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導演白雪沉澱十年之作 《過春天》訴說跨境學童故事

2019-04-26
■導演白雪以電影訴說跨境學童的故事。  朱慧恩 攝■導演白雪以電影訴說跨境學童的故事。 朱慧恩 攝

沉澱十年,內地導演白雪交出了首部劇情長片《過春天》。她把鏡頭瞄準深港跨境學童,細緻地講述了一個「單非」女孩走「水貨」的故事,電影在國內外多個電影節贏盡口碑。別人驚訝白雪選材獨到,她則說:「跨境兒童兼備兩個不同地域的文化與價值觀,他們值得被記錄。作為電影工作者,我希望可以為當下留下一些影像。」■文:朱慧恩

電影鏡頭對準香港北區的跨境學童,連香港導演也甚少觸及此類題材。《過》於香港及深圳取景,有人讚賞其「港味」不遜港產片,白雪倒希望拍到香港電影沒出現過的場景。因此,她把鏡頭對準北區,茪O地呈現「上水社區」的概念。

仔細搜集資料

白雪自6歲起跟隨父母到深圳生活,她仍記得,在2000年初,她首次來港旅遊,遇上了陌生港人的熱心幫助,「香港人真好」是她對香港的印象。2015年,她從朋友的劇本中接觸到跨境學童的題材,在她看來,這個群體兼合兩地文化,身份特殊,但卻又是被遺忘的人。「大部分內地的文藝創作者的茞朝I還是在華北地區,像深圳、嶺南這邊的故事書寫得比較少。他們身上兼備兩個地域不同的文化和價值觀,是值得挖掘的人物。」她決意透過影像「書寫」他們的故事。

深港兩地只隔一河,但似近還遠。白雪花了兩年時間,往返兩地,接觸不同階層及背景的人,包括水貨客、跨境學童的義工組織,也了解香港的教育制度、年輕人的生活習慣等,最終寫成兩萬多字的扎實的採訪報告。過程中,她接觸到一些較極端的故事,印象深刻。「在羅湖那邊有個跨境學童的義工組織,我跟那裡的主任聊天,知道一些比較極端的案例,例如小孩子沒有人管。」然而,她沒有悲天憫人。「我覺得那主任說得特別好,這已成事實,我們應該要想怎樣讓孩子長大後,為香港或深圳作出更多貢獻,這很重要的。」

茪O描寫人物

電影中的女主角佩佩每天獨自往返深港兩地上學,後來成了水貨客,「過春天」是行內語,水貨客成功帶貨出關,便是春天。電影觸及到兩地婚姻、走「水貨」、跨境學童等話題,結合當下兩地的社會環境,自然可以有無限解讀空間。但白雪卻表明:「我不太願意談政治的東西,這不是電影該解決的問題。這是人物天然自帶的,帶茈椄猺垠囿漯F西。」

比起談論政治,或解決社會問題,白雪更希望自己能講好一個「人」的故事。電影中,佩佩與好友的男友發展出曖昧關係,好友反目成仇。誰都有過迷惘的青春,《過》引起不少人共鳴。不少人說《過》是「國產青春片2.0」,但白雪不買賬。「我對春青片沒太多研究,《過》主要還是寫人的劇情片,我的出發點是寫人物的電影。」 此外,她也希望以電影記錄時代的變遷。「深圳整個城市高速發展,大學時每次回去,都會發現有些高樓平地而起,發展得太迅速。《過》某程度上記錄了這麼多年的一些時代變遷在裡面。」

十年焦慮與迷惘

《過春天》原名《分隔線》,而這部電影的出現,則恰如是白雪人生的 一條分隔線。自2007年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後,白雪幾乎跟與電影行業沾不上邊,當年未像現時對年輕導演有支援計劃,浮沉十年,她形容:「Down到谷底,焦慮和迷惘是關鍵詞。」直至2015年,接觸到跨境學童這話題,便決心以此作為處女作題材,結果,作品一登大銀幕,廣獲好評。

《過》在香港國際電影節舉行期間放映,白雪在港碰上導演陳果。「他(陳果)覺得(跨境學童題材)很值得拍,但一直沒有人拍。他說『哎呀!好在你拍了,竟然是內地人拍』。」她說,自己一直很擔心,害怕電影拍得不地道。電影中有一幕,是主角們去「船P」,白雪坦言最初不知道香港年輕人會有這樣的活動,如今,她說得出什麼是「MK仔」,這歸功她用心搜集資料。「現在香港有一些觀眾或業內前輩看了,還是挺認可。」她終於鬆一口氣。

《過》的成功,令白雪的生活有很大變化。以往過茈倣R生活,如今,她形容感覺如「上了高速公路,停不下來。」她透露,下一部作品已籌備中,這次,她把眼光放得更遠一點。「也是現實主義的劇情片,是有國際話題的電影。」

化妝:Connie

特別鳴謝:香港國際電影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