提供立法的具體準備時間和時間表,至少應當明確表示在第23條立法實現之前,經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為不抵觸香港基本法、得以過渡的香港原有法律完全可以適用,有的經適應化可以適用,有的可以直接適用。這樣有利於宣傳「一國兩制」,且對蠢蠢欲動的「港獨」分子也具有阻遏力。

如果行政長官或律政司司長不願意或不敢如此確認或宣告,就等於不當默認:在第23條立法實現之前,香港存在法律真空,危害國家安全的有關嫌犯無從治罪。這種不當默認也是一種刑事法律政策的「宣告」,這違反了1997年2月2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60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也與1997年回歸後上訴庭對「馬維騉及其他兩個人案」的判決不符。

這種默認或不作為,屬於嚴重瀆職。如政府認為有關犯罪行為因法律真空不會受到懲罰,有關或類似犯罪行為就會有恃無恐,不斷發生。而其中的大部分的違法事件甚至是犯罪行為是錯誤以為香港具有法律真空造成的。有效法律不能形成懲治、威懾、教育青少年的社會,很難說是一個法治的社會,一個不是法治的社會是很難進行管治的。

香港原有法律經適應化可適用

今年9月24日,「新界關注大聯盟」的鄧先生,因港大副教授戴耀廷3月25日在台灣出席「台獨」分子論壇,發表分裂祖國、煽動「港獨」的言論,以私人訴訟方式向香港法院提出控告。據現任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先生報上撰文,他徵詢了擅長刑事檢控的一位資深大律師的法律意見,認同戴某人已涉嫌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9-10條的煽動罪。由於對該等犯罪的檢控要經過律政司司長同意,遂促請司長進行檢控。該檢控的時效為6個月,在司長沒有表示、沒有作為的情況下,鄧先生只好在限期前提出個人訴訟。

鄧先生的個人檢控,是否受理,筆者不得而知。從常理推斷,不獲受理的機會居多,但這並不意味茼傢鬘Кo就可以逍遙法外。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3條第1款第(a)項的規定:「任何人意圖達到廢除女皇陛下作為聯合王國或女皇陛下其他領土的君主稱號、榮譽及皇室名稱的目的」,「並以任何公開的作為或以發佈任何印刷品或文件表明該意圖」,就觸犯「叛逆性質的罪行」,可處終身監禁。

又據上述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60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該項條文是可以適應化的,「女皇陛下」可以以「中央政府」替換,「聯合王國或女皇陛下其他領土」可以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或香港特別行政區」替換,「君主稱號、榮譽及皇室名稱」可以以「管治」替換。這樣上述規定經適應化就可以解讀為:「任何人意圖達到廢除中央政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或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管治的目的,並以任何公開作為或以發佈任何印刷品或文件表明該意圖」,就觸犯了「叛逆性質的罪行」,該罪相當於「煽動分裂國家」的犯罪。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63條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又據《刑事罪行條例》第4條的規定,「叛逆性質的罪行」的訴訟時效為3年。由於「叛逆性質的罪行」的訴訟時效較長,主管刑事檢控的律政司應有足夠的時間處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