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換一個位置

2019-04-26

小蝶

不知是否香港劇壇很多中流砥柱都開始年長了,又或是觀眾在劇院看戲時的態度令他們難以忍受?近年我不時在看劇前或後,都聽到一些劇團負責人在台上對觀眾訓示一番。

他們的訓話,很多時候都是針對觀眾在看劇時不守場地守則,例如遲到、大聲說話、吃東西、看手提電話、不關上電話等。他們所指出的問題大都是合理的,因為很多觀眾真的很過分。我以前也曾在此欄寫過一些不理他人的觀眾的行為。他們不但影響其他觀眾的看戲情緒,甚至會連台上的演員也被騷擾。現時最常見的是在看劇時我身旁亮茪漺ㄨq話的屏幕,那道在黑暗中的光芒特別刺眼,令我雙目很不好受,我往往要別過面去才能避開強光。可是,我的雙眼明明應該向前望蚖R台啊﹗為什麼不守規矩的人要令守規矩的人受罰呢?

雖然我覺得這些人很不對,劇團負責人亦可能忍受多時,或者覺得不被尊重;可是,他們指出觀眾的問題時的態度卻同樣有問題。即使我同樣忍受壞觀眾的可惡行徑,卻無法接受他們對觀眾的冷嘲熱諷,又或者以為自己是校長或訓導主任般,當觀眾是小孩子般教訓。

例如,有一次,有一名劇團負責人在開場前在台上拿蚑有U大做文章。他將膠袋弄出聲音,然後責備觀眾在演出時拿出膠袋對台上演員做成的騷擾。那個時候我真的想步出劇院--我到底是來看劇,或是來被當作低能兒般被訓誨呢?若他覺得觀眾不尊重他的演出等於侮辱他,那麼他又憑什麼可以在沒有人犯規前便預先侮辱觀眾呢?這位先生的嘴臉真的叫人不敢恭維。

這些平時在台上完全站在高處往下教訓人的負責人換了身份又如何呢?我不敢一竹篙打一船人,不過,我卻親眼目睹一位曾在台上批評觀眾在觀劇時打開膠袋發出聲音騷擾演員和觀眾的劇團負責人的行為。那次我坐在他身旁看劇,他忽然打開背包,拿出袋中的一個膠袋,然後將膠袋中的小食偷偷地放入口中。他打開膠袋時發出的聲音立即影響了我看劇的情緒,我的腦海中飛快地閃出他曾經站在台上批評觀眾拿蚑有U偷吃的情景。

人一旦離開一個身份,換了另一個位置,便會很容易地犯上自己一直看不過眼的錯誤;又或者是當自己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便會覺得躲在黑暗中幹壞事是沒有所謂的。

有些話說得好--例如︰我不想自己變成我討厭的人。人很多時候會討厭別人做某些事情,因為他用自己的角度來看別人。可是,當他自己轉了身份,處於另一個位置;又或者面對對方同樣的問題時,他的做法卻往往會與他討厭的人一樣,而大多數人都是不自知的。能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之士已是鳳毛麟角。

另一句話是「君子不欺暗室」。當你在眾人視線之中,你當然不會做出一些有違法紀、道德或良心的事情,因為你知道你的惡行會很容易被揭發。可是,當你處於黑暗的位置,犯上律法上或道德上的錯誤的機會便大了,因為你以為沒有人會知道。就像那名坐在觀眾席偷吃零食的劇團代表一樣,以為在黑暗的觀眾席上便沒有人會知道他在偷吃零食。

還有一句︰易身而處。凡事只要懂得站在對方的位置去想︰觀眾顧及台上的演員,劇團中人多一點涵養,對觀眾多一點包容(正如觀眾包容他們演得不好仍大力鼓掌),世界不是會更美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