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區諾軒過橋抽板 「眾志」淪為「雙失」

2019-03-1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3·11」補選過了一年,因為「香港眾志」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因而被「欽點」出戰並成功當選的區諾軒,日前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表達當選一年的感受,他形容自己「戰戰兢兢」地走過第一年,當選後第一件事就是支援反對派社區工作者,並且主力跟進反對派較少關注的議題如推進體育、文化及區議會議題云云。區諾軒指自己「戰戰兢兢」顯然是言不由衷,恰恰相反,當選一年最能夠反映其心態的是「志得意滿」、「不可一世」,不但摩拳擦掌要取代戴耀廷的反對派「理論導師」地位,更急不及待地將一手扶植他上位的一眾「香港眾志」清除,不再做「眾志」傀儡。

區諾軒說自己當選後的重點工作是支援反對派的社區工作者,說穿了,他是要培植自身勢力。誰都知道,他在民主黨望穿秋水地等待上位,但一直輪不到頭位,所以才會斷然退黨並投身「本土自決派」,與「香港眾志」勾肩搭背,原因是他知道以「眾志」的「自決」綱領很大可能不能參選,屆時「眾志」蜀中無大將,他自然有望攝位。及後果然如他所料,在得到周庭、黃之鋒的支持,以及其他反對派政黨被迫配合下,他如願成為立法會議員,但卻是無兵司令,樁腳是民主黨、公民黨,支持者更主要來自「眾志」,無兵無將要在下屆選舉突圍並不容易。

於是他在上任後隨即招攬了大批「本土」、「自決」人士,這些人由於政治立場關係,與民主黨、公民黨等傳統反對派政黨格格不入,而「本土自決」組織又已樹倒猢猻散,區諾軒於是大力招攬,並協助他們經營地區為區選準備。現在他羽翼漸豐,正是向「眾志」一眾「落刀」之時。

在補選後,由於區諾軒自知議席仰賴於人,於是聘請了大批「眾志」成員做助理,表面做助理,實際是一種政治酬庸,例如大學未畢業的「打機聰」羅冠聰,就以區諾軒議員辦事處全職政策顧問之名,每月領取22,000元薪水,「眾志」另一成員梁延豐則任全職媒體主任,月薪亦有14,000元,而其他成員亦都將議辦視作「眾志」辦公室自出自入,「指導工作」,儼然成為區諾軒的「太上皇」。但由於形勢比人強,區亦被迫接受,交出人事大權。

但近期情況已經出現變化,隨荌洈犒磥O日漸穩固,而「眾志」在DQ之後聲勢江河日下,甚至連籌款能力也急速下滑,政治能量已經所餘無幾,成員更紛紛改換門庭,為求區選「入閘」,當中不少人更轉至區的旗下。此消彼長之下,區再沒有必要照顧「眾志」等人,首先羅冠聰被大幅減薪,由22,000元減至7,500元,之後更被停薪留職,等於掃地出門;梁延豐亦已離職,至於「眾志」一眾近期亦已絕跡其議辦,說明區諾軒已經不願再做「眾志」傀儡,於是在當選後一年隨即過橋抽板趕走一眾「眾志」成員,除非願意歸順,否則一律趕出議辦。曾經威風一時的「香港眾志」,先在選舉被DQ,在社會被市民唾棄,現在更被區諾軒「反水」,一眾成員失學失業淪為「雙失」,只能怪自己有眼無珠,錯信他人。

區諾軒有很大的政治野心,當日投靠「眾志」不過是為了投機上位,但立法會議員並非他最終目標,他還要做反對派的「理論導師」,成為反對派「龍頭」,就如當年戴耀廷一樣指揮反對派。因此,他近日不斷撰文嘲諷戴耀廷的「風雲計劃」,更拋出其區選策略,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取戴耀廷而代之。不過,政治講的是實力,而且區諾軒擅長的是投機而非策略,要做反對派「龍頭」,不過是癡人說夢而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