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發式生活】我看香港樂壇

2019-04-26

余宜發

公司的同事近日問我︰「發仔,有一位大學研究生,很想探討香港流行樂壇,特別是以前的香港樂壇是怎樣的,你可給他一些資料?」我說︰「當然沒有問題。」因為自己從小開始便留意香港樂壇,而且小時候雖然不多零用錢,但我也用來買一些有關音樂的雜誌及報章來看,我媽媽經常說︰「為什麼你讀書沒有這麼努力,但對於樂壇的消息你了如指掌,甚至記憶力很強,不如把這一方面專長投放於讀書便更好。」

其實我媽媽這樣說也很有道理,而我自己也解釋不到,可能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只要自己喜歡的,就很容易走進腦袋,到今天仍然記得那些年的樂壇狀況,所以對於我這位同事的要求,絕對沒有問題,而且用了大概十分鐘便寫好以下的內容,也跟你一起分享,一起回顧以前的香港樂壇。

上世紀八十年代樂壇除了百花齊放之外,因為沒有太多的娛樂,所以其中一樣可以令人放鬆心情的娛樂節目,就是到的士高聽聽歌跳跳舞。亦因為這個原因,八十年代樂壇出現很多跳舞歌曲,因為大家到的士高的時候,便可收聽很多精彩的跳舞歌曲,特別是歐美樂壇的英文歌最受歡迎,所以很多香港歌手也改編了不少成為廣東版本。藉茬o個機會,的士高便是一個傳播及宣傳歌曲的渠道,甚至很多歌手也會到的士高宣傳或辦一些活動與歌迷見面,除了晚上到的士高之外,每逢周末的下午,還有「午間的士高」時段,這樣便可以吸納更多可能不方便晚上到這些地方娛樂的人。所以當年有很多歌手的專輯,也總會選擇收錄多首跳舞歌曲。本人特別推介本地原創王雅文的《夜之節拍》,還有改編得很成功的陳慧嫻《跳舞街》及林憶蓮的《灰色》,特別是《跳舞街》及《灰色》,就是因為歐美樂壇剛推出這些新歌的時候,香港歌手便爭相改編成為廣東版本,分一杯羹,也同樣得到樂迷的喜愛,所以八十年代樂壇,跳舞歌曲佔據一個重要的席位。

當時我把以上這段文字傳給我的同事,他便問:「為什麼可以這麼快便寫了那麼多的內容?」可能就是記憶力好的緣故,以及有留意樂壇消息。而且我覺得,很多人也希望可以做到一位唱片騎師,而且覺得隨意說一些話,播一些歌便可以,覺得這個職業很簡單。但對於我來說,真正的一位唱片騎師,其實要有很多的音樂知識,而這些知識其實要自己經歷過才可以很有「畫面」地說出來,或是在電台節目裡跟聽眾分享,這些都沒有書本可以參考,這就是能夠成為一位唱片騎師的優勝之處。

所以有時我也在想,能夠有機會今天成為一位唱片騎師,真的可以做到自己喜歡的工作,要感謝上天這麼好的安排,我也會繼續努力做好自己的職業,每一晚把最好的歌曲跟聽眾分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